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 清靜修善寺

72
修禪寺已歷經千年以上的歲月洗練。圖/李宗定

文/李宗定
旅行多貴新奇,旅者甚少舊地重遊。然而,若非因緣際會重回故地,而是專程再訪,則此地必有殊勝引人之處。往來日本數次,遊歷關東、關西、北陸與北海道,探訪各個不同地區,每回皆新奇有趣,唯有伊豆半島的修善寺,心中念念不忘,決定舊地重遊。
修善寺,乍看之下,以為是寺廟的名稱。事實上,當地的確有座修禪寺,相傳弘法大師空海於平安初期大同二年(西元八○七年)在此地創建佛寺,主祀大日如來,傳密教真言宗。因當地名為桂谷,佛寺原名為桂谷山寺,至鎌倉時期禪宗傳入日本,臨濟宗蘭溪道隆禪師以此處頗似中國廬山景致,名為「肖廬山」,佛寺改為臨濟宗信仰。
以寺名為城鎮之名
室町時代(西元一四八九年)隆溪繁紹禪師於此傳法,遂改為曹洞宗,寺名也正式成為「福地山.修禪萬安禪寺」,簡稱「修禪寺」。「修禪寺」與「修善寺」漢字有異,但日語發音相同。以寺名為城鎮之名,在日本絕無僅有。
修禪寺占地不廣,沿石階而上,山門古拙,兩旁各有金剛力士神像,色彩斑駁,歲月痕跡明顯,但栩栩如生,充滿力度。此兩尊造像為仿製品,原件為鎌倉時期雕刻,仿奈良東大寺的金剛力士,昭和時修復,現藏於寶物殿。
進山門後有一石板參詣道,遠眺本堂,兩旁松楓掩映,靜穆清幽。本堂門楣及屋梁雕刻精美,不用鉚釘。殿內供奉大日如來,佛像表情坐姿與奈良圓成寺相近,距今八○○年,法相莊嚴,原件亦藏於寶物殿,為國家重要文化財。修禪寺雖歷經戰火,重建數次,然佛法無邊,歷史戰亂皆化於無形,寺廟仍安好無恙,思及動靜一如,死生不二,還有什麼是離不開、放不下的呢?
綠竹幽徑國際認證
步行竹林小徑,尤能感受神奇的靜謐。竹林各處皆有,然而得到佛法加持卻不多見。從修禪寺經獨鈷之湯到瀧下橋,有條長約四○○公尺的竹林小徑,淺灰石板鋪路,兩旁綠竹成林,疏密有致,陽光自竹葉灑落,光影閃爍。這個獲得米其林指南二星的散步道,曲折蜿蜒,每個轉折,各有不同姿態。
中途有一圓形竹台,可坐可臥,環顧四周,恍惚與竹林合一。穿林打葉風聲,本為竹林獨有,若佇足於此,閉上雙眼,竹葉與桂川流水和鳴,渾然如梵唱之聲。此時,人事煩惱盡皆消弭,名利紛爭亦全然捨離。如不喜絡繹不絕的遊客,可擇晨昏時刻,獨享整片竹林。
戀愛之橋心想事成
途經桂橋,橋身通體朱紅,據說上橋時許下心願,至過橋時完結,心願就能實現。二十世紀初的劇作家岡本綺堂創作歌舞伎《修善寺物語》,描述鎌倉幕府第二代將軍源賴家被流放於此,在桂橋上邂逅一位名為「桂」的美麗女子,兩人最終成為夫婦。如今沿桂川有五座紅色的戀愛之橋,相傳依序走完度月橋、虎溪橋、桂橋、楓橋、瀧下橋,就能祈求戀愛成功。
四時晨昏,常見年輕男女著傳統服飾,緩步過橋,紅橋綠竹掩映,浪漫詩意。近年隨著幾齣日劇推波助瀾,戀愛五橋名氣更盛,甚至賦予求良緣、結婚、生子等不同意義,當地為招攬觀光,亦廣為宣傳。眾人企求愛情,渴望良緣婚姻,唯戀愛多半不平順,為情愛所苦多,所以祈求者眾。
古老傳說溫泉名湯
心靈的煩惱痛苦需要治療,生理的病痛亦折磨人。修善寺也是著名溫泉鄉,「獨鈷之湯」是伊豆地區最古老的溫泉,弱鹼性的透明溫泉水,據說有治療風溼、腸胃、神經痛和皮膚病的療效。
傳說當年弘法大師經過桂川,見一位孝子幫生病的父親洗浴,身影感人,唯河水冰冷,弘法大師便以其隨身法器「獨鈷杵」敲打川石,湧出溫泉,助孝子治癒父親之疾。今日川邊設有「獨鈷之湯」木造亭,提供免費足湯,旅人可於此休憩泡腳,聆聽潺潺流水,遠眺竹林與楓葉,四時美景各異。
修善寺溫泉由弘法大師開湯,超過千年的歷史,復因泉水具神奇療效,名列日本百大溫泉,吸引眾多名人來此。溫泉街林立各式新舊旅館,各具特色。若票選日本最佳溫泉旅館,人人皆有中意之屬,但是住過「湯回廊菊屋」,必須重新定義溫泉良館。因為從步入旅館開始,竟爾發覺,真正的溫泉旅館該當如此。
文人名人皆曾駐足
湯回廊菊屋據說創立於江戶時代早期,距今超過三八○年,歷經數次重建整修,目前建築保留明治時期外觀,庭園四周長廊與露天溫泉浴池,延續大正時期風格。許多具有歷史的溫泉旅館,都留有名人足跡,菊屋也不例外,昭和天皇幼年時曾住宿於此,今日改為特別室,名為「季節之語」,旅人可選擇入住,幻想自己為一日天皇。
明治四十三年(一九一○年),大文豪夏目漱石因嚴重胃潰瘍,至菊屋靜養治療,桂川流水悠悠,洗滌文人病痛,並寫下一詩刻於紀念碑上,立於「夏目漱石紀念館」。當地旅館保留夏目漱石初次入住的「梅之間」,更名為「漱石之間」,柚木香氣穿越時空,氤氳至今。
行走旅館迴廊,處處皆是古蹟,然而層層歷史堆疊的文化底蘊,豐厚卻不沉重。在菊屋,女將與服務生似乎有隱身術,不見其來回奔忙,但所有的設施均井然有序,如要詢問服務,又能適時得到幫助。不只服務生隱身不見,連入住的旅客也融入旅館之中,湯屋清靜,無人聲喧譁。
文學戲劇創作發源
修善寺溫泉街,不乏具歷史的溫泉旅館。明治五年(西元一八七二年)創業的「新井旅館」,有十五棟建築登錄為國家文化財,日本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曾旅居於此,〈伊豆溫泉記〉描寫的「菖蒲之湯」,至今仍然保存,入池泡湯,恍若時光倒流,一時不知身處何處。尾崎紅葉在〈修善寺行〉寫到居新井旅館,其名作《金色夜叉》在此完成。
芥川龍之介與泉鏡花皆愛長居於此,當年岡本綺堂亦在此創作《修善寺物語》劇本,這些著名的文人居住房間,今日仍可入住。與菊屋相較,新井旅館更受文人青睞,然而或許受盛名所累,旅館強調有形文化財的保存,入住其中便得小心翼翼,少了點輕鬆自在之感。
新井旅館對岸小丘上,有間「宙sora渡月莊金龍」旅館,為日劇《月薪嬌妻》中新婚夫婦旅居之地,追星族至今仍蜂擁而至。旅館設備新穎,極具設計感,餐飲服務亦屬上乘。這麼一間現代建築,並未過於顯眼,與四周景致和諧共處,不覺突兀。究其因,固然有建築設計者的巧思,更可能因為這裡的深厚歷史,以及佛教包容眾生的大度,使過去與現在交融為一。
歷史上曾經流連於修善寺的文人,為後人追憶,而今日來此的名人,多年後也將成為歷史。桂川流水悠悠,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修善寺桂川流水潺潺。圖/李宗定
修善寺桂川流水潺潺。圖/李宗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