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 南非約堡 衝突中展現魅力

20
金礦山曾吸引各國淘金客到南非圓夢。圖/范賢娟

文/范賢娟
約翰尼斯堡(簡稱約堡)位於南非豪登省,雖然不是南非的首都,卻是南非最大的城市和經濟中心。
因礦產平地崛起
該城市不像多數城市是因鄰近水源才得以發展,這兒是個水資源缺乏之處,即使到現在仍是如此。約堡之所以能夠成為百萬、千萬人聚集之地,是因為礦產豐富(早年有鐵、銅等礦),尤其在一八八四年發現金礦之後,更吸引全世界成百上千的淘金客前來圓夢,於是兩年後約堡正式建城。
和其他世界歷史悠久的城市相較,約堡雖然年輕,但此地曾在郊外自然保護區發現二○○萬年前的女性頭骨,這使得當地人自豪地認為這兒是人類起源之地。
可惜由於當時城市的規畫者,認為在短暫淘金熱過後,約堡將會淪為一個空城,因此未將道路蓋得寬敞。萬萬沒想到,一三○年來這兒人潮不退,現在不僅是南非第一大城,也是國際排名前五十的大都市,不斷吸引著想要謀求發展的年輕人、外鄉人前來一試。
這使得約堡市中心狹窄的街道,成為都市發展的一大局限,但從當地人的眼中來看,還是會為狹窄的道路提供較多的街角擺攤機會而有正面說詞,而沿街兜售的小販也被賦予「街頭創業家」的浪漫稱號。
陰暗歷史成遺產
南非政府最為人詬病的是歷史上曾實行種族隔離政策,挺身對抗這項政策的名人如印度聖雄甘地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等人,在備受爭議的歷史遠揚後,其事蹟與足跡如今成為這座城市的觀光遺產。
如果有機會去到約翰尼斯堡,該如何參觀呢?
搭乘紅巴士遊城觀光是很好的方式,各種不同的路線串聯起這個城市的著名景點,憲法丘、甘地廣場、舊礦區、交通博物館、黃金城、種族隔離博物館、啤酒世界、科學博物館、人類起源博物館,甚至還有支線可以去索維托(Soweto, South West Town的簡稱,那是在種族隔離時期強迫黑人入住的區域,現在屬於約堡南方的衛星城市,曼德拉故居也在其中)。
直面各衝突元素
然而約堡的魅力正也在此,縱然它融合了許多看似衝突的內涵,黑與白、繁榮與貧困、和平與衝突……但城市還是能將這些元素融合起來,化成積極正面的文化資產,向遊人介紹這片土地上的故事。
以下特別介紹憲法丘以及種族隔離博物館這兩處地方。
憲法丘位於市中心,這是曾經關押過甘地、曼德拉等人的地方,而在一九六○至一九七○年代種族隔離的高峰,這兒更是人滿為患,是個充滿憤怒、臭穢、疾病的地方。後來政策轉變,這兒也變身轉型成為景點。這裡曾經關過許多有名的人,南非新憲法也是在這兒宣告,因此被關心這段歷程的人,視為是個朝聖之地。
參觀當天雖然開放,但賣票的人沒來上班,因此我們到的時候警衛正在用無線電聯繫該怎麼辦。這事聽起來很可笑嗎?如果在其他地方,可能會讓人很生氣,不過因為此處在非洲,大家就算用盡耐心也沒法等到結果。
博物館與黃金城
種族隔離博物館鄰近黃金城遊樂場,黃金城是由廢棄礦坑改建而成的,因此會帶遊客下到礦坑參觀,還有鑄金塊的過程表演。旁邊還有個賭場,旅遊巴士會在那兒停留較久,讓遊客「不小心」入內參觀,嚴重耽誤了前往種族隔離博物館的時間,真讓人感覺不是滋味。
其實,種族隔離博物館就在黃金城與賭場旁邊,走路過去也成。但奢華豪賭和人權運動兩個強烈對比的建築比鄰而立,更加凸顯了約堡的衝突魅力。
種族隔離博物館用很多藝術人文的元素把參觀者帶進「人之所以為人」的更高層次思考,讓參觀者了解人會用手、會用腦、會互助、會溝通,人是不斷地跌跌撞撞才走到今日的文明,不同種族間,其實並沒有那麼大的差異。
融合的多元文化
曼德拉的一生在此被完整演繹,從小時候如何成長,到開始為黑人人權奮鬥的過程,如果仔細參觀大約要兩個小時,我們受限於時間,只得囫圇吞棗看過去,倒也略知一二,包括曼德拉當選總統後不擅長於治國,導致南非經濟發展停頓,全都沒有隱諱的清楚說明。
博物館也強調約堡如今是個融合不同種族的城市,包括一九○三年抵達此地淘金的一位華人(是個上海人),千辛萬苦抵達後才發現非白人不准自己開礦場,因此只好幫別人做工,辛苦在此落地生根,存活的十一個孩子後來開枝散葉,皆成為專業有貢獻的人。
種族隔離博物館的入場設計,還有一個特別讓人體會種族隔離情境的設計,就是進去有兩個門,一個是「白人」走的,另一個是「其他人種」走的。當然,現在你愛選哪個門走都可以,但在種族隔離年代,有色人種膽敢走白人的門,就會被痛毆趕走。
參觀當下心想,南非這個國家能走到現在,真的很不容易呢。

克魯格國家公園的長頸鹿。圖/范賢娟
克魯格國家公園的長頸鹿。圖/范賢娟
南非以天然美景聞名,但歷史文化也是觀光重點。圖/范賢娟
南非以天然美景聞名,但歷史文化也是觀光重點。圖/范賢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