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一家親 鐵漢與憨犬

11
拙於表達情感的鐵漢,是年將六十的父親。十年前的某日下午,他自友人家帶回一隻幼犬;一胎多犬,注定骨肉分離的命運。圖/覺情

文/覺情
拙於表達情感的鐵漢,是年將六十的父親。十年前的某日下午,他自友人家帶回一隻幼犬;一胎多犬,注定骨肉分離的命運。
父親不為牠上項圈、不將其關入籠,希望牠自由不設限,且料想在自己的嚴管勤教下,此犬必能「循規蹈矩」。豈料,轉眼,那犬竟已莽撞地衝出家門,碰巧Kiss上了一輛車。出了這意外,此後,鐵漢不再鐵齒,自寵物醫院返家後,連忙戴上項圈,以活動繩索拘管著。飯後,弟弟將牠取名為丹尼(Danny),一番安頓後,終於結束了慌亂的第一天。
母親從來就不齒親友們與犬貓以父母兄弟姊妹相稱的行徑,加上這犬到來的第一日,竟是如此的「華麗登場」,破財消災,心中自然無好印象,立馬三令五申,關於此犬之一切生活大小事,皆與她無涉。
可不出三日,母親竟親暱地向丹尼喊道:「來~來媽媽這裡。」母親這一喊,決定了其他家人與丹尼間之身分關係,只是,對街的攤販叔叔,總是把丹尼叫成Daddy(爹地),我們聽了,總不好意思更正,只能憨憨地笑著;只有我那心直的媽媽,嘴不饒人地道:「我才沒你這孫子咧。」
丹尼是父親散步的好夥伴,當父親在公園一隅拉筋舒展,丹尼就會自個兒在四處晃蹓,待父親要回家時,輕輕一喚牠的名,牠便心無其他,直奔而來,痴意盡顯。某日,父親趕忙地要將丹尼載至里民中心施打疫苗,眼見服務時間將畢,爸自個兒戴上安全帽後,邊喊著丹尼,一面又拿了一頂安全帽給丹尼,只見丹尼側著頭,呆呼呼地望著爸爸,鐵漢這會兒臉紅了,連忙丟下手裡的安全帽,笑歪了我們一家子。

拙於表達情感的鐵漢,是年將六十的父親。十年前的某日下午,他自友人家帶回一隻幼犬;一胎多犬,注定骨肉分離的命運。圖/覺情
拙於表達情感的鐵漢,是年將六十的父親。十年前的某日下午,他自友人家帶回一隻幼犬;一胎多犬,注定骨肉分離的命運。圖/覺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