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勝凱

22
張勝凱居士(一九四二~二○○六),台灣台北市人。畢業於台灣大學化學系,留學日本東京帝國大學。先後擔任僑務委員、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會長、巴西台灣商會會長、聖保羅華僑聯誼會會長、僑務諮詢委員、巴西仁德國際學校及方大公司董事長、巴西佛光會會長。曾獲華光一等獎章、海華榮譽獎章。

文/星雲大師
張勝凱居士(一九四二~二○○六),台灣台北市人。畢業於台灣大學化學系,留學日本東京帝國大學。先後擔任僑務委員、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會長、巴西台灣商會會長、聖保羅華僑聯誼會會長、僑務諮詢委員、巴西仁德國際學校及方大公司董事長、巴西佛光會會長。曾獲華光一等獎章、海華榮譽獎章。
張勝凱居士,是聲寶集團陳茂榜先生的女婿,也是台灣聲寶、新力電器的股東。一九七三年全家移民至巴西,創業有成,在巴西是有名的台商。平常樂善好施,是一位輕財重義的人,尤其茹素,自己對佛門的唱誦、梵唄、大磬、木魚、鈴鼓、鐺、鉿等法器,樣樣都熟悉,還提供自家佛堂作為共修場所,對佛教弘揚非常的熱心。
一九九二年,一位巴西的企業家許疊先生,與台北普門寺的住持慈容法師聯繫,請我到巴西為其新建的觀音寺主持落成及佛像開光典禮,我對當地環境社會不了解,但想到未來若因緣具足,可以在那裡發展國際佛光會,就隨緣的飛到巴西。但到了現場才知道許疊先生的觀音寺,只是一間神廟似的香火道場,不像是為了弘法利生而興建的寺院。
如來寺成立 活躍巴西佛教
到巴西時,接待我們的就是張勝凱居士,他提供平日作為修持之用的一棟別墅,做為我們掛單的地方。幾天後,他跟我提起:「師父,如果你願意到巴西來弘法,或者派弟子來駐錫,這一棟房子共有二十六畝的面積,我就送給佛光山做道場吧!」為了佛法能到南美洲來弘揚,我義不容辭的接受下來,並且跟他說,屆時會在巴西成立佛光會,邀請他擔任會長,他也直下承擔地就答應了。
很快地「巴西佛光協會」成立了。有一次會員集會時,有人向張勝凱居士建議說:「這一棟別墅不要送給佛光山,可以做為佛光會在聖保羅的會址。」張居士不愧是個有遠見的佛教徒,他說:「不可以!假如別墅成為佛光會的會址,將來佛光會人事改選以後,就不知道房子的主人是誰了。送給佛光山,佛光山是寺院,所謂『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佛光山的法師在這裡弘法,一任一任的住持接續負責寺院,才不會走樣。」一個在家居士能有這樣的想法,真是開明有智慧。後來這一幢別墅,我定名為「如來寺」。派覺誠、覺聖法師等前往負責,是為佛光山在南美洲的第一所道場。
至於佛光會的會址,張居士則設立在距離別墅不遠,走路約三、五分鐘的地方,有個類似活動中心的地方,取名為「佛光新村」,內有國際標準室內游泳池、六座網球場、兩座籃球場,是一個休閒運動的場地。佛光會成立以後,張居士便公告,凡是佛光會員到此打網球,一律免費。頓時聖保羅當地愛好網球者都加入了佛光會,會員一下子增加了三百餘人。
如來寺成立後,整個巴西的佛教都活躍了起來,當地記者曾報導如來寺與佛光協會是巴西聖保羅的第一個模範團體。佛光會在聖保羅的發展,除了張勝凱居士的支助,他的搭檔斯子林居士是浙江人,一九四九年來台,後移民巴西定居創業,從事石油、紡織、銀行等事業,是巴西商界聞人,也是一位虔誠的佛教護法。此外,佛光會還有許多幹部,如:林訓明、洪慈和、謝昌遠、劉學琳……都全心全力投入,護持佛光會在當地發展。
透過足球 加強道德教育
巴西貧民窟的孩子經常結夥行乞、偷竊、吸毒,佛光會於是發起「如來之子扶貧教養計畫」,每周發給等價二十元美金的米、菜、油,讓孩子們安心念書,同時培養烹飪、農務、機械等方面的專業,讓他們擁有一技之長,避免將來為了生計,淪為毒販,或是未婚媽媽等。而且足球是每一位巴西孩子擅長且喜愛的運動,因此又成立了「佛光足球隊」,希望透過足球,加強他們的道德教育。
「如來之子計畫」至今,已經培養了三千多位巴西的兒童、青少年,且「佛光足球隊」除了在台灣各大專院校外,也先後到大陸、日本、馬來西亞等地,以足球會友,皆全勝而歸,很震動巴西的政府。且如來寺已成為南美洲第一大寺,都替巴西增加了光彩。
因為有如來寺和巴西佛光會的因緣,離巴西不遠的阿根廷、巴拉圭也都紛紛請佛光山前去建寺弘法。就這樣,里約、亞松森、海習飛、智利等地都先後成立了道場,南美洲在短期間內一下子就有了多所寺院及佛光會的組織。
張勝凱居士是位有修有德的人,熱心推動人間佛教,視弘法利生為己任,可惜已於二○○六年往生,不能看到今日的這種成就,甚為遺憾。

巴西佛光山如來寺。圖/資料照片
巴西佛光山如來寺。圖/資料照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