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回眸】 背影

17

文/梁正宏
餐桌上,甫升國中的小尹,愁容滿面。
細問,原來是老師出了題為〈背影〉的作文,不知該如何動筆。
「哪有人會注意背影的呀?」她的嘴巴嘟得比玉山還高。
我笑指自己。更期待她能效法朱自清。
可講古還沒開場,她早已溜煙不見。
失落之餘,不禁從記憶裡,拉出時間的背影──
那是小尹念小三時。
有天,她提及學校「弦樂團」正招兵買馬,顯得興致十足。
我的眼前,隨之浮現音符繚繞弓弦的詩情畫意,自然稱諾。
周末,陪她參加入團考試。
通過音感測驗後,不意她在樂器選項上,被評定適才大提琴。
自此,每星期二下午四點,由我負責將琴送到校門口給她。
最初是 1/2 琴,只要手提,即綽綽有餘。
是時,學校剛放學,淹沒在萬頭鑽動之下的小尹,常需我大海撈針似的搜尋,才能安然送達。
後來,這琴陪小尹長大成 3/4。須改用側揹來承接。
本想在人海中,佯裝繼續尋她千百度,可小尹的身高,已浮出海平面,這伎倆很快地便被識破。
長大,真是個不好玩的遊戲。
光陰荏苒。
又換了幾乎跟人一樣高的全琴。
我身穿湛藍上衣,米色長褲,後揹粉紅琴盒。不難想像,那穿過學童們詫異眼神的背影,會是何等繽紛?
一樣的黃昏。一樣的使命必達。
未料,小尹接過琴盒,堅持自行揹負。
我望著琴盒在陽光照耀下,熠熠生輝地欣快遠去。
才驚覺,素來牽她小手的自己,竟不曾注意過她的背影!
不免又想:若將背影縮小,能否重回過去?
我在記憶裡反覆思索,卻無法明白。
一直想細說從頭的,究竟是自己,還是她的背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