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必修課】 安寧療護 安寧病房 的春天

41
姚建安主任與安寧醫療團隊醫師、護理師開會,溝通治療與照護事宜。 圖/洪昭賢插畫、資料照片

文/姚建安醫師口述,記者陳玲芳整理
面對生死,是每個人的人生必修課。如何維持生命末期生活品質,達到身、心、靈圓滿,「善終」是目前強調的醫療人權。「安寧緩和醫療」是當今世界上生命末期照護的標準療法,2015年英國經濟學人智庫評比報告指出,台灣「安寧療護」醫療品質在80個國家中排名第6、亞洲第一,全台安寧醫療團隊的貢獻有目共睹,也值得民眾更多的肯定與理解。安寧病房裡的感人故事,有醫護人員的專業用心,也有病人與家屬的愛與生死兩相安。
八十四歲的前體育主播傅達仁,近期因惡疾纏身、主張「安樂死」而受到關注;「安樂死」是病人覺得活著沒意思而求解脫的方式,與安寧療護強調的「自然善終」有極大差距,既非愛的真諦,也無法讓病人達到身、心、靈圓滿的結局。
台大醫院緩和醫療病房主任姚建安表示,安寧病房到處都有感人的故事發生。他也強調,安寧療護不是放棄生命,而是積極協助病人維護生命品質,達到身、心、靈平安的圓滿境界。
為神明辦事 死不足懼
二月三日這天,姚建安醫師抽空去看上個月入住安寧病房的病人。一位五十多歲女性,因末期癌症,造成脊椎轉移;她在做完放射線治療後,出現急性脊髓壓迫症候群,造成突發性的雙下肢癱瘓,大小便失禁。這對病人來說,算是醫療上的緊急狀態,家屬往往也不能接受,通常是「醫療糾紛」最容易發生的時候。
身為台大安寧病房主任,姚建安緊急聯絡並且會診神經外科醫師,也立刻為病人安排脊椎核磁共振掃描檢查。接著,放射腫瘤科與神經外科醫師都被照會後前來會診,經過綜合判斷與慎重討論後,他們向病人與家屬委婉說明,不適合做手術修復與放射線治療,建議立刻給予大量靜脈注射類固醇,盡量減緩疾病的進展以及症狀的惡化,病人和家屬都同意接受。
姚建安回憶,第一次探視這位女病人,她竟然沒有愁容滿面,反而是堆著笑容對著一起查房的醫療團隊說:「你們都是很好的人,我很感謝!」讓他印象特別深刻。「現場氛圍的確有點不真實感,但憑著多年觀察病人的功力,我知道她是很真心的表白。」走出病房,主要照顧的住院醫師說她有特異能力,後來才知道她是「瑤池金母」的乩身。
隔天,醫療團隊再到病房查房,她的下肢功能和大小便失禁仍無起色,但她依然以真誠的笑容面對大家。她說:「我這一輩子,是為神明來辦事的,死亡不足為懼!」姚建安聽了,立刻肯定她說:「妳的話很真實,擲地有聲!」當時,她也馬上回給姚建安一個堅毅的神情。
期間,台大醫學院藥學系同學,利用寒假到病房進行服務學習的五天課程,同學們跟姚建安分享照護心得,表示這位女病友為人和善,很快與大家打成一片,雖然體能狀況不佳,但一直鼓勵同學們要「好好助人」,同學們都深受感動,重拾當初讀醫學院助人的初衷。
睡夢中往生 善有善報
由於二月分安寧病房主治醫師職務換班,姚建安惦記著病人,特別前去探視這位病人老師。一旁照顧的女兒,表示媽媽這兩天意識變差,有時會出現類似害怕的神情,一直躁動不安,她問媽媽會不會害怕,媽媽有時點頭,有時搖頭,讓她很困惑。姚建安一旁仔細觀察,發現病人正處於「譫妄」的狀態,此乃疾病的過程,而非有鬼神纏身作祟。
女兒說,媽媽在當瑤池金母的乩身時,一向熱心助人、不求回報,即便因此累壞身體,也不以為意,堅持助人的「神明的旨意」。姚建安安慰病人的女兒:「妳母親做了這麼多善事,善有善報。我們可以在一旁祝福,一旁引導她念佛,或是念她信仰的瑤池金母。」
二月四日下午,姚建安再去探視,病人安靜地昏睡。女兒說,昨天哥哥來看媽媽,媽媽跟他說,睡夢中看見一道光,他就告訴媽媽:「跟著這道光走,不用害怕。」
七天後,二月十一日,姚建安一進醫院,就被告知這位助人為樂的病人老師,當天上午在睡夢中安詳往生。姚建安很欣慰,又有一位病人老師善終。住院醫師回覆道:「從這位病人老師身上,我也學到很多。真的盡信書不如無書,書本知識念再多,應用到病人身上就是不同啊!」
轉念的力量
「昨晚嘔血的男病人,今天凌晨兩點多平安往生了,幸好沒有發生大吐血的現象。」向來有書寫「病房日記」習慣的姚建安,當晚也探視了一位上個月出院後又回來安寧病房住院的女病人。她不斷跟醫療團隊抱怨,表示自己身體症狀都未改善,醫師為何這麼快又要讓她出院?
姚建安耐心聽完後,開始嘗試讓她「轉念」。就如她前次住院,後來安排出院時,跟她講有關助人的勵志故事。這次,姚建安說,上星期藥學系學生來病房服務學習,學生們都很稱讚她的熱心,因為她與同學們一起摺紙鶴,要祝福所有安寧病房的病人。她聽完後,果然抱怨減少。
當晚,隔壁床家屬來找姚建安。「一看到嘔吐物是咖啡色液體,我就暗想不妙,小心懇切地跟家屬說,病人的食道腫瘤可能破了,正在出血。」病人臉色蒼白,可以對話,但血壓很低,脈搏淺而快,這顯示腫瘤有可能破裂,隨時會造成大出血。
姚建安向病人與在場家屬一番簡短解釋後,趕緊到護理站,與值班的住院醫師和病房資深護理師討論,一致決定先以注射藥物為病人止吐。由於藥物會造成病人嗜睡,住院醫師有點猶豫,不敢短時間內注射太多劑量。為了與家屬進一步確認使用藥物的意願並說明藥效,姚建安重回病床邊,只見兒子不斷用手輕柔地在病人胸膛上來回撫摸,這一幕讓他相當感動,「病人雖還是一直作嘔,但表情顯得放鬆很多!」
安寧團隊強調以病人的舒適性為優先,在獲得病人和家屬一致同意後,立刻為病人施打足量的針劑止吐藥,嘔血情形大幅改善。
判斷病人存活期不久,姚建安直接問病人有何宗教信仰,病人搖頭,家屬也在旁確認,他無任何宗教信仰。姚建安問病人排斥念佛嗎?病人搖頭,他就說「此時念佛很重要,會讓你感到很平安,有所依靠,不會恐懼害怕。」病人點頭,表示可以幫他一起念佛。
處理告一段落後,姚建安回頭探視隔壁床原本為出院焦慮的女病人。只見她匆匆拿出念珠說:「聽到你跟病人說要念佛,我也想助人,希望念佛迴向,祝福隔壁床病人。」如此轉念,她已不再只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醫者父母心」,姚建安心中一直掛念著嘔血的男病人,隔天一早巡房,得知病人安詳往生,沒有劇烈疼痛或大吐血,很是欣慰,「希望他跟佛祖修行去了!」
令他訝異的是,那位焦慮的隔壁床女病人,一早也自動辦理出院了。臨出院前她跟護理師說:「我願意把床位留給最需要的病人。」
「真是令我敬佩的病人啊!我知道她回家後只有一個人,非常沒有安全感,不過助人的善念,克服了她回家自我照護的不安。」安寧病房,到處都有感人的故事發生;兩位病人老師,為姚建安上了一堂深刻的生命課。
打開心窗的推手
台大安寧病房每兩周的周四例行性的「臨終關懷」個案晨會討論,提出一位五十多歲末期癌症病人M女士。M女士擁有高學歷,在公司擔任高級主管,一直以來,總能妥善兼顧家務,將家人照顧得很好。無奈生病後,她突然由「照顧者」角色,跌落到「被照顧者」的人生谷底,心情大受打擊,便時刻籠罩在憂鬱陰影中。
剛住院時,M女士把窗戶緊閉,室內黯淡死寂,陪伴的兒子坐在離她很遠的位置。室內氛圍頗為沉重,醫護人員當下直覺:病人的「心結」很難解開。醫療團隊雖能解決她身體的症狀,然而她像洩了氣的皮球,每天無精打采。「很想拉她一把,卻沒有著力點。」醫療團隊苦思無良策下,嘗試引薦臨床宗教師A法師予以協助。
第一次,A法師在護理師帶領下,來到M女士床前。一見面,M女士就說,法師身上有燃香的味道,護理師有精油的味道,她很不習慣,要求他們離遠一點,也都不要說話。法師不以為忤,面帶微笑地照做了;為能建立信賴關係,他們默默在旁坐了一陣子;離開病房前,法師特別向M女士表明,自己是安寧團隊的一分子。
第二次,A法師與心理師一同探視M女士,她依然指定法師和心理師的座位,雖仍「保持距離」,但彼此會談已更深入。提到宗教信仰,她對佛教不排斥,法師引導她如何去「想」,回想到自己遭遇的生病逆境,她不自覺痛哭。法師再引導「懺悔」法門,讓她明白因緣果報;接著再說明「迴向」的意義,可讓心量廣大。
A法師也藉機幫她與先生和兒子修補緊張關係。藉由佛法開示,M女士逐漸願意將封鎖的心門打開。A法師趁機對她說明佛教對於生死解脫的做法,她似乎有點心動。眼看機緣成熟,法師進一步跟她說明「皈依」的意義。
第三次,另一位宗教師B法師,在A法師安排下訪視M女士,B法師很快就與病人建立良好的信賴關係,並且進一步說明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並詢問M女士是否願意接受皈依佛教?想不到她欣然接受。皈依過程莊嚴殊勝,安寧病房義工與其他床病人,都來共襄盛舉。皈依後,病人主動戴上念珠,面露「法喜」笑容。

安寧病房廊道兩側牆上,精心設計的布告欄裡,有病人期待完成的「心願」,以及「心願」完成後,親手寫下一封封給醫護人員的感謝函。
圖/洪昭賢插畫、資料照片
安寧病房廊道兩側牆上,精心設計的布告欄裡,有病人期待完成的「心願」,以及「心願」完成後,親手寫下一封封給醫護人員的感謝函。
圖/洪昭賢插畫、資料照片
安寧病房裡的感人故事,有醫護人員的專業用心,也有病人與家屬的愛與生死兩相安。
圖/姚建安醫師提供
安寧病房裡的感人故事,有醫護人員的專業用心,也有病人與家屬的愛與生死兩相安。
圖/姚建安醫師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