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母親 就得甘於平凡? 厭世媽咪日記

19
莎莉賽隆為演出《厭世媽咪日記》不惜增肥,展現強大演技。圖╱傳影互動提供

文╱Triple
「我以為我對世界不滿,但我只是對自己不滿。」不滿變得平凡、不滿沒了自我。當一個對人生和未來充滿理想的女人成為母親,在枯燥的柴米油鹽之中打轉,就成了她們最深的心聲。《厭世媽咪日記》談的正是如此。但看似平凡的片名和題材,卻因片尾的重大轉折,多了讓人難忘的神采,甚至讓人聯想到經典電影《鬥陣俱樂部》,精巧無比。
其實早在《厭世媽咪日記》前,同一編劇和導演組合,早已聯手推出過另一青春代表作《鴻孕當頭》,只不過聚焦的是未婚小媽媽,在面對意外的新生命到來前,所產生的心理矛盾和焦慮。如何成為媽媽卻又同時保有自我,那幾乎是橫跨世代的難題,無關乎年齡。以至於即便是抱持不婚不生的我本人,也能從這兩部片中擷取到共鳴。
回到《厭世媽咪日記》,為了呈現女主角瑪蘿連生三胎的狀態,莎莉賽隆特別為戲增胖,鏡頭前想也沒想便將被小孩潑溼的外衣脫下,露出虎背熊腰,但孩子那一句:「媽媽你的身材怎麼了?」卻讓她無言以對,也忠實表現出每個為了生兒育女而無暇維持身材的女性,那內心深處的欲哭無淚。
女人心中都藏著青春永駐的夢,但那一切,往往在成為母親後灰飛煙滅。包括和老公的性生活,都只需一句槁如死灰的「我們已經不知道何時會餓」,便可概括。特別是新生兒時期,生活裡只剩擠奶、換尿布、洗衣服、做副食品等輪迴事務,別說顧及另一半的需求,連自己到底需要什麼,都是個問號。
而這一切,直至夜間保母塔莉出現,才有了轉機。原先堅持不讓陌生人進家門的瑪蘿,因為弟弟出錢幫忙請了塔莉,慢慢找回生活節奏,不僅能好好地一覺到天亮,還能轉身看看老公想要些什麼、以及另兩個孩子的狀態和需求,瑪蘿本就擁有的幽默感,也在這時全都回來了。
但就在一切漸入佳境時,塔莉卻提出離開的要求,劇情自此有了讓人意想不到的轉折,讓人驚呼編劇的神來一筆。不過就如同前作《鴻孕當頭》一般,絕望裡總藏著希望,瑪蘿也因此找回和老公合力照顧孩子的方式。是的,老公,這部標榜一定要帶著另一半去看的片,似乎想讓每個身為丈夫、爸爸的男人思考,照顧孩子甚至做家務,從來不該是「幫忙」,而是共同的責任。
關於成為一個母親,究竟該是什麼樣子,或是什麼心態。未為人母的我其實也說不上太多,但從許多喜歡描繪母親模樣的電影裡,總能理解一些什麼。如最愛描繪家庭、母子關係的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總是讓資深女演員樹木希林展演出他心中的母親模樣:性格灑脫、說話直接,卻又一輩子擔憂著孩子。
成為一個母親,等於被迫繫上一輩子的牽掛,心裡想掙脫,實際上卻做不到。在牽掛之中,失去一些自我已是必然,若調適不來,則極端可能變成如《凱文怎麼了》那樣的恐怖片。所幸目前身邊仍未放棄的母親們,尚能如《厭世媽咪日記》一般,儘管偶爾厭世,仍能找到出口,繼續下去。
「你覺得你的人生一塌糊塗,但你想要的其實都已經達成。」塔莉在最後對著瑪蘿說出的這句話,正是想提醒每個媽媽回顧自己的初衷。在決定成為母親那一刻,無論是出於自願抑或意外,那一刻都已然成永恆,無法回溯更不可能改變。但看著寶寶慢慢長大、甚至成為宛如自己的複製品,那種奇妙的喜悅,相信都是被藏於枯燥日常之下的初衷。只是,隨著時間,媽媽們大多忘卻。
甘於或不甘於平凡,其實就是一念之間,但誰說,成為母親,就注定變得平凡?若能將另一半調教成神隊友,甚至在某些時刻允許自己任性一回,學習在禁錮裡擁有自我,那是否該甘於平凡?或許已不再是令人困擾的選擇,甚至,將不再是個問題。

麥坎西黛維斯(左)和莎莉賽隆(右)在《厭世媽咪日記》,有不少精采對手戲。
麥坎西黛維斯(左)和莎莉賽隆(右)在《厭世媽咪日記》,有不少精采對手戲。
媽媽為照顧新生兒累翻天。
媽媽為照顧新生兒累翻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