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修】 父母未生時試道一句!

30

文/陳彥宏
神奇的網路世界總有那麼多神奇的事情發生!
一日,在臉書上看到學生貼了多年前與我做完專題的合照,也發現下方有人禮貌性的留言:「老師好帥」、「老師好年輕」之類的讚美。好友看了看笑著說:「還真的曾經年輕勒!」我戲謔地回應:「你要不要挑一張你喜歡的,我簽名送你常相左右?」朋友回應說:「不用,已經音容宛在,緬懷千載了!」兩人相視,哈哈大笑!
我並不是很喜歡照相,倒是還蠻習慣也蠻喜歡看到公共場合有很多少女們,對著自己的手機努力擺出最美的表情不斷的自拍,留下她們最美、最適合當時心情的一瞬間。
一張圖像、一張照片,就是這個人當下吧?但是,這就是這個人嗎?這是如實的照片?還是照騙?還是只是應景一起比個讚、一起笑一下?
是的,有很多人的座右銘寫著「活在當下」!但是,有些人的當下,卻並不見得是這個人的真實寫照。
最近參加了幾次告別式,在殯儀館串來串去,看到掛在靈堂的照片都以老人照片居多。我不斷思索兩個問題,一個是,這個人從生到死,空手來、空手去,「老病死生、酸甜苦辣」的總結,活著的人永遠不知道這個死去的人的最終想法吧?甚至,死去的這個人或許也摸不清自己的想法,反正就是是命已過,早已經是沒水的魚了。
另一個問題是,死亡那邊的世界是什麼樣的世界呢?我會看到我阿公嗎?我會看到我阿公的阿公嗎?我會看到我阿公的阿公的阿公嗎?死亡那邊的世界都是老人居多嗎?
山禪師問香嚴禪師:「父母未生時,試道一句看!」當時,香嚴禪師答不出來,香嚴禪師也沒有交作業給老師就趴趴走了!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香嚴禪師聽到石頭打到竹子的聲音,才「一擊忘所知」的頓悟了!
現在問我「父母未生時」?
我想,即便你直接拿石頭丟我,直接拿竹子打我腦袋,即便我經歷過多少次「未生」、多少次「已死」,我也答不出來!即便告訴我「父母未生時」是「唯心所現」的,是「相」、「性」、「體」,還是乾脆說是「十如是」,我也還是不懂「未生前本來面目」是什麼樣子?我也還是不懂「已死」後的面目又是什麼樣子?還是我可以偷抄香嚴禪師的「處處無蹤跡,聲色外威儀」當作答案,交卷應付考試?
今晚在家,把從小嬰兒時期到現在的一些相片都翻了出來,一張張的翻閱,回味在這「未生」與「已死」間的「此生」的那個當下的圖像,是照片還是照騙?也回想一下,那個當下的我,到底在想些什麼?
神奇的網路世界總有那麼多神奇的事情發生!下次,又會觸動什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