時髦變身 古蹟回春 新富町文化市場

40
新富町馬蹄型天井是拍照、打卡的熱點。圖/陳正興、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文/袁世珮
老屋新生  勇奪金獎
有兩條路可以走到新富町文化市場,從捷運站(台北龍山寺捷運站3號出口)出來,左拐進巷子,幾步即見;或者右拐,繞進傳統的市場,穿過一間間攤商,進到目的地。
新富町市場也有兩條路;被時代淘汰傾圯,或者如現在,在對的人手上重生,成為時髦打卡地,並在2017「老屋新生大獎」中與「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並列金獎。
該屆大獎的評選重點是老屋新生後與周邊的共生共享效應,要傳承舊記憶、也要與新世代共創新生命。而這個在1935年由日本政府興建的「新富町食料品小賣市場」,曾是在地耆老的生活重點,後來沒落、2006年被指定為市定古蹟,最後由忠泰基金會承接、改造,漂亮重生。
展演課程出租 活化空間
忠泰基金會執行長暨忠泰建設副董事長李彥良說:「大家都不知道在市區裡有這麼古老的古蹟,荒廢太久了,連很多萬華在地居民也不知道。但當老空間結合新空間,再加上各種活動,就能產生很好的加乘效果。」
新富町文化市場累積了忠泰都市果核計畫的城中藝術節區、中山創意基地兩個案子的經驗。2014年接手到2016年12月試營運、2017年3月開幕,中間有各種方案、嘗試與努力。
李彥良以「貪心」來形容規畫,要「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在重生的市場裡放了很多功能,有展演、課程、出租工作空間,還引進外面的攤商開發「市場學」,空間彈性大,營運期限內還有很大潛力。
李彥良說:「空間是死的,我們要與市場及在地居民有更好的互動,也希望把不同的專業者,尤其是對萬華在地有所參與和貢獻的人帶進來。第三就是年輕人要喜歡。」
當改造團隊進駐時,鄰居一開始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會不會來搶生意、「文化推廣」是什麼,自然有防備跟質疑。改造團隊的年輕人提早進駐蹲點,和攤商搏感情。
如今,基金會創造了一個讓三方都樂意進來的空間,年輕人在門口拍照打卡,老太太爬上階梯看展覽,二樓工作室有青創與NGO的年輕人在忙,小教室裡準備著活動,曾經是雜貨店已變身為時髦咖啡館,一扇曾遭火吻的木門對著客人訴說幽情。
雖然李彥良說:「硬體建設是一時的,團隊在其中的經營更重要。」但面對古蹟,硬體改造絕不簡單。
忠泰尊重古蹟,所有和古蹟介面接觸的,都是非永久性方式。例如原本的地坪為排水而有高低,改造工程要墊高地坪但又不傷害原本的地板,除了先墊上木板跟防水布外,新結構和原建物中間留縫,未來拆除時可以直接敲掉新結構。這層新結構也負擔所有隔間架鋼筋、柱子的作用。
馬蹄型天井 打卡熱點
舊市場是馬蹄型,兩側是攤位,中間圓形的天井有如建築心臟,有採光、通風跟排水作用,如今是熱門打卡點,是整個空間最迷人的地方。
入口處約兩坪大小、始於1935年的製冰室,就是市場的活古蹟。做了40年的阿嬤每天還是到店裡,製冰供應給市場的攤商,小小的店鋪上方,保留了古早的「半樓厝」。
市場牆面上還有攤商對於自家產品的介紹─「市場的豆知識」,因為每位攤商就是自家產品的達人。團隊藉此幫助攤商轉化自我認同,甚至安排廚房課程─「市場學」。
藝術家陳永成帶領年輕藝術家接力創作「新富町庖廩之所」,拍下菜市場裡的攤商╱專家,帶著笑臉、驕傲展示自家商品。
市場不只是市場
另外還有360度VR體驗,彷彿可看到攤商的後場,4、50年的老店鋪躍然眼前,現代年輕人無法想像的技術,活生生再現。
對李彥良來說,新富町文化市場不只是案子,還承載了家族的意義。
祖父母以前在萬華的市場賣水果,外公也是在市場裡做水果生意,李彥良的父母就是在市場裡長大的。祖父母租塊攤位,下面賣水果,上面隔個小閣樓,一家6口住在上面,透風、灌雨,半夜起來理貨,清晨賣水果。即使後來不再賣水果了,家族還是慣性住在市場邊。
這樣的市場情結,讓忠泰集團一度考慮要做超級市場,而且是有人味的市場。在那之前,就由新富町文化市場解他的市場鄉愁。
真正價值  需要累積
李彥良說,忠泰基金會短時間內還是以美術館及9年計畫的新富町市場為主,「改空間都很容易,我們的本業就是建築跟空間,但最難的是在其中產生價值,這需要時間跟大量的投入。」
新富町看來成功,李彥良想的更多:「在未來數年的經營裡,如果沒有達到任何的累積、對周遭有積極性的改變,終究只是一個建築設計的美學而已。」
所以,他給團隊的任務是,不斷辦活動,累積知識學問,把影響力漫留到區域中,影響力擴大出去,這才是古蹟活化的範例、才能變成典範,「我們在意的是實質的改變,而不只是空間的改變而已。」這正是這屆老屋新生大獎勝出的精神。

新富町外觀。圖/陳正興、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新富町外觀。圖/陳正興、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舊市場裡的雜貨店位置已成時髦咖啡座。(圖/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舊市場裡的雜貨店位置已成時髦咖啡座。(圖/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