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弟子傳 優波離持戒第一 2

33
優一個被人認為下賤的傭人,出家後的名次在他過去服侍過的王子之前,在法上能受到和諸王子同等的待遇,在當時階級懸殊的印度社會,這是破天荒的事情。波離尊者,日本大報恩寺藏。 圖/佛光山提供

文/星雲大師
一個被人認為下賤的傭人,出家後的名次在他過去服侍過的王子之前,在法上能受到和諸王子同等的待遇,在當時階級懸殊的印度社會,這是破天荒的事情。
優波離的出家,使佛陀制定的法制逐漸實現,在佛法僧的教團裡,沒有四姓的分別,優波離後來的成就,也沒有辜負佛陀准許他出家的恩惠!
為佛陀理髮。
優波離大約在二十歲左右的時候,還是一個小理髮匠,此時正是佛陀成道後的第三年,佛陀回到故鄉迦毗羅衛城,大家就介紹優波離為佛陀剃頭理髮。
為佛陀理髮,讓優波離受寵若驚,他想到佛陀是大覺者,聽說有三十二相,佛陀的頭髮一定與人不同,他不敢為佛陀理髮,怕萬一有什麼觸犯怎麼得了。
他竟然跑回家中,向母親訴說不敢為佛陀理髮的原因,出身於首陀羅族的優波離,從小就自卑感很重,佛陀,是王子成道的佛陀,他看都不敢看,哪敢為他理髮呢?
母親安慰他,叫他不要怕,告訴他佛陀很慈悲,還經常對苦難的人說法,佛陀不會有勢利的眼光,一定不會看不起首陀羅族的人。母親雖然這麼說,但優波離恐怖的心仍不能減少,母親沒有辦法,就告訴優波離說,明天去為佛陀理髮時,他要帶他去。
學會了理髮的手藝,去為別人理髮時,還要母親陪著去,這真是一個大奇聞!
從這裡我們不難想像優波離的個性與為人!
第二天,母親帶著優波離,先去拜見佛陀,然後就叫優波離為佛陀剃髮。
優波離謹慎、小心的、緩慢的為佛陀剃髮,他的母親在旁邊看著,理了一會,母親跪在佛陀面前問道:「佛陀!優波離剃髮的手藝怎樣?」
佛陀經這一問,注意優波離一下,說道:「身體好像顯得太彎了!」
大概是由於優波離對佛陀的恭敬,彎著腰,不敢直起來,但經佛陀這麼一說,他集中心力,據說他就有進入初禪的功夫!
過了一會,他的母親又跪下來問道:「佛陀!此刻優波離剃髮怎樣?」
佛陀對於他母親的再問,回答說:「現在身體好像又太直了!」
優波離被佛陀這麼一說,不敢妄想稍懈,一心一意,據說,他這樣就有進入二禪的功夫!
不久,他的母親再問:「佛陀!現在優波離剃髮怎樣?」
佛陀不假思索的說:「入息太粗了!」
優波離一聽,竟想不要入息,把心力集中在出入息上時,據說,他這樣就已有了進入三禪的功夫!
最後,他母親又再問道:「佛陀!現在優波離剃髮怎樣?」
佛陀回答說:「出息太粗了!」
優波離竟然此刻一念不生,忘記手中的剃刀,據說,他此刻就有了進入四禪的功夫!
到了這時,佛陀趕快對身旁的比丘們說:「你們來一個人,把優波離的手中剃刀拿下來吧!他此刻沒有想念,已進入第四禪,再過來一人把他扶著,不要讓他倒在地上!」
像這樣的記事,我們可以知道優波離對於自己的工作是如何的細心,每受人家的忠告,都肯認真的改正。因為他有多慮和嚴肅的性情本質,所以生活很容易受外人左右,在他身上,絕不願給人有一句非的和惡的批評,故此,他後來被推為持戒第一,不是沒有原因。
先出家為師兄
佛陀回鄉,在王城中普灑法雨,種子入地,就會發芽生長,釋種的諸王子,聽了佛陀說法以後,有些竟然要跟佛陀出家。王子當中,有的是獲得父母允許的,有的父母不准許,他們相約偷偷的出走,到尼拘陀樹林中找到佛陀,出了家以後再說。
就這樣,有七個王子要出家,跋提、阿難陀、阿那律,均在其中。為了出家必須要剃髮,他們不得不瞞著人把優波離帶去。在一個樹蔭下,優波離為跋提王子們剃髮時,眼淚就滔滔的流下來,阿那律看到了,他以王子的身分責問優波離道:「你看到我們出家,應該歡喜才對,為什麼要流淚?」
優波離惶悚的回答道:「阿那律王子!請您寬恕我沒有禮貌,因為跋提王子待我很好,現在他和你們一同剃髮出家,出家以後,一定雲遊四方,我就沒有辦法看到他,想到這裡,我才情不自禁的流下淚來!希望王子不要責怪才好!」
阿那律聽後,很是同情,對優波離安慰道:「你不要難過了,我們會幫助你的生活!」
阿那律說後,又回過頭來對大家說道:「諸位王兄王弟!優波離服侍我們很久,他很勤勞、忠實,我們今後出家,自然要把他的生活安排一下。這裡有一張毛氈,請你們把身上的裝飾品完全除下來放在上面,我們出家後用不著這些東西,就把這些東西贈送給優波離吧!」
阿那律的話,大家都非常贊成,他們立刻把上衣珠寶都脫下來送給優波離,並且叫他返回迦毗羅衛城,而他們都去找佛陀了。
優波離此刻本想回王城去的,但他忽然轉念想道:「現在如果我接受這些珠寶衣服回去王城的話,老王和釋迦族中的王公大臣,一定會怪我讓王子們出家而殺我,那麼,我怎麼能輕易的回去呢?而且,如此尊貴的王子都能捨棄世間的榮華而出家,何況像我這下賤的人,對世間還有什麼可留戀呢?我應該也去找佛陀出家!」
優波離這麼想後,下定決心,如同被磁石吸引的鐵一般,沒有絲毫猶豫,將珠寶衣服掛在樹上,任過路的人去拿,他要去出家!
他走了一程,想起他的出身,心裡忽然又悲哀起來,他坐在路邊流淚自語道:「我怎麼有資格出家呢?他們都是王子,我是奴隸的身分,我怎能和王子一樣的去出家呢?」
他怨嘆世間的不平等,怨恨自己的命運不幸,正哭得傷心時,忽然耳邊有人問道:「你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
優波離抬頭一看,見是舍利弗尊者,他揩拭一下眼淚,跪在舍利弗的面前問道:「尊者!您是佛陀的大弟子,您隨佛陀回宮的時候,我就知道您,請問您,像我這首陀羅身分的人,不知可不可以做佛陀出家的弟子?我這樣的妄想真是太大了。」
舍利弗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優波離!」
舍利弗記起佛陀以前剃髮時,有一個理髮師青年曾入過四禪,想就是此人,當即說道:「佛陀的教法,是自由平等慈悲的,不論智慧的有否,不分職業的高低,只要能遵守清淨的戒律,是誰都可以做佛陀的弟子,是誰都可以出家,是誰都可以證得無上的正覺。你跟我來,佛陀一定很歡喜的允許你出家,允許你做他的弟子。」
優波離很歡喜,跟在舍利弗的身後去見佛陀,佛陀很歡喜的為他剃度,為他授具足戒。「百川河水,同流入海;四姓出家,同一釋姓。」這是佛陀在法制上規定的精神,現在能由優波離的出家而實現佛陀的理想。
佛陀嘉許優波離說道:「你很有善根,我知道你將來一定能宣揚我的正法。在你來以前,跋提王子等已先來此要求剃度出家,我雖然已允許他們做我的弟子,但他們要經過七日的修行,等他們忘記王子的身分,真正知道是我的弟子時,我才允許他們剃度,他們才會有禮貌和你見面。」
優波離感激涕零,他過去雖然替佛陀理過髮,但想不到佛陀是這麼慈悲,他發願今後要好好做佛陀的弟子,好好的跟隨佛陀學習。
經過七日,佛陀叫出跋提王子等七人和大家見面,在眾多師兄弟之中,他們意外的見到優波離的比丘相,大家都很驚奇,都躊躇不知如何對優波離招呼才好。
佛陀威嚴的對他們七人說道:「你們躊躇什麼呢?出家學道之法,首先就是要降伏憍慢之心,我先許可優波離出家,他先受戒,你們應該向他頂禮才是!」
跋提王子等七人,聽聞佛陀說法後,都很虛心的向優波離頂禮,他們都覺得此刻出家的信心大為增強。相反的,這麼一來,優波離倒反而感到拘束不安。
佛陀對他說道:「你應該以兄長的身分對待他們。」
優波離像平步青雲,感動得只是向佛陀頂禮。
一個被人認為下賤的傭人,出家後的名次在他過去服侍過的王子之前,在法上能受到和諸王子同等的待遇,在當時階級懸殊的印度社會,這是破天荒的事情。
優波離的出家,使佛陀制定的法制逐漸實現,在社會上儘管階級懸殊,在佛法僧的教團裡,卻沒有四姓的分別,優波離後來的成就,也沒有辜負佛陀准許他出家的恩惠!
(待續)

優波離尊者,日本大報恩寺藏。圖/佛光山提供
優波離尊者,日本大報恩寺藏。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