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便當夢

3

文/懷希
美味大作戰
前一陣子,隨著台鐵新便當的推出,也勾起我中學帶便當的回憶。
過去,在我家的便當盒裡面,荷包蛋、鹹魚、雞腿和番薯葉,是出現頻率最高的配菜。平日要上班的母親,為了省去麻煩,總會在晚餐時順便準備好隔日的便當。雖然母親手藝不差,但是每天打開飯盒,面對差不多的菜色,心裡還是會忍不住埋怨。
況且,便當一旦經過加熱,便會失去原有風味,特別是綠色蔬菜,總是變得又黃又軟,外觀和氣味都大打折扣。雖然好看的食物未必好吃,可口的食物也未必有華麗的裝飾,然而食物的外觀和氣味的確足以影響食欲,否則,大飯店的主廚又何必浪費力氣擺盤!儘管如此,拜青春期旺盛的代謝功能之賜,那時一到午餐時間總是飢腸轆轆,所以還是會將整盒便當吃光光。
懷著「別人的東西總是比較好」的心態,午餐時刻,我總是忍不住偷看左鄰右舍的餐盒,瞧瞧同學們帶了什麼好菜。這才發現,大家的便當大同小異,鮮少有令人驚歎的菜色。因此,某次在電視上看到日本便當的介紹後,愛作夢的我,便開始構築美麗的便當夢,夢想每天打開盒蓋時,可以看到配色均勻、令人驚呼「卡哇依」的可愛圖案。
然而現實生活中,我只是負責張口吃飯的米蟲,達成夢想的關鍵還是在母親身上。於是,為了夢想中的便當,每到晚餐時刻,我總是企圖利用三寸不爛之舌說服母親。儘管知道孩子幼稚的心願,但身為職業婦女,哪有可能花時間製做精緻菜色?於是,媽媽只是面帶微笑,一邊聽著我天馬行空的幻想,一邊繼續將荷包蛋、龍鬚菜塞入便當盒裡。
受制於現實,直到告別中學生涯的那一天,我的夢幻便當始終沒有出現。
展開辦公室生涯後,由於吃膩了附近重口味的菜色,決心自己帶便當,也才終於體會到準備便當的麻煩。為了避免耽誤寶貴的下班時間,我盡量把料裡便當的時間壓縮成半小時,後來貪圖方便,索性改成番茄拌麵、水餃、壽司之類的簡易料理,草草解決惱人的便當問題。
而每到中午用餐時間,為了抗拒從餐館飄來的泰式打拋飯香味,我只好不斷用巴菲特的故事催眠自己,心想:既然富可敵國的投資大師,都可以從麥當勞吃出歡樂,身為無名小卒的我,又豈能嫌棄拌麵與水餃!更何況,身體只是個臭皮囊,即使吃下稀世珍饈,最終還不是都會沖入化糞池。
然而幾個禮拜下來,心理建設的效果不如預期,且隨著秋冬時節的到來,實在不忍心讓腸胃消化冷冰冰的食物,於是便當計畫宣告終結。經過幾個禮拜的勞心勞力,也終於讓我體會到,便當菜的學問,遠比外表看來要艱深許多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