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社會觀察 粉絲團流行文化新主角

9
「2017粉絲嘉年華」在北京舉辦,明星到現場與粉絲們近距離見面。圖/中新社

【本報綜合報導】北京郊區懷柔城北八公里處的燕山腳下,雁棲湖風光旖旎,日前上百位國際知名電影人齊聚出席第八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在春日晚霞中,俊美的男女藝人走上紅毯,星光大道兩旁粉絲尖叫不斷,這已是追星族的日常,也因為有眾多粉絲支持,娛樂產業得以蓬勃發展。
陸媒報導,過去十幾年來,中國大陸社會孕生「粉絲」族群,且數量急速增加,在這個族群裡,不分地域,沒有年齡、性別與階級的分別,他們透過互動交流,彼此增進了解,並確定夥伴關係,一旦成立社群,團結的核心就是共同擁戴的偶像,在偶像光環下,粉絲們積極參與、甘於奉獻,在追逐偶像的過程中產生了一系列的消費行為,這種行為擴展到各個消費領域,形成巨大的「粉絲產業」,並成為娛樂產業重要的一環。
報導中說,隨著中國市場經濟的不斷發展,大眾文化的發展也如火如荼,各式各樣的「粉絲團」已成為流行文化的新主角。
贊助品牌銷售倍增

以目前最火紅的選秀節目《偶像練習生》來說,根據陸媒報導,這個節目上線七十七天便拿到二十七點四億的播放量,微博話題閱讀量超過一百億,決賽現場的A區門票被炒到一張票得花人民幣二萬五千元,總決賽後九位得獎者組成少年團體,未來每個人的身價繼續增倍,最重要的是,讓節目贊助品牌「農夫山泉」線上銷售額增長五百倍。
儘管這檔《偶像練習生》節目自開播後被爆出「抄襲」韓國選秀節目,但這一點無法冷卻瘋狂粉絲的熱情,以及他們的消費能量。根據陸媒預估,節目裡不同練習生的粉絲為這檔節目共投入人民幣二千萬元。
《偶像練習生》為農夫山泉維他命水獨家冠名,小紅書App聯合贊助,你我貸行業贊助,還有網易雲音樂作為官方音樂平台。和以往品牌置入的方式不同,農夫山泉維他命水將節目的原則深化,結合賽制投票規則,開闢了獨立於愛奇藝平台官方投票的另一種投票方式。「購買一箱價格在一百元(人民幣)左右的維他命水,可以獲贈四十八次投票機會,而在決賽前的最後一次購水,票數翻倍。」一位粉絲向陸媒記者透露,這吸引了無數希望偶像能在節目出道的粉絲,他們在農夫山泉旗艦店紛紛下單,「一人買幾箱都是正常現象。」因此保守估計,在這場粉絲消費風潮中,光是農夫山泉至少增加了人民幣一千萬元的銷售業績。
在乎感受而非產品

不同於日常消費,為偶像消費的粉絲,在乎的是消費時和消費後的心理感受,非產品本身。「偶像代言的包,化妝品、首飾等等,我都有買,最貴的差不多花四萬人民幣,買了她代言品牌推出的手鐲。」一位家住北京的張女士坦率地說:「這些東西相比較價格我覺得是不划算的,如果不是喜歡的明星代言,我不會去買這些東西,但是心理上就是圖個開心。」
對粉絲來說,花錢不僅支持了偶像,也滿足了自己的消費心理,也有精明的粉絲會考慮商品未來的升值空間。「我投入了很多錢用來買偶像的勳章,現在這些勳章的價格至少翻了一番。」一位在娛樂公司工作的陸女士說。但誠如另一位粉絲所說,「雖然這些東西升值了,但是賣出去的可能性很低,因為自己留著心理更滿足。」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品牌想利用粉絲經濟,也需要自身基礎夠硬。「對品牌來說,還要思考如何與消費者建立起有效的溝通管道,增加產品與粉絲之間的黏著性和重覆購買的可能性。僅通過粉絲經濟建立產品的情感功能遠遠不夠,完善商品的產品功能和文化功能同樣重要。」
選秀節目精心操作

除了產品的紮實基礎外,事實上,選秀節目並非檔檔精采,根據陸媒分析,近來火紅的《偶像練習生》,背後有著綿密的社會人際關係。
從一百位練習生進行四個月的訓練及淘汰賽,最後由全民票選出的前九名成員,包括來自台灣的陳立農,以及蔡徐坤、范丞丞、Justin(黃明昊)、林彥俊、朱正廷、王子異、小鬼(王琳凱)及尤長靖組成偶像團體「NINE PERCENT」,除了拿到冠軍的蔡徐坤毫無背景外,其他成員背後都有堅強的支持。
暱稱「農農」的陳立農,屬藝人陳建州旗下。知名度最大的練習生應該是范冰冰的弟弟范丞丞,總決賽當天,范冰冰也為他宣傳。另一位林彥俊則是萬達集團董事長獨子王思聰旗下的藝人。還有藝人李冰冰也為這群孩子做宣傳。

男粉絲聚集在北京,為女子偶像團體吶喊。圖/中新社
男粉絲聚集在北京,為女子偶像團體吶喊。圖/中新社
在北京舉辦的粉絲嘉年華上,粉絲架起相機拍攝偶像。圖/中新社
在北京舉辦的粉絲嘉年華上,粉絲架起相機拍攝偶像。圖/中新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