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的記憶 兒時樂園

15

文/馨一然
我的童年幾乎全是在外婆家度過的。在外婆家,我沒有同齡的小夥伴可以一起玩耍,時常會感覺孤獨;幸好外婆家的庭院又大又美,我總是獨自在庭院裡玩耍和尋寶,那裡盛載了我許多美好的童年記憶,是我兒時的樂園。
一走進外婆家庭院的大門,在院子東側靠近大門處,有一顆又高又大的香泡樹,枝繁葉茂、四季常綠。每年初夏時分,香泡樹會開滿奶白色的花;轉眼到了中秋時節,樹頭上就掛滿了卵圓形的碩大果實,平添幾分江南秋色。
兒時,主要由七十多歲的外曾祖母負責照看我,我稱呼她為「阿太」。阿太對我寵愛至極,凡事都依著我,有什麼好吃、好玩的,她都第一個滿足我。當香泡樹上結成了第一顆果實,阿太便會替我打下來,就算酸澀得不能吃,也可以被我當作玩具把玩一番。由此,香泡樹的氤氳馨香便沉澱在我兒時記憶裡,流淌在我的心底。
外婆家庭院西面的半邊院子,我沉默寡言的外公總會種上大片的向日葵,每年到了六、七月份,半邊的院子便開滿了金黃色的花朵。向日葵的莖直立著,又圓又粗,表皮還長滿了粗粗硬硬的白毛,用小手一摸,有被刺痛的感覺。
由於那片向日葵長得實在太高太密了,我從旁走過,總覺得自己要被淹沒了。而我每天就盼著花序中間的果實快點長結實了,常常忍不住央求阿太摘一顆下來讓我試吃,看果實飽滿了沒有。而阿太總是依著我,邊用手摘果實邊和藹地對我說:「妮妮,果實肯定沒有熟呢,哪有這麼快哦。等成熟了,阿太肯定炒香了給你吃!」
外婆家的庭院東面,有幾間矮矮的小草屋,裡面養了幾隻豬,也養了好多鵝。有時候,阿太會把鵝放養到院子裡,那些鵝就凶巴巴地來啄我,我時常邊哭邊逃進堂屋,撲進阿太的懷裡撒嬌。阿太就安慰我說:「妮妮不哭,一會兒阿太煮鵝蛋給你吃。」沒過一會兒,阿太就會把一個小碗大、香噴噴的鵝蛋塞進我手裡,我握著鵝蛋,還熱呼呼的,小臉蛋就笑開了花。
外婆家的庭院一隅,還有一小叢竹子。我印象很深的是,每年春天會有稀稀落落的小筍冒出來,阿太時常隨手拔起一兩顆,剝乾淨了外殼,把它們切成極細的小粒,和雞蛋攪勻了蒸成水蒸蛋。這一道阿太獨創的菜是我兒時的最愛,那時就著散發出淡淡筍香的水蒸蛋,感覺吃飯特別香。
我對大自然發自內心的熱愛,源於外婆家充滿了人世煙火味的大庭院,那是我兒時的樂園和寶地;而我對人生永不絕望的熱愛,源自我的阿太——我的外曾祖母,在我兒時對我發乎真心的接納和寵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