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詩詞大會冠軍

21
外賣哥雷海為在宿舍閱讀隨身攜帶的《唐詩三百首》。

文/記者吳帥帥、唐弢
錄完第三季《中國詩詞大會》最後一場,一位名叫「雷海為」的選手轉天就馬不停蹄地踏上了返回湖南老家的火車。略顯擁擠的列車車廂裡,沒有人知道雷海為是誰。
平靜又欣喜,雷海為說這是他當時有些矛盾的感受。這位在杭州工作的外賣小哥,在四月三日強手如雲的第三季詩詞大會總決賽中,「出人意料」地拿到了冠軍。
沒有停歇,沒有過多的留戀,甚至沒有在北京好好款待自己一頓,雷海為只在老家湖南邵陽簡單休息了一陣後,就返回了杭州,跨上他熟悉的電動車,如往常一樣穿梭在大街小巷和小區樓宇。
從爭分奪秒的搶答台前,到爭分奪秒的送餐路上,雷海為似乎把冠軍和生活做了一次「無縫對接」。
他說,與十四年讀詩不輟的生活習慣相比,這個冠軍反倒像是一段飽含驚喜的插曲。「我從來沒想過這是一種什麼回報,因為我讀詩、背詩從來不是為了要贏得些什麼。」雷海為說。
冠軍與送餐員、成名與平凡……這些公眾眼裡看似衝突的標籤,在雷海為看來並不矛盾。「我覺得這些都是詩歌帶給我的生命體驗。」雷海為笑著說。
與詩詞結緣:等閒插柳柳成蔭
今年三十七歲的雷海為自稱是一名「文藝中年」。中專畢業後,走過滬粵蘇杭,換過七、八份工作,搬過不知多少次住所,唯有詩歌陪伴他左右,從未缺席。
「其實從小我家還算有點詩歌氛圍。」雷海為說,「小時候父親常常把唐詩寫在小紙片上,貼上牆,我就仰著頭讀一些。」
之後,雷海為迷上了武俠劇。《九陰真經》、《倚天屠龍記》裡人物台詞中的宋詞給雷海為留下了深刻印象。「我讀詩詞的代入感可能更強一點。像讀〈滿江紅〉的時候,當時我雖然只上初二,但就有想做一番事業的衝動。」
雷海為平時談話不疾不徐,語調平和,但只要說起詩詞,他總是會情不自禁地吟誦幾句。
「真正把讀詩、背詩作為我的主要愛好,是在二○○四年。」雷海為說。當時在上海換了幾份工作的他,無意間在東方書城讀到了李白的〈俠客行〉。
「當時不知道為什麼,特別能體會那種灑脫、豁達,就決定要背下來。」雷海為說,只有一字不差地背誦,才能感到這首詩屬於你、融入你。
自此以後,雷海為像一個瘋狂求知的孩子,著了迷似地愛上了背詩。一年間,他背下八百多首詩詞。
「開始背詩之後,我覺得自己的精神世界非常充實,很少有空虛和無聊的時候。」雷海為說。二○一一年起,他開始從事送快遞、外賣的工作。雖然很忙,但他總會在沒有派單的時候偷偷溜進附近的書店看一會書。
「短的時候十幾分鐘,長的時候個把小時。」 雷海為說,隨著生活閱歷的豐富,他更能體會詩人傳遞的心態、品格。
在略顯輾轉的生活經歷中,比起詩歌裡的文學知識,雷海為說那種樂觀豁達、寵辱不驚的心態或許更為重要。一如他在賽後所說,「我贏在了心態。」
漂泊獨白:吹盡狂沙始到金
詩詞是什麼?對於雷海為而言,這是一種來自內心深處的自我傾訴,以此審視自己的生活、夢想和遠方。誠如他自己的獲獎感言一樣:「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
如今,詩詞已經在雷海為的生活中化為一團無形又磅的烈火,給予他力量和勇氣。他說,古詩詞的魅力恰在於某句話符合你當前境遇,某種含義能照亮內心中黑暗的角落,支撐起心靈中的一個小天地。
雷海為最欣賞李白,他把李白的「天生我材必有用」當做自己的座右銘。「順則自我肯定,逆則可自我勉勵。」在雷海為看來,人生不可以重選,生活卻可以自己定義,活就應該活出本真、自信與豁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