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必修課 告別練習 傳家情書讓生命無憾

73
台灣第一位「預立遺囑」推廣者黃瀅竹,因曾經歷過「遺憾」及「無憾」的不同滋味,而有了教人如何轉化遺憾的具體行動。 圖/洪昭賢插畫、黃瀅竹提供

文/記者陳玲芳
「告別生命」時,除了追求「善終」與道謝、道歉、道愛、道別之「四道人生」,其實,還有更全面且務實的告別方法,亦即書寫生命回顧、預立醫囑、預立遺囑。事實上,無須透過律師,藉由「告別練習」,人人都可以DIY寫遺囑,自行完成一本鉅細靡遺的「合法遺囑」。「告別練習」要怎麼做?如何預立醫囑、遺囑?且讓專家與案例故事來告訴你。
八十七歲資深藝人孫越,投身公益三十五年,晚年深受肺病所苦,四月初因COPD慢性阻塞性肺病急性發作,住進加護病房,五月一日因敗血病合併多重器官衰竭,病逝台大醫院。身為安寧療護代言人的他,自述於七十歲生日那天,即簽署了三份文件送給自己當生日禮物,包括預立醫療委任代理人委任書、預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意願書、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
十六年的賽車生涯中,曾經創下連續七屆F1賽車總冠軍的德國「車神」舒馬克,四年前因滑雪意外昏迷不醒,成為植物人,早在出事前四年,他即已立好遺囑。舒馬克受訪時表示,愛家的他,因為無法預知自己何時會出事,倘若憾事有一天不幸發生了,預立遺囑,就能幫他照顧到每一個他所關心的親人。
讓遺囑成為傳家情書
「有回憶,才是完美人生。」《追憶逝水年華》作者、世界知名作家普魯斯特如是說。「學會告別,才能活在當下!」台灣第一位「預立遺囑」推廣者黃瀅竹表示,人總有一天,要跟這世界說再見,相信大家也都不想帶著「遺憾」活到終點,那麼,要如何證明「我真正活過,沒有白來人間走一遭?」
「關於我們一生的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如果沒有記錄下來,人生豈不是空走一回?」黃瀅竹說,如果沒有留下任何交代,就這樣走了,摯愛的人,可能會因此陷入沮喪,不知如何活下去,甚至,可能因此否定生命的意義。
「這是我為自己而寫、也是為您們而寫的家書。所以,親愛的,別為我哭泣;請為我祝福。我不曾離去,只是回家了!」
她近期編著《告別練習》套書,希望大家將「寫遺囑」當作是一種「生命回顧」,沒有年齡限制,寫下臨終前希望家人怎麼對待自己,甚至可留下對家人「愛的話語」,讓遺囑不再是遺囑,而是一封「傳家情書」。
「我們也可以告訴子女或家人,自己的人生怎麼過、價值觀是什麼、學到的人生哲學又是什麼;或可為漫長的歲月,帶來許多慰藉,成為人格的一部分,永久陪伴、珍藏。」黃瀅竹希望,透過這封情書,能讓自己「更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每一天」。
遺憾與無憾的滋味
編著《告別練習》之前,黃瀅竹推廣「遺囑教寫」已長達十六年。許多人好奇,為什麼她會如此不遺餘力地想要翻轉國人的遺囑觀,推動所謂的「傳家情書」?原來,黃瀅竹本人曾經歷「遺憾」及「無憾」兩種不同滋味。
黃瀅竹說,年輕時曾有一段結束得讓人措手不及的戀情,二十多年後,男方終於回頭向她道歉並解釋原因,讓她不由自主地痛哭。「原來,這一段感情對我而言是深重的遺憾;我很感謝他的道歉,讓我多年後得以釋懷。」
從小住在苗栗,黃瀅竹深受養祖母的疼惜與照顧,長大後北上工作,她將養祖母接到台北同住,平日噓寒問暖,回報給養祖母滿滿的愛與關心,「養祖母走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會很傷心,結果我卻沒有流淚,甚至整整一年內都沒夢見她。」
「原以為不傷心的感情,卻很痛苦;原以為很傷心的死別,卻很平靜。」正是這兩種不同滋味,讓她重新思考生命中的愛恨情仇,希望「推己及人」,在臨終前將遺憾清算或轉化,於是開始著手編寫這本教人預立遺囑的傳家情書。
無年齡限制的生命回顧
「沒事寫什麼遺囑?觸霉頭!」傳統觀念總認為,當人又老又病時,才需要寫遺囑。黃瀅竹說,雖然很多人會忌諱,但她認為,寫遺囑是一種「生命回顧」,沒有年齡限制。她以感性方式,鼓勵大家把遺囑當「傳家情書」來寫。如此,一旦我們走了,至少還有一些有意義的「作品」流傳下來。
她所謂留一份「倫理遺囑」當傳世家書,其書寫形式相當自由,舉凡喪葬處理、家訓心願、生命故事、親密心語、人生信條,或生命之最快樂、最難過、最得意、最後悔的故事,甚至是來世的想望等等,都可以一一撰寫下來,完成一本為自己、為家人而寫的家書,見證自己沒有白白來人間走一遭。
黃瀅竹強調,想預約善終,不要「死亡套餐」,就要預立醫囑,免得為難家屬和醫師;如果擔心「親人爭家產」,更要預立合法遺囑,才可心中無憾、愛留人間。她認為,立一份合法遺囑,其實很平常,可以不需要律師,只要搭配或參考《告別練習》套書,自己就可以輕鬆DIY,寫出具有法律效力的遺囑。
濃得化不開的愛與叮嚀
《告別練習》套書中的「手書」,副題叫「為愛而寫的家書」,希望讀者在讀完前一本涵蓋生命回顧、預立醫囑、合法遺囑、倫理遺囑之「教戰手冊」後,能夠透過親自撰寫的過程,將生命故事與價值觀說清楚,讓我們的生命變得更圓滿,也為後代奠定基礎。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平常就可以送我鮮花,而不是靈堂上布置的花海;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平常就可以常常坐下來陪我聊天,而不是做七的唸經祭拜;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平常就可以常陪我吃飯、為我倒杯水,而不是祭品拜飯和擲幣問我吃飽了沒?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可以常常陪媽媽散步,而不是送別最後一路。」
黃瀅竹在《告別練習》書中第一章「人生清單」中引用的文字,來自一位四十出頭、擁有三名子女的母親林靜儀,五年前她帶著八歲的兒子,南下參加夫家奶奶喪禮,搭高鐵回程途中,母子倆真情流露的對話,讓她有了預立遺囑的想法,於是以「臨終願望」為題,參加去年蓮花基金會舉辦的「愛你在心口常開」徵文比賽,獲得佳作。
林靜儀說,她在最近九年內,先後失去婆婆、奶奶、媽媽三名重要親人,這對同時扮演女兒、媳婦、人妻、人母的她,衝擊並不算小。所幸,回首當年,兩位母親臨終前,她都能有至少一年的充裕時間,藉由陪病、聊天,完成道謝、道歉、道愛、道別「四道」,從而「沒有遺憾」。
「只要在活著的時候,珍惜和彼此相處的每一天和每個當下,這樣就夠了。」林靜儀書寫的「告別練習」,充滿了一名母親對兒女「濃得化不開」的愛與叮嚀。
而「立秋」(化名)則是在母親罹患末期癌症最後三年,甘之如飴地成為專業照顧者,直到去年九月,母親在身心靈皆獲安頓下「善終」往生,隨即看到黃瀅竹的《告別練習》出版,立秋直呼是她們共同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的活用版,於是發心結緣贈書,迄今已送出近兩百套。

「告別生命」時,除了追求「善終」與道謝、道歉、道愛、道別之「四道人生」,其實,還有更全面且務實的告別方法,亦即書寫生命回顧、預立醫囑、預立遺囑。事實上,無須透過律師,藉由「告別練習」,人人都可以DIY寫遺囑,自行完成一本鉅細靡遺的「合法遺囑」。
圖/洪昭賢插
「告別生命」時,除了追求「善終」與道謝、道歉、道愛、道別之「四道人生」,其實,還有更全面且務實的告別方法,亦即書寫生命回顧、預立醫囑、預立遺囑。事實上,無須透過律師,藉由「告別練習」,人人都可以DIY寫遺囑,自行完成一本鉅細靡遺的「合法遺囑」。
圖/洪昭賢插
「告別生命」時,除了追求「善終」與道謝、道歉、道愛、道別之「四道人生」,其實,還有更全面且務實的告別方法,亦即書寫生命回顧、預立醫囑、預立遺囑。事實上,無須透過律師,藉由「告別練習」,人人都可以DIY寫遺囑,自行完成一本鉅細靡遺的「合法遺囑」。
圖/洪昭賢插
「告別生命」時,除了追求「善終」與道謝、道歉、道愛、道別之「四道人生」,其實,還有更全面且務實的告別方法,亦即書寫生命回顧、預立醫囑、預立遺囑。事實上,無須透過律師,藉由「告別練習」,人人都可以DIY寫遺囑,自行完成一本鉅細靡遺的「合法遺囑」。
圖/洪昭賢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