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傳真 南北韓高峰會與諾貝爾和平獎

6

朝鮮半島經過二○一七年的多場核彈試爆,進入二○一八年後,雙方關係迅速回溫,先是兩國代表在一月初,於板門店南韓轄區的和平之家舉行會談,原本態度強硬的美國總統川普表示,華府將選擇適當時機參與其中,並指出如果自己沒有對金氏政權強烈施壓,兩韓就不可能坐下來談判。
二月北韓團隊加入平昌冬奧,四月底兩韓高峰會圓滿落幕,去年因核武危機而劍拔弩張的文在寅、金正恩,戲劇性地擁抱言和、親手植樹,雖然雙方並未簽署任何條約,卻發表了「板門店宣言」,重申南北韓同意完全無核化,構築無核朝鮮半島的共同目標。
隨著朝鮮出現停戰契機,擁護者們立即倡議川普應得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川普自覺當居首功,儘管後來坦承習近平幫了他一個大忙。難怪也有人認為,或許川普、習近平應當共享和平獎的榮耀。
兩韓若果能實現和平承諾,不僅朝鮮半島額手稱慶,也將是全亞洲、乃至全世界之福。然而從目前仍言之過早的兩韓關係來看諾貝爾和平獎,凸顯的是國際政治的典範轉移,迫使我們必須對「和平獎」的意義徹底重新思考。
北韓從二○○六年首度成功試爆第一顆原子彈,直到二○一七年九月進行第六次、規模最大、射程最遠的核試,使北韓宣稱已成為擁核強國。究竟是什麼因素導致金正恩忽然回心轉意?是國際制裁使之屈服嗎?是因為他想效法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壯大經濟嗎?還是兩手策略,一面敷衍敵人,一面持續暗中壯大核武實力呢?答案揭曉前,兩韓互動充滿未知的變數,今日固能迅速和解,明日亦可能迅速惡化,僅憑欠缺實施框架的「板門店宣言」就以為朝鮮問題解決了,純屬一廂情願。
再者,「板門店宣言」的四位主事者中,金正恩獨裁,習近平專制,川普霸凌且唯我獨尊。自二○一六年英國脫歐、川普當選、普亭及其他政治狂人長期以來為所欲為,而聯合國束手無策,直到中共十九大,在今年三月為習近平掃除憲法上的連任障礙後,整個國際政治氛圍,已然出現了默許恃強凌弱的典範轉移。
往年諾貝爾和平獎確曾有遇人不淑的遺憾,例如翁山蘇姬在一九九一年遭軟禁期間獲獎,但在二○一六年當權後,竟對緬甸境內洛興雅人慘遭迫害視若無睹,引發全球媒體公憤。然而此例猶可說是委員會遭到一時蒙蔽,畢竟翁山蘇姬當年「民主鬥士」的形象,符合和平獎的精神。
諾貝爾和平獎從來只是一種象徵,象徵著人類對人道與自由主義崇高的嚮往,盼獲獎者身體力行,為世界和平與人性的良善帶來一些樂觀的希望。
值此強人政治無情角力的時代,國際社會人人自危,論者嘗謂此乃新冷戰的開端。今年諾貝爾和平獎是否將明白淪為酬庸強人的工具呢?委員會最終的考量,將是反映未來幾年國際政治價值觀走勢的風向球。
蔡明燁(英國╲台灣研究國際學刊總編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