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超斌 築夢踏實籌建南迴醫院

56
「超人醫生」徐超斌。 圖/醫療財團法人南迴基金會籌備處提供

文/記者曹麗蕙報導
在診間,徐超斌俐落用右手拿聽診器、壓舌板為病人看診;巡迴醫療時,即使步屢蹣跚,依然堅定踏進部落耐心傾聽每位族人長輩的需求,這位台東縣達仁鄉民口中的「超人醫生」,12年前中風復健後,左半身癱瘓,卻更加善用還能靈活運用的右手右腳照顧鄉民健康。
送醫不及枉死者眾多
他從2011年起催生南迴醫院,只為彌補台灣醫療最大缺口,守護南迴四鄉居民及每年上百萬遊客的生命,「這是我對他們生命許下的承諾,若我放棄了,這些鄉民怎麼辦?」
51歲的徐超斌是台東達仁鄉排灣族人,他的行醫之路與兩個人有關——二妹和外婆。二妹4歲時因感染麻疹併發肺炎送醫不及而夭折,當時他才7歲,望著悲傷的父親,暗暗對著黑夜發誓:「將來我要當醫生,不讓病人在送醫途中枉死」。
外婆則是部落知名巫醫,徐超斌童年常跟她出診,看到她「作法」讓奄奄一息的病人好轉,感受到生命奧妙。「雖然外婆的傳統醫療和現代醫療很不同,卻能安撫人心,贏得信任尊敬,她教導我的是看病的精神」。徐超斌外婆離世那個早晨,他緊握住外婆的手,請求她把治病能力傳到他手上,外婆對他說:「孩子啊!醫療的真諦在感同身受」。這句話讓他永誌於心,也對他行醫之路影響深遠。
徐超斌畢業於台北醫學院,進入台南奇美醫院升任急診科主治醫師後,於2002年放棄月入40萬高薪的工作回鄉服務,「我也掙扎半年之久,但想到兒時情景、發下的誓言,學醫初衷不是為了在都市賺錢,而是幫助需要的族人,就毅然決然返鄉服務」。
鄉民殷切盼醫生返鄉
當年,整個達仁鄉4千鄉民只有他1位醫師,他每天從台東市至達仁鄉往返131.8公里,更常翻山越嶺到部落巡迴醫療,2006年3月大武急救站成立後,更曾每月上班超過400小時,同年9月,39歲的他因超時過勞,「超人醫生」腦中風倒下,造成左半身癱瘓。
晴天霹靂的打擊,令他常夜問上帝:「為何在這個時間點讓我倒下?」、「留著我這麼痛苦幹嘛?」經過半年復健後他重返衛生所,「我也曾忐忑不安,擔心病人會怎麼看我,或拒絕一個殘障醫師為他治療,我能否用行動證明或許我有些動作不太方便,但我的醫術和關愛並沒有改變。」
這所有的擔憂都是不必要的,鄉民殷殷期盼他回去,見到他時都激動落淚,「他們沒有減少對我的信任,甚至還敢找我為他們開刀。」有時他不禁想:「天啊!是我太勇敢,還是他們太有勇氣?」而徐超斌對自己是嚴格的,慣用右手的他,不斷練習下,技術依然精湛,他也訓練護士當左手協助手術。
就是這樣溫暖的醫病關係,讓他重新站起來。「鄉民對我不離棄,全然信賴,是我最大信心來源。」回首過往,他發現這是上帝的一份禮物,因他生病倒下了,才能讓偏遠地區醫療受到重視;也因病體更貼近病人,更能體會外婆所說的「感同身受」。
「我還有右手右腳,病人也還信任我,還不滿足嗎?」這段經歷也讓他想通,「醫生最基本的使命是拯救生命、解除病痛,但最重要的是改善病人生活。」因此他8年前成立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在醫療之外,進一步陪伴關懷獨居老人、改善部落孩童教育環境。
弭平東西岸醫療落差
2011年他發願籌建南迴醫院,致力改善「同卡不同命」的醫療落差,「全台灣只有台東市以南到屏東楓港100多公里沒有醫院,南迴地區四鄉鎮居民下班或假日根本沒有地方看病,須花逾1500元包車到台東市區看診,交通費比醫療費用高好幾倍,但這成本不該由鄉民吸收,大家一樣交健保費,應享有平等醫療照護。」
「如果苗栗到台北沿途沒有醫院,民眾早就到總統府抗議了。」他說,南迴四鄉鎮居民來不及送醫而往生者比比皆是,他希望南迴醫院能成為有20張病床、24小時急診室,並具有巡迴醫療功能的地區型醫院,「這也能守護南迴公路每年百萬遊客的安全。」
南迴基金會立案中,未來需籌募1億5千萬元經費投入軟硬體設備與營運中。而去年徐超斌更辭職離開衛生所,轉為台東醫院特約醫師,只為全心催生醫院,但依然會深入部落為鄉民巡迴醫療看診。「我不會放棄南迴醫院,它不只是個人夢想,也是南迴鄉民的渴望,更是許多台灣人民的共同心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