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現形記】 捲款千萬逃逸的黑道老總

20
多年前到台北市中心蛋黃區的一家金店面應徵企畫工作,心想著:這個工作也太棒了!卻忽略了店中暗藏著一股詭譎的氣氛……

文/萍譚
三十年前,離開前一個不太開心的工作,我來到敦化南路某家門面氣派的新開張手工紳士鞋店應徵「企畫文案」。
高檔鞋店販賣奢華夢
心裡想著:這個工作也太棒了!錢多,離家又近,雖然事情有點繁雜,但也還應付得來,於是欣然允諾隔天就報到上班,卻忽略了辦公室其實暗藏著一股詭譎不明的氣氛。
民國七十五年左右,台灣錢開始淹腳目,能住在敦化南路圓環附近或在此區開店,大概都是一些「好野人」,經濟實力和賺錢能力都不會太差。而我工作的手工紳士鞋店,一樓是裝潢雅緻、低調奢華的高檔店面,陳列的商品一看就是天價精品。
當時上門的買家,個個大有來頭,連售貨小姐都比照空服員規格,身高要求一六五公分以上,長相嬌俏甜美,服務態度一流。記得其中一位服務員,其後被星探發掘成為一片巨星,順勢嫁入豪門就此退出演藝圈!
詭譎氛圍中認真忙促銷
我當時被交付的任務,就是要盡量打造手工紳士鞋高貴、不凡的品味。印象中,還曾到鞋廠去訪問製鞋師傅、拍下整個流程,設計出精美的廣告文宣,也在很多當時主流的八開雜誌刊登全版廣告,營造該品牌有如紳士鞋市場中BMW或賓士汽車的極品形象。
由於廣告奏效,加上國民所得提高,一樓門市可說是每天門庭若市,鈔票滿天飛舞,而老闆娘每天主要的工作,就是數著大把鈔票,點算清楚後存進一個大型保管箱。
當時,我的座位是在地下一樓,裡面的格局讓人印象深刻。寬敝的地下室分成左右兩大區域,一邊是所謂企畫部,只放了兩張大桌子給我跟另一位設計人員坐,中間隔著一大塊空走道,另一邊則是老闆和老闆娘的座位。
低聲求貸客絡繹不絕
其中老闆的位置是一張大主管桌,高背椅面對著一個監視螢幕,監視器鏡頭正好對準一樓大門,右手邊座位則坐著掌管公司現金的會計,也就是老闆娘。
這位掛著老總身分的實際負責人,身高大概一七○公分左右,身材精瘦,戴著金邊眼鏡,平日不苟言笑,待人還算客氣,最明顯的就是右手掌虎口有一道很明顯的疤痕,及有時盯著螢幕看時不經意流露的陰沉表情。
這位老總平日很少離開座位,但來拜訪他的人卻可用「絡繹不絕」來形容。每當有人從一樓進門表示要找老總時,老總會先從監視器確認身分後才通知放行,並且由專人引導進入我們所在的地下辦公室。雖然隔著寬寬的走道,仍不免常常看到這些人低聲好氣的軟言哀求著,最後一邊無奈的簽著「文件」,一邊速速點完鈔票離去。
這麼詭異的交易氣氛再三上演後,即便我再單純,也大概猜出七八分──顯然一樓是正常的生意買賣,但地下室卻進行著「左手收現金、右手放高利貸」的地下錢莊業務。
現金抵用券成功吸金
工作兩個月後有一天,老總把我跟設計叫過去,說接下來要做一波促銷,要我們製作二千元現金抵用券,並大量散發,在當時此類促銷尚未普及,拿到抵用券的人都很好奇,詢問電話接到手軟。原價四千多的純牛皮手工紳士鞋,憑券現省二千元,活動只限三天,可想而知,那三天全員出動支援,忙到人仰馬翻,大把現金收入更讓老總笑得合不攏嘴。
就這樣大賣三天之後,想說可以好好輕鬆一陣子,遽料隔天上班時,發現店門口聚集一堆熟面孔,趨近一看是幾個常來公司串門子的附近店家老闆、房東、鄰居……
大家議論紛紛,直到近午老闆跟老闆娘還沒露面,才驚覺當天是發薪日,也是股東分紅日,這些人比照以往一早就來準備領高利現金,直等到近午還是不見老總蹤影,闖到他家裡查看,早已人去樓空!
一位伯伯啞著嗓子說:昨天夜裡還看見他們全家在吃宵夜,甚至還招呼他入座,沒想到竟然是準備搬家!因為貪著四分高利卻賠掉上百萬,每個人只能搶幾雙鞋聊表慰藉,而我也白做了這個月的工,接著還要繼續找新工作……

多年前到台北市中心蛋黃區的一家金店面應徵企畫工作,心想著:這個工作也太棒了!卻忽略了店中暗藏著一股詭譎的氣氛……
多年前到台北市中心蛋黃區的一家金店面應徵企畫工作,心想著:這個工作也太棒了!卻忽略了店中暗藏著一股詭譎的氣氛……
各種誘人的投資計畫最好停看聽。
各種誘人的投資計畫最好停看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