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劇場 當魔法不再理所當然《瑪莉與魔女之花》

16

文/酸檸檬
一枝魔杖、幾句咒語,神奇的世界就來到面前,上天下地,出神入化,變化莫測,和尋常平凡的日子如此不同,不可思議,無可想像。不管魔法世界到底存不存在,人們還是喜歡用盡各種想像力,編造腦海中的魔法世界。宮崎駿的魔法世界尤其令人歎為觀止,九份的燈籠街道原來再平凡不過,但在宮崎駿筆下,卻能幻化出各式各樣的神奇世界。人與神祇的界線始終是分明的,人在神祇的世界裡憑藉的往往不是借用的魔法力,反而是人的初心與本性:單純、愛與勇氣。所以在那些電影裡,魔法世界可以無止盡想像,而人能企及的始終是自己。
人/神涇渭分明的想像世界,恐怕是魔法電影中主要成功的因素之一。在宮崎駿的影響下,米林宏昌在《瑪莉與魔女之花》中也沿襲了這樣的魔法想像力,以小魔女為主軸,開展一個冒險與承諾的故事歷程。
令人充滿期待的是,不論畫風、人物塑造,或者動物以及背景的襯托,雖然不免帶有宮崎駿的影子,但看得出來是功力深厚的導演所凝聚出來的張力。整部影片,前半部也都還充滿驚喜,包括瑪莉這個小女孩個性的塑造,單純好奇,卻又冒失愛現,突然被捧上天時,那種單純的得意洋洋的表情,教人印象深刻。
然而在看完整部片,卻反而令人啞口無言了。應該要奇幻到底的魔法世界,似乎並沒有窮究想像的空間;作為宗旨的承諾與冒險信念,似乎也沒有得到更多發揮。口號性的論述如以魔法反制魔法,說出「這個世界不需要魔法」,但看不到這個信念更深的延續;又如「這個世界有我們無法駕馭的力量」,但這個力量在影片中只以混沌龐大、實驗失敗的藍色黏狀物作為代表,卻也沒做更多深入、例如對魔法世界的戕害、對人心的影響等等的解析。而除了女主角瑪莉之外,其他「人類」的塑造也顯得頭重腳輕,例如夏洛特奶奶、園丁堤波第,一開始都是令人玩味的角色,最後卻都無足輕重。想像力好像一下子從最高峰下降到貧瘠之地,故事情節無法帶領人們蕩漾在魔法的想像裡,也無法徜徉在單純的人性冒險中。
一個不上不下的魔法之旅,除了印證瑪莉雖然短暫變成魔女,但終究是凡人,無法企及魔法的高度之外,是否也暗喻了在宮崎駿的影響焦慮下,其門徒就像只能施展短暫魔法的小女孩,雖然天賦頗高、畫工也有深厚基礎,卻始終無法跳脫凡人身分,躍入真正魔法大師的世界。
「這個世界不需要魔法」或許就是導演的真心話,脫離大師的光環,創造出自己的動畫之路,我想或許這部影片隱約要解決的,便是這樣的困境吧!
讓我們對凡人的世界,更多一點許願的力量吧!期待我們也許可以看見,更多不同日本動畫大師創造出來的「非凡」作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