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美術館潮流下的文化政策

20

文╱潘襎(行政法人台南市美術館館長)
台灣各地興起對於文化建設具體落實的動向,這股動向從台南市出發。經歷六年籌備,台南市美術館將於今年年底落成啟用,建地面積二萬坪,成為全台面積最大的美術館。今年嘉義市美術館興建工程已經動土,桃園市美術館營建工程也已經發包,接著也將有台中市美術館、新北市美術館的誕生。顯然地,二十一世紀美術館對於台灣而言,似乎不是一座硬體而已,而是文化茁壯的重要發電機。
自然而然地,對於這股潮流也有投之以疑慮的眼光,稱此為「阿房宮情結」。這是因為歷年來各地蚊子館,成為政府與民間揮之不去的夢魘。甚而,有學者以為要有藏品才有美術館,也有立法委員認為要有國寶級的文物才能有美術館。這些觀點都有其立論點,但是也都有其局限。理無法周遍,事難以賅理。
曾經有節目主持人問我:「請問潘館長,台南市為什麼要蓋美術館?」我回答:「巴黎市民會嫌美術館少嗎?」沒有人到巴黎而不去看羅浮宮,卻能自誇到過巴黎。美術館是否要文物在先,要有國寶級文物,更是見仁見智。因為巴黎的文化發展是與美術館興建乃是同步向前邁進,不偏廢於一方。藝術家的創造是與政府的文化意志同時發展,也就因為這樣,偉大的藝術家不能沒有偉大的文化建設,沒有文化建設,哪來偉大的城市呢?
記得我在巴黎留學時,法蘭西學院院士程抱一相當自豪地告訴我,巴黎是一座永恆的城市,沒有羅馬城的擁擠,卻有文化厚度與自我生長的秩序感。程抱一的成就與巴黎城市文明一起脈動。因此,巴黎這座歐洲文明的殿堂,到底是先有文物,還是城市自覺地擁抱藝術家,這已然是不言而喻了。
相反地,東京都的「新美術館」並不具典藏文物空間,只有展示機能,打破美術館必須典藏文物的傳統看法。
美術館不只要有硬體,同時也要有人才。面對美術館的人才進用,前台南市長賴清德果斷地賦予行政法人身分,解決美術館進用人才時受到高普考公務員任用的限制。美術館不只需要國際標準規格的展場,在軟體更需要讓許多具有專業的優秀人才進入美術館服務,讓他們具備博物館從業人員倫理的認知與服務市民的熱忱。台灣的文化機構常常礙於公務人員任用規定,使得非專業領導專業。為此,行政法人用人規定的鬆綁,解決人才進用的問題。
除此之外,美術館是國際化還是在地化,也時有爭論。其實,美術館與所在地城市紋理間的關係,也是美術館必須呼應的問題。台南市美術館位於台灣文化古都的台南,同時也位居古蹟密度最高的核心地,這樣的美術館自然必須呼應城市發展,與數百年古都的歷史脈絡與城市紋理密切相關,因此,當台灣傳統美術館一味強調國際化之際,台南市美術館卻相反地意識到在地性與國際接軌必須齊頭並進,近現代與當代必須互為犄角。美術館的存在不只是展示美術品的場域,同時也是市民文化認同感的起點。
因此,面對這波美術館潮流,應該抱持積極進取心態,透過文化政策的輔助與用人法規的鬆綁,賦予美術館帶動文化建設與文化認同的角色,使美術館成為創造台灣文化發展的動力之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