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堂鐘聲】 進退有度的愛情導師

25

文/李胤霆
隔三岔五即見為愛走上絕路,或是恐怖情人再現的新聞,時常有人大聲疾呼:應開設愛情學分,指導現代人修習愛情!每當此際,我總想起數千年前的卓文君。
卓文君是漢景帝時,四川臨邛巨富卓王孫的女兒。《西京雜記》記載:「眉色如望遠山,臉際常若芙蓉,肌膚柔滑如脂。」她姿態柔美,還通音律、善撫琴,懷才情。卓文君十六歲嫁人,丈夫很早離世,又被接回卓家,即使守寡仍不乏追求者,可唯有司馬相如打動佳人芳心。
當時,司馬相如僅是個小有名氣,不被君王賞識的倜儻文人,偶爾受邀參與聚會,更多時候百無聊賴的上街閒晃。相傳,司馬相如在渡口看見有人爭執不下,細探得知是卓文君正阻止雇主任意販賣鹽工,他即竭力贖下鹽工。偶然的相遇,讓彼此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某天,司馬相如受邀至卓家,他在酒宴中彈唱〈鳳求凰〉,吐露對卓文君的愛慕和渴望共結連理的心願。旁人未明歌中涵義,然而,躲在側室傾聽的卓文君,意會曲中真意,為之動容;但深知父親不會同意她嫁給尚無功名的司馬相如,遂在夜裡與司馬相如私奔。
兩人逃回司馬相如的家鄉成都,一貧如洗,眼看日子就要撐不下去了,卓文君作主回到繁榮的臨邛求生。《史記˙司馬相如列傳》記錄了他們當時的生活:「相如與俱之臨邛,盡賣其車騎,買一酒舍酤酒,而令文君當鑪。相如身自著犢鼻褌,與保庸雜作,滌器於市中。」他們在鎮中經營酒肆,卓文君親自坐在爐邊賣酒;司馬相如則當起跑堂小廝,掙錢度日。一段時間後,夫婦倆才因卓王孫聽從友人勸告,心軟資助終結困苦的時光。
捱過苦日子,皇帝也從景帝換成了武帝,司馬相如的舊作〈子虛賦〉得到武帝垂青奉召入宮,夫妻分隔兩地。初時,尚有密切書信往來,隨著司馬相如的官位愈高、名氣愈盛,往返的信件則愈來愈少,後來,卓文君等到的,是一封僅十三個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的家書。聰慧如她,一讀即知獨缺「億」字,是司馬相如有了納妾的意圖,暗示夫妻之間已「無憶且無意」。
傳說,卓文君不哭不鬧,先回了司馬相如一首〈白頭吟〉:「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說明他們的愛情本該如白雪與皓月般純淨、明亮,如今司馬相如有了貳心,因此決意分別,並提及當年毅然隨他離家,一心與之相守的心情。
更在詩末附上〈訣別書〉寫道:「……白頭吟,傷離別,努力加餐勿念妾,錦水湯湯,與君長訣!」隱隱譴責司馬相如喜新厭舊,被繁華人事吸引,也告知自己與君訣別的決定。還同以「一至萬」作了〈數字詩〉回應司馬相如的家書,此詩情意纏綿,道盡思念與心寒,表現女子對情人又愛又怨的淒惻哀痛。
待司馬相如得知卓文君的回應,憶起共患難的時日與情感,既慚愧又不忍,立刻回鄉接她到長安,一生相伴。
卓文君追求真愛時,顯露承擔他人目光和生活磨練的無畏;當預見愛悄然遠去時,展現捨得接受結果與灑脫決斷的勇氣。相愛時,全心付出;離別時,好好道別,用心保有愛的氣度與尊嚴,是卓文君教我的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