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鏡》看科技終將毀滅人類?

11
《黑鏡》中的《金屬頭》營造出不少冷暴力氣息。圖/取自網路

文/Triple
當科技發展到某個階段,多的是便利,抑或是傷害?人類大概從沒想過這問題,只期待著科技能幫自己解決所有麻煩事。但說沒想過科技的後座力,倒也不必然,否則,就不會出現《黑鏡》這類的影集。而近日以小成本橫掃市場的新片《噤界》,談的雖是變種怪物入侵,卻剛好能與《黑鏡》第四季的《金屬頭》相互輝映,值得拿來一提。
在《噤界》中,全球因被某種只會攻擊聲音而非形體的變種怪物占領,導致只能在全靜音的環境裡生活,出外得赤腳走路、用手語溝通,在家則得小心翼翼不發出任何聲響,可惜的是,劇本概念雖有趣,電影本身卻僅著重鋪寫驚悚的氣氛,少去怪物本身的來源鋪陳,相較《金屬頭》裡延伸出來的科技毀滅人性等探討,有些可惜。
《金屬頭》中,身形宛如鐵行蟋蟀的怪物,不像《噤界》裡接近異形的設定,反倒更接近金屬追蹤器的進化版。它們固守在整個城市,追殺所有生物,只要有風吹草動,它就會自動啟動,被盯上的任何生物,只需被射入一枚追蹤器,不管逃到天涯海角,它都會追殺到底。
若是想逃到室內,反鎖抵抗,那麼它便會伸出如萬能鑰匙的金屬觸角,直接開啟不論車鎖、門鎖,讓你無處可逃,不追殺至盡不罷休。
追蹤器特性看似常見,但在《黑鏡》裡,卻成為人類自己造成的科技浩劫。如同每一個AI(人工智慧)研究,總會有電影探討機器最終會否延伸出人性,甚至長出獨立思考的能力,最終成為摧毀人類的殺人機器。關於這一點,其實是個大哉問,但影集依舊用不同方式提出問題。但回到原點來看,其實就是所謂「科技發展到最後,究竟會不會失控?」
《黑鏡》第一季的第一集,先從當時最夯的直播功能做文章。回顧直播的功能,不外乎就是讓所有觀眾透過螢幕,第一時間FOLLOW現場,但發展到最後,卻可能為人所濫用,例如被心懷不軌的歹徒作為操弄輿論的工具。英國出品的《黑鏡》便將腦筋動到首相身上,要解決政治危機?除非你先和豬在直播裡完成某種不堪入目的互動。
又如單身男女愛用的交友軟體,不像現在由每個人主動選擇、滑動有興趣的對象,《黑鏡》在第四季裡探討發展到最後,是否可能變成人類被軟體操控?劇情講述未來的交友軟體反客為主,人類只能被動接受資料庫的配對,和數據顯示最適合自己的對象見面、交往,連在一起的時間長度都由軟體決定。假設系統規畫一周,那麼不論對象再契合,期限到了也得分道揚鑣。反之亦然,遇到無感的對象,若系統顯示必須在一起5年,那麼也得接受。
《黑鏡》的編劇查理布魯克曾這麼說:「如果科技是一粒毒品.那麼它的副作用是什麼呢?我的電視劇《黑鏡》就是要討論這個領域。」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Nokia多年前讓人琅琅上口的slogan,如今已慢慢被驗證,甚至可能演變成某種危機。或許這種危機還不如影集演得如此迫切,但確實正在慢慢發生中。
別忘了近年為了抓緝走私通關的犯人,正在研發中的透過掃描護照、晶片,甚至發展到人體,來探看每個人的前科經歷。但顯示在眾人面前的真的只有前科嗎?還是你所做過其他不想為人所知,但其實也無傷大雅的尷尬事,也會一併被攤開在陽光下?《黑鏡》裡就有不少集,在探討這個離人類似乎已不遠的隱私問題,那正是科技過度發達後,最可能馬上發生的危機。
前陣子爆出臉書的用戶個資被外流,如今看來也只是一塊小蛋糕,在科技日新月異下,未來也許光是走在路上,人生與私領域就被看光光。科技當然不可能因此停止發展,但人類如何去拉好那條韁繩,不讓科技成了毀掉人類的武器,卻是永遠都該被討論的議題。
回到《噤界》,在聳動的氛圍和嚇人的怪物之外,卻少了這類讓人可以延伸想像甚至討論的主題,實屬可惜。

《黑鏡》的《金屬頭》設計出未來世界的奇特怪物。圖/取自網路
《黑鏡》的《金屬頭》設計出未來世界的奇特怪物。圖/取自網路
《黑鏡》也探討未來世界的交友軟體。圖/取自網路
《黑鏡》也探討未來世界的交友軟體。圖/取自網路
驚悚片《噤界》被台灣網友力推「史上最安靜的恐怖片體驗」。圖╱UIP提供
驚悚片《噤界》被台灣網友力推「史上最安靜的恐怖片體驗」。圖╱UIP提供
艾蜜莉布朗特主演的《噤界》,全球評價、票房都相當好。圖╱UIP提供
艾蜜莉布朗特主演的《噤界》,全球評價、票房都相當好。圖╱UIP提供
《噤界》小成本恐怖片再立大功。片中有不少被怪物追殺的驚險場景。圖╱UIP提供
《噤界》小成本恐怖片再立大功。片中有不少被怪物追殺的驚險場景。圖╱UIP提供
電影《噤界》有「只要一出聲就會被怪物殺死」的定律,讓觀眾看得心驚膽跳。圖╱UIP提供
電影《噤界》有「只要一出聲就會被怪物殺死」的定律,讓觀眾看得心驚膽跳。圖╱UIP提供
電影《噤界》有「只要一出聲就會被怪物殺死」的定律,讓觀眾看得心驚膽跳。圖╱UIP提供
電影《噤界》有「只要一出聲就會被怪物殺死」的定律,讓觀眾看得心驚膽跳。圖╱UIP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