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劇場】湯淺政明的音樂動畫《宣告黎明的露之歌》

12

文/酸檸檬
地球上的生物,不是每一種都期待黎明來臨的光亮,就像這部影片裡的人魚們;這世界也並不獨以人類的視野為尊,人類的恐懼與信仰不過是這世界的有機的一小部分;我們也不應只看見日本動畫界裡只有宮崎駿一位大師。
作為後起之秀的湯淺政明,二○一七年以黑馬之姿推出兩部作品:《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宣告黎明的露之歌》,著實令人眼睛一亮。同時上映、內容風格卻又完全不同,前一部改編自暢銷作家森見登美彥的作品,以京都的現世風土為背景,刻畫出華麗詭奇的古都的浮世夜晚;後一部則刻意以音樂為主題,加入人魚題材,引出人與自然相處的平衡之道。
小男孩與幼齡人魚的相處故事,我們下意識直接聯想到宮崎駿的《崖上的波妞》,不免有些擔心劇情或人物的可能疊合之處。然而,令人驚喜的是,湯淺政明之所以被稱為「鬼才」,乃在於他能將似曾相似的人物與洪水題材,用自己的風格和獨特的關懷點,呈現出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視野。
在速度中體驗故事
相較於日本大多數動畫、不管是背景或人物畫法的擬真風格,以及逼近人物表情的停頓、以喚起與觀眾共鳴的深沉情感的表現方式,他反而霸道地啟用動畫的最大特色,伸縮變化與流動,讓觀眾在速度中體驗故事的張力與驚豔感,而少了讓觀眾能將瞬間停格想像成「繪畫」或「明信片」的這種懷想感。因此他的背景儘管寫實,但人物卻缺乏細描,像是人魚「露」的五官與表情,就沒有「波妞」來得令人印象深刻,但另一方面卻也不會忘記,「露」精湛絕倫的舞蹈與她鮮少而精準的人類語彙;同樣我們也看不出主角「海」失去母親的內心深處究竟糾結孤獨到多深,卻可以見著他藉由朋友跟「露」以音樂連結友誼,逐步打開心扉的過程。
當然,我們記得最清楚的一定是,那些音樂與情節共舞的畫面:音樂如何呼喚人魚、如何讓大家在無意識中踏起諸如美式卡通的腳自由伸縮舞步、「海」在看見「露」跳舞時,除了身體跟著起舞,更以眼中呈現齒輪轉動的模式表現出內心也隨之起舞。
不一樣的動畫風情
除了音樂作為故事的流動主軸,速度感也是一種帶動的方式,最精采的一幕莫過於「露」的父親聽見「露」呼喊時,那種十萬火急速度飆風的急遽感,把整個故事情節拉至情緒的高峰。故此,湯淺政明不是透過情緒共鳴、而是利用動畫特色的共鳴,一樣能讓觀眾聚精會神、甚至心神蕩漾。
然而,湯淺政明並不因此浮誇,從這兩個同期作品看來,他其實在速度感與動畫感裡,細膩地知覺到背景因素的重要。在他的動畫電影裡,我們總能看見不一樣的「所在」,像是古都京都的另一面風情、像是日本漁村與居民的關係,即使這漁村是杜撰的,卻一再看見居民與大自然生活的互依互存的方式,如海神與人魚的傳說,如居民的防禦與祭祀,那些刻畫以日本傳統為底蘊,比起宮崎駿動畫背景的普世性,湯淺政明無疑更是地域性的。
儘管我們必須承認,在人物性格與情感的描繪上的不足,使得我們很難再三咀嚼湯淺政明的動畫電影,畢竟流動與速度是眼睛的驚豔,而非情感的積存。但總還是慶幸,在日本動畫界裡,我們畢竟還能看見完全不一樣的動畫風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