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來 龜 趣 台灣是賞龜天堂

33
在海上休息中的綠蠵龜。圖/偉樂

文/偉樂
近年小琉球漸漸成為國人假日常去景點,除了交通較其他離島方便、便宜外,最大賣點當屬該島周邊數量眾多的海龜了。海龜在小琉球愈來愈容易見到,但是海龜背後有什麼故事呢?而我們觀賞海龜時又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呢?
全世界的海龜現存只有七種左右,由於海龜是大洋洄游性生物,除了僅分布於澳洲一帶的平背海龜與大西洋海域的大西洋麗龜外,在台灣大有機會見到其餘五種海龜,分別是赤蠵龜、欖蠵龜、革龜、玳瑁與最常見的綠蠵龜,可說是賞龜和與龜同游的幸福國度。
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這些海龜的習性有什麼差異。
赤蠵龜 頭大性兇猛
赤蠵龜主要的繁殖地緯度偏北,在北太平洋的產卵區主要位於日本一帶,因此台灣要見到牠的蹤影多半在東半部一帶。肉食性的赤蠵龜好以底棲性的甲殼類動物、蝦、蟹為食,紅棕色的四肢及背甲與偏大的頭部都是辨識的重點,因此國外也用大頭龜(loggerhead)來稱呼赤蠵龜。日本吉卜力動畫工作室曾和荷蘭導演合作創作一部奇幻漂流故事《紅龜》,就是以赤蠵龜為女主角的原形。
欖蠵龜 最喜好熱鬧
欖蠵龜的體型是海龜中較小的,牠們也與赤蠵龜一樣喜好肉食。而欖蠵龜最為人知的就是特別的生殖習性,每年生殖季,成千上萬的雌龜會集體在墨西哥西岸及印度洋沿岸產卵,這種行為的好處是可讓天敵產生視覺上的混淆,減少個體被攻擊的機率。
其實,這種集體行動以提高存活率的行為,在海洋中並不罕見,不少小型魚類也用這種方式來增加群體存活率,然而集體產卵也使得較早築好的巢中海龜卵,可能被後到的海龜媽媽挖起占巢,而失去孵化的機會。
革龜 史前大塊頭
相較於其他海龜,革龜的演化較早,因此也跟其他的海龜明顯不同。革龜沒有堅硬的骨板,龜殼是由數百塊小骨板及一條條棱脊所構成,少了骨板的限制,其體型長得比其他海龜大上許多。龐大的身軀卻以營養成分不高的水母為食,因此除了睡眠時間外幾乎無時不刻都在進食,也因為不斷的咀嚼運動可增加熱能,革龜較不易冷休克;另外,體內與其他海洋哺乳類相似有特殊脂肪(Blubber)包覆,也有助於保溫。革質的外骨骼能承受更大壓力,因此能潛入較深海域,也會洄游到較寒冷的高緯度區域。
玳瑁 紅顏致薄命
玳瑁最知名的就是其覆瓦狀堆疊的背甲,背甲上色彩斑斕的花紋,常被加工作為首飾、雕塑等飾品材料,中國與日本古代就已經發展出玳瑁背甲工藝製品,同時也被視為中藥材入藥,造成玳瑁的生存壓力。俗稱膺嘴(Hawksbill)的玳瑁,喜好用其尖長的嘴喙以海綿為主食,因此累積了不少毒素在體內。
綠蠵龜 生性最可親
綠蠵龜是台灣最常見的海龜,在澎湖望安、台東蘭嶼都有穩定的產卵場,綠蠵龜生性溫馴,主要以藻類為食,由於葉綠素堆積在脂肪中呈現墨綠色因而得名。綠蠵龜會在夏天夜晚爬上岸產卵,小心翼翼地確認周遭沒有任何可能威脅後,才會開始找合適地點,牠們會花兩、三小時挖洞,將卵產至甕型穴中再覆上沙子,約經過兩個月孵化後,稚龜必須在天亮前往光亮處與低處爬行,快速爬向海邊並奮力的游向大洋中。
月光提供小海龜們指引,然而日趨嚴重的光害使這些稚龜失去方向感。另外爬蟲類的性別常常取決於孵化時的溫度,全球暖化也造成海龜公母比例失衡,在澳洲北大堡礁的雷恩島上,科學家發現當地的海龜寶寶皆為雌性的狀況,可能已經發生20年,這些問題都威脅著海龜的未來。然而更即刻的問題是,產卵區的人為干擾、各種塑膠製品造成的誤食,導致海龜體內被塑膠阻塞而無法進食;垃圾及廢棄漁網等造成海龜肢體纏繞而溺死或殘廢,都愈來愈常被觀察到。
因此若有機會去海邊遊憩或者觀察海龜時,應該特別注意到一些個人行為,便能減低人們對海洋的影響,比如盡量減少使用防曬乳,因為防曬乳容易造成珊瑚礁的死亡。走入潮間帶時不觸碰生物,自備環保餐具,減少使用一次性商品,一舉一動都有意識地進行這些行為,將會牽引著整個自然運作,也更友善地球環境。

在海上休息中的綠蠵龜。圖/偉樂
在海上休息中的綠蠵龜。圖/偉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