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的心裡休息

56

文/PM
雖然我擁有我這個世代的豁然,卻也有積累不去的、前中年期特有的抑鬱,因為直到我五十一歲的現在,除了節制消費外,並未學會一點一滴處置金錢的智慧。便是因此,我的生活有了過多的不得不然……
◎我心中的晴天
由於家裡經營服務業,我的日常漂浮著許多瑣碎的言語與耳語,就像一片湛藍的海洋中,搖曳著許多廢棄物那般。面對這些無聊的事端,我已經習慣理性而冷靜的看著,就像我遭遇或聽到的種種,都與我無關;而我也逐漸在情緒的抽離中,冷靜到令自己意外。因為撇開凡此種種,我更必需平心靜氣面對自己的現實難題,與已然超過十年的職業病。這讓我學會一點修養,與靜心的功夫。
在紛紛沓沓、日常的瑣碎與艱難中,我慶幸時間是有情感的,祂帶走我的青春,卻給我寬敞很多的視野與心境。所以當旁人為遠去的年華悼念之時,我感謝時光的照耀,讓我脫下俗世的虛假與心中的累贅,把握住人性與世間的真實。
人生這條路最好安安分分走完,我的諸多親身經歷這樣告訴我。所以往後的人生視野,我會重新站上制高點,俯瞰可以與我無關的油膩,並摘取幸福的新鮮色彩,走穩自己的每一步,而每一步都遠離人性的黏稠。因為我恆常期待母親安心的微笑,那種溫暖、善良而會心的笑臉,讓我所有的吃力與努力,一分一毫,都體現出價值與實義。
◎來俊臣與《羅織經》
網路不存在「言論尺度」與「言論道德」這回事情,時下媒體網頁的公共發言空間,多半只被作為發洩情緒的工具。所以當你心情欠佳時仍舊盯著3C?流連於網上的你言我語嗎?台灣的網路環境十分弔詭,老一輩的人費時經年、不惜血汗,擊碎威權時代的「文字獄」後;年輕的人們,又集體在網路上,創造一個更大更廣、無邊無際的文字獄。逮到一個遣詞、一個用句,便喜孜孜、鬧哄哄的大作文章,硬是要喧鬧成新聞焦點。
這讓我想到武則天偏寵的首席奸佞「來俊臣」,沾沾自喜的得意之作──《羅織經》。來俊臣在這本書卷中,得意非凡的留下他羅織罪名、殘害異己的種種「巧妙」,害人奪命而樂不可支。後來武則天拜讀這本大作,直覺此人歹毒之術不下於自己,一嚇嚇出戒心,便刨出幾條大罪送給她的這位寵人,令他萬劫不復、一覺睡進土裡。
以古鑑今,要說台灣的「新文字獄」,是讓「來俊臣們」受惠?還是令他們渾身爛泥?我想,在這個無有邊際的新文字獄中,來俊臣們的標靶,也不會單單只是被他們「羅織」的人;而他們入人於罪的言論,若是混亂了你的呼吸,那就暫且離開3C,那些雜穢便立刻在現實生活中失去真實性,還原成他們「虛擬」、「虛構」的真面目,如蒸氣般瞬間蒸散意義。
◎生命的邏輯
當我年紀輕輕、活蹦亂跳時,嘴邊老掛著:「我只要活到五十歲就好。」結果好極了,依照當今的醫學發展,五十歲左右我就這裡病那裡痛,活得不爽快、卻也掛不掉。
當我還在學校念書的時候,極度不滿所謂的填鴨式教育,於是,我就對同學發了豪語:「我要自己教育自己。」當然,又是好極了,我的臥房連年堆滿上千本怎麼也看不完的書,連睡覺都要跟書搶位置。
而就在我要離開校園時,無需意外的,又立下一個很有趣的志願,我說:「以後寫詩就是我的工作!」不出所料的,出社會後我一邊翻譯童話、漫畫,一邊寫廣告,真的也斷斷續續專事於詩與小說,後來由於健康的緣故,放棄正職工作,選擇成為全職文字工作者,過著在家打文字零工的生活。
唉唷!生命的邏輯跟我們的預想,就是不太一樣啊!
◎金色的日落
雖然我擁有我這個世代的豁然,卻也有積累不去的、前中年期特有的抑鬱,因為直到我五十一歲的現在,除了節制消費外,並未學會一點一滴處置金錢的智慧。便是因此,我的生活有了過多的不得不然。
回顧過去的五十一年,在財務上,父母教會我的,唯有近乎苛薄自己地省吃儉用。所以為文多年之後,除了端正得彆扭的人品與硬過常人的脾氣外,我已接近一無所有。這印證了我二十來歲時,一位早慧的同儕對我的論斷:「或許你會是藝術上的天才,卻是生活中的白痴!」
二十來歲時的我,聽了自己推心置腹的友人這番評價,我想任何人都無法理解我心中的難過。然而,他說對了一半,至於藝術,生活的粗礪消損我的天分,就像習武之人傷了氣脈、使不上全力。
在人生最是徬徨的此時,我不斷試圖解答自己的生活,並尋求再學習的機會。因為單純的節約用度,在我漏洞漸多的體能與健康中,讓我飽覽人生的風險,而四下不見生機。
只要五十一歲後的人生,其中任何一個風險成真,我就被自己處決了呢!我在心中作想:這樣的人生,有沒有一個按鈕可以切換呢?昨晚,我一位聰明的年輕朋友,在手機裡給我發了一個連結。由於是人品極佳、也頗有些腦子的好友的訊息,我便在身心的勞倦中看完。果然,益友即是良師。
深夜時分,我在說不出的疲倦中沉入睡眠,於反覆夢魅的清晨七點醒來。回想這幾年對人生的迷惑與回顧,我終於看見切換人生的那顆按鈕,那十分明顯,就在生活的最明確之處,也就是金錢的處置智慧而已。其實相較於任何學問,生活財務不會太難學,甚至比我們已經養成的任何專業或工作上的疑難都還容易些。畢竟錢財之所以俗氣,正是由於它的原理簡單,而人們不知自制的揮霍與貪愛,讓它變得求之不得,甚至糾結、糾纏而已。
這樣的五十一年真是讓人莞爾啊!雖說年輕時略略有些虛榮的彩光照在自己臉頰上,然而直到我看見自己手邊的那顆按鈕,才因此結束對人生、對生活多年的猜謎。原本我當作自己會在疲倦中,先偷懶一番再走的,然而,看著周身不同色調的光源,我才明白按鈕已經切換、自己已步入早夕的金色日落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