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社會觀察 賞花經濟傳遞的新訊號

11
甘肅省東鄉縣唐汪鎮栽植的杏花盛開。圖/新華社

文/記者郭強、陸華東、周楠、張展鵬
今年三月底、四月初,江蘇無錫陽山鎮萬畝桃花集中迎來盛花期,如畫般的粉色花海吸引了大陸各地超過八十萬人次的遊客。常住人口僅六萬人的小鎮,一下子變得人山人海。
陽山鎮盛產水蜜桃,種植面積二點一萬畝,那裡的桃子被稱為「世界上最美味的桃子」。「桃花盛開的時候,賞花的人能把核心景區擠爆,最多時一天接待十萬人次,遊客、當地老百姓都要求加寬馬路。」陽山鎮鎮長楊丹說。
同樣是每年的三、四月,江西婺源十萬多畝油菜花次第開放,漫山遍野的金黃色與粉牆黛瓦的徽派民居相映成趣,構成一幅唯美的鄉村春色畫卷。「今年,我們油菜種植總面積達到十一點六萬畝,呈現出歷年來最大的一次油菜花海。」婺源縣農業局副局長余培炎說,今年油菜花盛開的高峰期,婺源最多一天接待遊客近三十萬人次,創下歷史新高,使得一些風景區不得不採取限流措施。
一望無垠的油菜花,一樹一樹怒放的桃花,春天的湖南省永州市新田縣驥村鎮烏下村處處都是花景,前來踏青賞花的市民絡繹不絕。根據湖南臨湘市江南鎮長江村的村民表示,油菜花盛花期平均每天前來賞花的遊客有四、五千人,數以百計的自駕車輛停放在村莊附近的公路旁,堵車成為長江村的一道「新風景」,村幹部成為「業餘交警」幫助疏導交通;村民則忙著在風景區販賣蘆筍、蜂蜜、梅乾菜等本地土特產品……
願意付費 體驗慢生活
春光正好,湖南新田縣驥村鎮烏下村成片的桃花相繼開放,吸引了許多遊客前來觀賞。談及賞花的熱鬧景象,烏下村桃花園生態種植專業合作社六十二歲的歐道來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桃花盛開時,進村的公路上排滿了大客車、小轎車,好多是來自外縣的遊客。高峰期一天遊客有近二千人,僅每人五元錢(人民幣)的『賞花費』就讓我們賺了不少。」
從業內人士看來,「賞花經濟」興起的背後,其實是民眾消費和出遊方式有了新的變化。新田縣文旅委黨組書記駱月平說,隨著生活水準提高,人們的消費和休閒需求也發生了改變,願意為優美的生態環境「付費」,「很多城市居民選擇周末到附近的近郊或鄉村,感受大自然,體驗慢生活。」
南京大學旅遊研究所所長張捷表示,賞花作為一種傳統文化古已有之,許多著名詩詞裡都有體現,但那時能有閒情逸致賞花的人畢竟是少數。近年來,隨著大陸經濟發展迅速,人們的收入大幅提高,加上高鐵、高速公路快速發展,小轎車日益普及,人們出門賞花的熱情愈發高漲,賞花才漸成一種經濟現象。
「從傳統的賞花文化到現在的『賞花經濟』,賞花熱一方面體現出經濟發展帶來的經濟收入增加,人們的消費能力不斷增強;另一方面人們熱中賞花,也體現出大陸居民消費水平不斷升級,愈來愈多人願意花錢滿足自己的精神需求。」張捷說。
黃色小花 致富新路子
「我們這裡一直有種油菜的傳統,但過去種油菜主要是為了榨油。」在被譽為「中國最美鄉村」的江西婺源,曹日泉從沒想過,他們從小看到大的這種黃色小花竟能成為他們致富的依託。
「單純種油菜其實掙不了多少錢,所以有段時間,大家都不願種。」曹日泉說。然而,不知從何時起,婺源的油菜花卻逐漸成為一道美麗的風景,金黃色的花海與粉牆黛瓦的徽派建築交相輝映,讓婺源贏得了「中國最美鄉村」的美譽,五湖四海的遊客接踵而來。
前幾年,一直在外打工的曹日泉也回到家鄉,將自家兩畝多地流轉給風景區統一種植油菜,自己則開了一家農家樂,年收入可達十多萬元(人民幣)。「過去,我們村八百多人有近一半在外打工,但現在基本都回來吃上旅遊飯了。」曹日泉樂呵呵地說。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和過去種油菜一樣,單一的農業效益往往較低,為此,很多農民外出打工而不願務農。然而,愈來愈熱的「賞花經濟」讓人們看到了農業的廣闊前景,也為鄉村振興開闢了一條新路子。
複製花海難長久 開發鄉村多元價值
時下興起的油菜花熱,讓人們在注重油菜傳統的榨油價值外,更增加其觀賞價值。「我們用四年時間培育出十七種彩色油菜花。」江西農業大學農學院教授付東輝告訴新華社記者,培育這些五顏六色的油菜花,就是為了更好吸引遊客。
在付東輝看來,鄉村除了提供農產品外,還有休閒、旅遊甚至教育等多元功能和價值。「未來推動鄉村振興,除推動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生產更多優質農產品外,還應該在這些方面更多發力,形成推動鄉村振興的合力。」
而伴隨「賞花經濟」的興起,一些縣區和鄉鎮開始轉變過去片面注重工業的心態,在招商引資、產業規畫、發展引導等方面,進一步往生態經濟和鄉村旅遊傾斜。
「『賞花經濟』的背後,是發展思路的轉變,直接促進了各地產業結構的調整。」無錫陽山鎮鎮長楊丹告訴記者,因為地處蘇南,周邊很多鄉鎮都是發展工業富民增收,但是隨著陽山桃花和水蜜桃的知名度愈來愈大,愈來愈多老百姓意識到農業同樣潛力無窮。
努力突破花期限制
「賞花經濟有一個致命的缺陷,就是這一經濟模式受花期限制太大。一般花的花期比較短,季節性太強,受氣候條件限制大,遇到低溫、降雨、強風天氣,花瓣很快就會凋謝。賞花經濟難以持久盈利。」南京林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農林經濟系主任張暉介紹說。
針對春季賞花「曇花一現」問題,一些地方想盡辦法,在油菜花之外又發展其他多種鮮花種植,通過花種搭配延長花期,做大做強賞花經濟。
為破解油菜花「一陣熱」問題,二○一七年,婺源正式推出鮮花小鎮產品項目,延長當地賞花經濟的熱度。走進這個鮮花小鎮,只見鮮花浸染了整個村落,村莊的房屋外、道路旁、石階上,都被鮮花點綴著,潔白賽雪的梨花、嫣紅欲滴的桃花、鶯鶯絮語的櫻花、富麗端莊的牡丹、紫色曼妙的三角梅,構成了一個五彩繽紛的花世界。
篁嶺鮮花小鎮負責人說,小鎮從二月底油菜花開放持續到八月夏菊花上市,月季、紫藤、蕎麥、馬鞭草等主題花卉園輪番上市,給遊客呈現了不謝的花景,基本可以實現「月月賞花、季季採果、時時觀色、天天有客」。
解決一次性消費問題
「賞花經濟紅火的同時,也暴露出內容單一、粗放經營等問題。」湖南省新田縣文旅委黨組書記駱月平指出,隨著各地賞花節不斷增多,今後單純的賞花觀光已不能滿足遊客需求,如果僅僅停留在觀光、採摘、農家宴、漁家宴等淺層次開發,難以持續發展,加上農村交通、食宿等旅遊配套仍不健全,也容易讓興致勃勃的遊客多有埋怨,甚至乘興而來、敗興而歸,成為「一次性消費」。
為延長賞花經濟產業鏈條,部分地方、景區也早早行動。江蘇興化市旅遊局負責人介紹,目前當地正在千垛景區周邊開發以「夢島」為核心的平旺湖,打造夢島、水上街市、水上運動、水上劇場、商業街、月亮橋酒店、觀音山寺廟、民宿、低空飛行等。項目建成後,將有效解決「菜花遊」季節性瓶頸、產品單一、遊客停留時間短的問題。
跳出盲目同質化競爭
南京大學旅遊研究所所長張捷提醒,賞花經濟可重複性、可複製性大,各地要警惕同質化競爭,不能盲目上馬。駱月平也指出,一座城市周邊有多個賞花地點,如果沒有差異化的競爭優勢,撇下本地旅遊資源挖掘,只做花海複製是很難吸引遊客的。
張捷等多名業內人士指出,在賞花旅遊競爭日趨激烈的大環境下,必須種出特色,在可選擇種植品種有限的情況下,比拚的就是自然風景、風土人情等賞花背景、營銷手段的差異。

小朋友在老師的帶領下走進梨園賞花。圖/新華社
小朋友在老師的帶領下走進梨園賞花。圖/新華社
河北省秦皇島市北戴河區聯峰山腳下,費石莊村附近的桃花競相綻放。圖/新華社
河北省秦皇島市北戴河區聯峰山腳下,費石莊村附近的桃花競相綻放。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