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勳:美 是看不見的競爭力!

363
美麗花朵,看起來似乎嬌弱沒有力量,甚至只綻放一朝一夕,但這些花卻是經過嚴苛的物種及環境考驗,才得以花開燦爛,誰又敢說這些花不具備無窮的競爭力呢? 圖/佛光山台北道場提供、資料照片

文/郭士榛
美麗花朵,看起來似乎嬌弱沒有力量,甚至只綻放一朝一夕,但這些花卻是經過嚴苛的物種及環境考驗,才得以花開燦爛,誰又敢說這些花不具備無窮的競爭力呢?
花開花落 生命力無處不在
花朵的顏色與香氣,和「競爭力」有何關聯?
美學大師蔣勳認為,美麗花朵,看起來似乎是嬌弱沒有力量,甚至有些花只綻放一朝一夕,但這些花都是經過3億年大自然的考驗,層層淘汰才得以存活至今,可見花朵的形狀和色彩,是繁衍、擴大生命最安靜的競爭力。「人的競爭力,可以在花朵的繁衍和延展中找答案,人也要在大自然中找尋各種生命存活的可能。」
3月28日,蔣勳受邀在佛光山台北道場「生耕致富」專題講座暢談「美,看不見的競爭力」,現場1300個坐位座無虛席,加上電視直播、手機APP、YouTube、FB、HappyTV轉播,總受益者近7萬5千人。
延續生命 美的競爭力
3月分是百花盛開的季節,蔣勳近年在台東池上生活,同時也走遍全台各地看花開花謝,見證「看不見的競爭力」帶來的感動。演講當天,他以池上苦楝花、台大白流蘇、新竹木棉、台南黃花風鈴木、鳳凰花等不同花朵的顏色與香氣,說明花朵安靜競爭的生命力,深入講解嬌弱的花朵,如何以「花色豔麗」或「香氣迷人」增加競爭力迎接環境挑戰。
蔣勳表示,人類的視網膜可分辨2000種顏色的變化,是一種視覺進化的競爭力,構造比昆蟲更加複雜。而花朵之所以大多為紅色及黃色,下面襯以綠葉凸顯,原因即在於「昆蟲的複眼看不到其他顏色,但卻可以看到紅花及黃花的花蕊,立可進行授粉、延續生命,快速傳達繁衍生命的目的。」花朵善用色彩存活繁衍,是大自然淘汰賽中最偉大的競爭力。
花香花豔 各自有精采
演變至今,紅、黃兩色也被人類認為是繁衍生命的主力色彩。紅色,具高彩度,是華人世界的喜慶顏色,象徵熱情、喜悅、生命、喜慶,展現對生命強烈的渴望。蔣勳說,人在心情不好時千萬別穿冷色系衣服,而應多接觸紅色系列服飾或擺飾,以平衡心情,找回對生命的渴望。
至於黃色,同樣具高明亮度,是代表心情喜悅的顏色,甚至被皇族專用,是屬尊貴系列。蔣勳表示,在池上他最喜歡看田野上大片生意盎然的油菜花。蔣勳說,油菜花耐風吹、耐蹂躝,季節一過,農人用機器推倒碾過油菜花,看似摧殘,但背後的意義卻不殘忍,它成為土地的滋養肥料後,反而是另一種生命價值的不凡。所謂「落花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是油菜花最實際寫照。
蔣勳強調,以顏色色度來說,最豐富的是白色,在色彩學上,共有400種白色存在人們的生活中。在花的世界,由於白花比不得紅色及黃色花朵顯眼易吸引昆蟲,像是流蘇花、茉莉、七里香、百合、油桐花、野薑花、含笑、玉蘭、夜來香、桂花等等,這些白色系列花朵,便發展成以特殊的香氣來吸引昆蟲,達到傳遞花粉、繁衍後代、擴大生命的目地,這是另一種嗅覺競爭力。
使命完成 花落不感傷
此外,白花往往達成傳宗接代使命後,便馬上凋謝掉落,養分供給後代。像是日本人喜歡的「朝眼花」,只綻開一個上午,生命瞬間即逝,雖然生命如此短暫,但花開的喜悅相同,更是地球上存活超過3億年的物種。
蔣勳再以雌雄同體的刺桐花為例,雄的刺桐花都是一起開放後隨即凋落,植物知道繁衍生命時個體並不重要,當雄花階段性責任完成即可離開,不應感傷而是一種喜悅。蔣勳深有所感表示,當人的階段性任務完成,也要抱持感謝的心離開,讓生命的進行式美麗謝幕。
蔣勳更從佛陀「拈花微笑」的故事,體悟出佛陀不是用文字、語言傳遞訊息,而是靠花傳遞心心相印的心法,「看著花開花落,誰敢輕忽花朵的力量?」
不忍花委地 無形力量大
蔣勳說了一個關於油桐花的美麗故事。
在一片油桐花邊盛開邊落滿地的樹林中,一個5歲的孩童站在油桐樹下遊玩,最後發現自己被「困在」滿地的油桐花中,孩子不忍踩到任何一朵落花,進退不得只好向母親求救。蔣勳告訴那位母親「這孩童如此愛花,深具慈悲心,將來必定不忍傷害任何生命。」
這位母親理解後,為孩子撥開一條路,讓孩子脫困走出。蔣勳有感而發,那個小孩對美的不忍,在現代教育中已漸漸不被重視,大家反而應向這孩子學習,使心中對美的單純嚮往,不受傷害自然成長。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花朵除了靠花香花色招蜂引蝶,也為了讓人惜花而展現美麗的姿容,其背後的目的是延續生命的旺盛願望,可說是為求存續而發展出「看不見的競爭力」。蔣勳引用莊子的話說:「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大自然也許不講話不自誇,可是每一天並沒有偷懶,都在做美的功課呀。
唐朝人喜歡畫牡丹。蔣勳曾在2月間到日本皇宮裡觀賞牡丹,發現嬌嫩的牡丹全部用草圍著,上面還撐一把傘,因為牡丹只要有一點風吹雨打就會凋零。宋朝人覺得牡丹的美不能體現生命頑強的競爭力,開始畫梅花,發現梅花冬天開花,在艱難生活中發揮最強生命力、競爭力,才有「不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的讚美詩。
品牌具品味 才可長可久
「最微小的努力,可能是最大的救贖」,蔣勳說,白花的競爭優勢是經常在半夜開花,用香味吸引昆蟲來幫忙繁衍。「我們常會說別人沒競爭力,沒有用,但卻不知往往是別人長處是你不知,或看不到的。」
蔣勳認為,世間上每個生命都應被祝福,莊子說:「無用之用,方為大用。」應看到一個人可用部分,不要用自己的偏見去解釋別人有用、無用。
蔣勳說,心中有障礙才是真正殘障。有一次蔣勳在國家圖書館看見一位盲人朋友用點字書讀《哈利波特》,蔣勳很好奇,因而當盲人暫時離位時,蔣勳跑去試摸點字書,發現自己完全無法讀取。
蔣勳笑說,此時的自己反而變成殘障人士了,他指出,人體感官不會因一項感官有問題就變成障礙,事實上,任何感官出問題都可以用另一種感官替代。人體有五覺,除了視覺、嗅覺外,也許可以閉起眼睛,感覺一下自己的口腔裡有多少味覺的記憶,自己的鼻腔裡有多少嗅覺的記憶?
蔣勳曾把學生帶到菜市場,台灣的菜市場收工之後,會打掃得很乾淨。學生拿布蒙住眼睛,結果市場中賣魚、賣蔥、賣薑、賣肉攤子的味道鋪天蓋地傳來,可見,也許「氣味」的本體生命已經不在了,但味道還在空氣裡流動著。「母親過世以後,我常常聞到她的味道,我一直覺得是我的幻想,因為我跟她太親。做了菜市場的實驗,我才發現:鼻腔的記憶體是這麼靈敏,最愛你的人已經離你而去,她的味道卻揮之不去。」
蔣勳提到,色彩之美也可以成為品牌,具有他人不可取代性,更是一種難以抵抗的競爭力。例如,蘋果電腦善用白色到極致程度,成為世界級大企業。冷暖色系更廣為運用在醫療用途及生活機能之調和。「台灣應建立自己永恆長久的品牌,而品牌必須建立在品味基礎上,這是非常重要的事。」若是只做代工,容易被替代並不保險,台灣唯有發展具品味的品牌,才可長可久。
像是有百年歷史的香奈兒,縱貫20世紀到現在,是非常了不起的品牌。宋瓷則是世界瓷器第一品牌,而且是延續1000年的品牌。而「品牌」和「名牌」是截然不同的,蔣勳指出,名牌只讓人「飢不擇食」卻沒有品味,品牌要建立自信和風格,有自己的品味,品管、品質都很嚴格,別人無法取代,才可永久保存,這就是競爭力 。
近年在台東池上生活的蔣勳也不諱言,池上的美令他感動,每天都融和在天地中,但安逸的農村生活,讓他覺得少了點鬥志,此時他會提醒自己離開一陣子,去任何有競爭力的城市,換一種心情再回來。
蔣勳表示,東方的文化是一種水平式發展,所以東方美是一種寧靜,而西方的歌德式建築就一直往上衝,追求最高尖塔,是一種垂直線發展。「西方美學直線的飛揚與東方水平的安穩,沒有絕對的好與不好。而是自己在不同的生命歷程中,能找到平衡的力量。」蔣勳說:「美,並無絕對,必須自己想辦法找到競爭力。」

美麗花朵,看起來似乎嬌弱沒有力量,甚至只綻放一朝一夕,但這些花卻是經過嚴苛的物種及環境考驗,才得以花開燦爛,誰又敢說這些花不具備無窮的競爭力呢?
圖/佛光山台北道場提供、資料照片
美麗花朵,看起來似乎嬌弱沒有力量,甚至只綻放一朝一夕,但這些花卻是經過嚴苛的物種及環境考驗,才得以花開燦爛,誰又敢說這些花不具備無窮的競爭力呢?
圖/佛光山台北道場提供、資料照片
池上稻浪的美令蔣勳感動。 圖/佛光山台北道場提供、資料照片
池上稻浪的美令蔣勳感動。 圖/佛光山台北道場提供、資料照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