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09】 十大弟子傳-20

66
大迦葉尊者像。圖/佛光山提供

十大弟子傳
文/星雲大師
大迦葉──頭陀第一 2
●出家去修道
會者必離,生者必死,這是世間一定的道理,疼愛大迦葉的父母終於壽盡往生了。在父母往生不久的一天,妙賢叫僕役去搾胡麻油,胡麻油裡有很多的小蟲在蠕動,妙賢聽到僕役們私下在說:「壓死這麼多的生物,不知將會受到如何可怕的果報?不過,這不是我們的罪過,而是主人的命令!」
妙賢一聽,頓時觸目驚心,叫他們停止搾油,一個人獨自的走進房中,把房門關起來,靜靜的思惟。
這一天,大迦葉正好到田莊巡視,見到耕牛的辛苦,見到農人拼命的工作,田裡很多小蟲,被鋤傷腳踏,死的死,傷的傷,其狀甚慘。他看到這情形,愈加厭惡起世間的生活。他想:「為了一己的生活,難道一定要讓這些人畜都受這種種苦嗎?不管什麼人,無論怎樣吃,也吃不了一升多的東西;無論怎樣睡,也睡不了六尺以上的床鋪。其他日用,只不過是一些多餘的浪費。現在就是為了那些無用的浪費奢侈,而摧殘這許多的人畜,殺害這許多的生命,這實在太不公平、太不合理了!」
大迦葉這麼想著,回到家裡見到妻子妙賢,也像有什麼懊悔的事情正在不高興。後來他們互說出自己的心事,彼此更加感嘆世間的悽慘、人生的無聊。大迦葉就向妙賢說道:「無論怎樣,我是決意放棄家庭去修道,因為在家好比被關在牢獄一般,有種種繫縛、種種苦惱。在家庭裡造業是沒有終了的時候,所以我要棄家去尋求人生的真理。到山林裡去修道,好像在虛空行走,沒有一點障礙。我要先去求師訪道,你暫且留在家中,等我遇到賢明的老師時,再回來接你一同出家,你等著,我一定有好消息帶給你。」
妙賢聽了,很敬佩丈夫的志願和感激丈夫的關懷。出家修道本是他們夫婦倆的宿願,為了父母,一等就是十多年的時光。
現在,大迦葉離家去修道了,他內心的歡喜,自不待言。

●做了佛陀的弟子
大迦葉,現在正是三十多歲的年齡,據傳說,當他離家修道的那天,正是佛陀在菩提樹下金剛座上夜睹明星成正等正覺的時候。
大迦葉東南西北四處訪師求道,諸師所說,大都不能滿足他的所願。兩年後,他在鴦伽國時才有人告訴他說,釋迦牟尼佛是當今的大覺者,現在正帶領著舍利弗、目犍連、優樓頻羅迦葉等千餘人住在竹林精舍。他一聽很歡喜,便取道折返竹林精舍。
竹林精舍,是佛陀組織教團最初住的道場,在王舍城北門外不遠的地方。大迦葉到了王舍城,他不直接去訪問佛陀,只跟隨王舍城佛陀的信眾,每天去聽佛陀說法。他心裡想,如果不是真正的佛陀,一定不能拜他為師。在他認為,即使不能遇到佛陀,沒有老師,自己也可以修證到二乘獨覺的果位。
佛陀的說法,佛陀的德慧,漸漸打動他的心,有一天,他聽完佛陀說法後,想回城中,走近城門不遠的地方,多子塔邊,在一棵大樹枝葉交錯的下面,佛陀正在那兒靜坐。他臨走的時候,還見到佛陀坐在竹林精舍的法王座上,怎麼現在又會逢到佛陀?他看了又看佛陀肅靜和威嚴之相,好像一座金山,終於覺得應該向前禮拜。他在佛陀的座前合掌頂禮之後,非常感動懇切的說道:「佛陀!請接受大迦葉的皈依,從此大迦葉是佛陀的弟子!」
佛陀知道大迦葉此刻的信念,說道:「大迦葉!你真是我的弟子,我真是你的老師。在這個世間上,如果沒有證得正覺的人,是受不起你做弟子。你跟我來吧!」
佛陀靜靜的站起來,往竹林精舍的方向走去,大迦葉跟在佛陀的身後,他恭敬、感動、歡喜,不知不覺的流下了眼淚。
佛陀回過頭來看看大迦葉,然後說道:「我很早就聽說過你,我知道你最後會到我這裡求道的,今天是你得度的日子,未來佛法的流傳,需要你的地方很多,為眾生以及為你自己,都要珍重!」
回到竹林精舍,佛陀為大迦葉剃度,又為他講說四諦十二因緣等法,佛陀的威德相好,佛陀的親切慈音,可以說,證悟的氣氛包圍了大迦葉。佛陀的教化,使大迦葉如同乾田遇到豪雨一般,在他剃度的第八日,他就開悟了。

●為美麗悲哀的女子
大迦葉出家後一年,那是佛陀成道的第三年,佛陀接受父王之請與弟子一同回到故鄉迦毗羅衛城的時候,他也跟在裡面。後來佛陀回到舍衛國祇園精舍的時候,在許多追慕佛陀出家的釋迦族裡,佛陀的養母憍曇彌夫人(摩訶波闍波提),也被准許出家而成立了比丘尼教團。
因此,大迦葉想起了與妙賢曾經約定的事,從前女眾不准出家,這是沒有辦法向佛陀進言的,現在比丘尼教團成立,正可以了結當初和妻子的約定。大迦葉自從離家,已經過了三、四年的風霜和寒暑,三、四年來,不知妙賢是怎麼樣的情形?他靜靜的入定觀察,知道妙賢在恆河畔已做了外道的弟子。
原來大迦葉的妻子妙賢,自從丈夫去修道以後,就獨自留在家裡等待丈夫的消息,歲月似流水般的過去,一月二月,一年二年,大迦葉的音訊杳然,她終於決意不再等待而出家了。他立定志願後,即刻把管倉庫的人叫來,將所有的珍珠衣寶,悉數分給親族、鄰里、家人,自己則走到恆河畔,禮拜在那裡修道的裸形外道為師。
妙賢做了裸形外道的弟子後,由於她的美貌,受了很多的凌辱,大迦葉知道她很殷切的等著他去迎接,他的確也急著想要把佛陀的真實之教,早點告訴他敬愛的妻子。所以他就把這個理由告訴一位比丘尼,拜託他去迎接妙賢,那位比丘尼很同情妙賢,不久就把妙賢迎來。
妙賢加入比丘尼的教團以後,因為她那天仙般的美麗,又成為人們捏造謠言的材料。她自己覺得很慚愧,悲嘆生為女身的缺憾,她從此就停止托鉢,遠離大眾,不在人多的地方露面。
大迦葉很憐憫她,就求得佛陀的允許,每天將自己乞回來的飯食分一半給她吃。這件事讓比丘尼中,搬弄是非有名的偷蘭難陀比丘尼知道後,說出很多的壞話。她說:「那兩個人,據說在家中十二年間不曾共過床,但現在每天看他們那樣親密的分飯吃,我想一定有什麼私情在裡面。」
大迦葉聽後,在闊達的聖者的心海中本無所謂,但為了要激勵妙賢發憤修行,從此就不再理她。
是非罪惡充滿的世間,這麼一位清淨自守的聖者大迦葉,居然也有人為他造出桃色新聞,真是令人為他要大呼不平!
妙賢經此刺激,格外認真嚴厲的修行,整夜不睡,正意誠心,發露懺悔,終於開悟。她開悟後說:「斷除繫縛,完成淨行,該做的我已做完。」
佛陀後來還讚歎她說:「在比丘尼中,沒有一個能比妙賢比丘尼更通宿命的!」
大迦葉很歡喜,對於世俗的恩情,在他心中是絲毫的掛礙都沒有了。
(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