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承育 不棒的idea 我不想做

18
何承育接下藝術基金會執行長以來,腦子幾乎停不下來。 圖╱陳立凱.勤美樸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文╱袁世珮
大安森林公園第一排,2007年預售推案時就創下每坪新高,寸土寸金的一樓金店面,卻是沈靜的人文書店,賣著平價咖啡、展示著學生的畫作,而主持人是年紀輕輕的勤美集團第二代何承育。
在這裡,他的身分是藝術基金會執行長,代表著這個以鑄鐵起家的集團,在軟性工程上的承諾。
鋼鐵到文化 見證時代縮影
勤美創業45年,何承育說,勤美就是一個台灣時代的縮影,從鋼鐵到成立璞真建設,父親又在10年前和好友吳清友合作勤美誠品。
文化工程一路擴大,何承育擔下基金會重任,「勤美是一家中型公司,雖然投資在文創藝術上不少,還不至於動搖企業根本。如果排在前面的100家企業願意做一些文創,台灣的面貌會完全不一樣。」
還像個學生的何承育,運籌著年度千萬預算和13名夥伴,「黑手家族」的么兒,「管區」從台北的真書軒、苗栗勤美學山那村,拉到台中勤美術館,常常一天跑三個點,拚著他對台灣生活美學的一點期待。
何承育,20歲就拿通訊大賽工業設計組全國冠軍,實踐大學工業設計系畢業,獲新一代設計展全國競賽第二名,再到英國修習一年半品牌和設計管理,憑著《London Design Guide》,行事曆填滿全歐的活動或特色建築,一年走完200多項,養分滿點。
加入創意 都有機會翻轉
何承育自5年前接任執行長後,幾乎天天都在上班,「腦子更停不下來,水瓶座最痛恨留下遺憾,不棒的東西我完全不想做,做下去就要做好。」
做中學習。例如他接手原設定為豪宅接待所的台北「真書軒」,就發現做文創還是在同溫層,「就像你去松菸或華山,常常碰到同一批人,不管是去看展覽的、或是去辦活動的,真的看不到年長一點的人。」
何承育以「全球20%的人掌握80%的資源」理論推算,「台灣大概50歲以上的人掌握了80%的資源,但這些人不進美術館、不進華山,這像講再多文創也沒有用。」 這是他要翻轉的事。
「事情都要有意義,要說服自己為什麼要花時間去做。我的信念一直是,只要加入創意,任何事情都有機會被翻轉。」
勤美術館 不找大師加持
與其說勤美誠品是完成了創辦人的文化夢,不如說是正式將勤美導入文化事業,2010年更成立基金會,展開街區營造,接著就是勤美術館。勤美如今在台中有四個文創單位,包括一個文創菜市場「第六市場」。
勤美術館是一個無疆界美術館,在舊小學校地,任何人走近,就進入了藝術場域。每3、4個月換主題,今夏是「聲音」,一個紙飛機舞台猶如城市野台,中央是「好樂地KTV」,歡迎點歌,後方有11間鏡面小屋組成的串門子村落,小屋內有不同藝術家的創作。
何承育說:「我們不透過大師或名人來加持,只要覺得idea很棒就去做,年輕藝術家也會全力以赴。」這裡對民眾、藝術家來說,都是很輕鬆的場域。
有一年是高爾夫18洞,每一洞是裝置藝術;有一年全區變成大富翁遊戲;去年是運動,整個場域變成一個運動場,還辦了三里運動會。明年,勤美術館告一段落,5年後會以全新面貌出現。
老樂園重生  重溫童年的美好
付星級酒店的價,以天地為幕,住在帳篷裡數星星,勤美學的山那村搭上近期露營風,炙手可熱。「父親本來不理解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何承育笑說,但他懂得父親沒說出來的想法,「當年創業的年輕人如今7、80歲了,回過頭發現人生最有意義的時候,還是童年的單純美好。勤美學就是想做這件事。」
苗栗的職人文化厚實,竹編、炭窯燒、木雕,客家菜、釀造、有機等等,帶領客人探訪這些,今年一月才正式開幕的山那村,大受歡迎。
藝術家陳建智將中央銀行淘汰的水塔變身太空船遺跡,12人進入圍坐,水幕傾洩而下,彷彿有股神祕力量。何承育說:「這也是呼應老樂園,勤美學就像考古團隊,發掘並重新定義有趣的東西。整個山那村就是創造現實世界中的夢境,像愛麗絲掉進樹洞一般。」
「山那村一切似乎新奇,卻是一直都在的,如星空、樹木,透過新的方式呈現,帶大眾體驗勤美學,就像在文化輸出在地客家經驗。」城市小孩何承育,也愛上這裡了。

真書軒窗外的鐵鑄恐龍。
圖╱陳立凱.勤美樸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真書軒窗外的鐵鑄恐龍。
圖╱陳立凱.勤美樸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何承育的文創工作,將傳統市場帶入台中的百貨公司。
圖╱陳立凱.勤美樸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何承育的文創工作,將傳統市場帶入台中的百貨公司。
圖╱陳立凱.勤美樸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