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 山間孟連 幸訪土司府 上

30
孟連宣撫司署。 圖/陳記榮

文/陳記榮
從google地圖上可以看出孟連剛好位於中國和緬甸交界,之所以會和老婆從西雙版納,刻意搭一六○公里公交車,來到這樣一個遙遠的山間城鎮,是為了尋找傳說中的中國僅存傣族土司府。雖說建築體的歷史僅一百年左右,但整個土司制度卻早在六百年前的明朝就被建立。
公交車走走停停五個多小時,來到一個塵土飛揚的馬路旁,司機先生嘴裡喊著「終點站到了」,一看就知是外來客的我倆,在車內傻傻的張著嘴巴瞇著雙眼遠眺,看了半天好像找不到一個去處。司機先生發現了我們這兩個傻呼呼的外地玩咖,很熱心地推薦我們一定要前往宣撫司署(也就是土司府),還讓我們搭著順風車,來到心嚮往之的土司府台階前下車。
傣族土司府 飄熱帶風情
古時孟連地區的居民生活,依階級分成上中下三區,位於山坡高點的宣撫司署是最高行政機關,官員們居住於中層的位置,最下層則是一般老百姓居住活動的空間,每一層都有專屬的佛寺供人們安心拜佛;不過這次前來已經見不到這種階級壁壘分明的區別了。
我們沿著層層台階,來到一棟極具東南亞熱帶風格的三層木構黑瓦宮殿外,這就是著名的孟連宣撫司署了。
寬廣乾淨的庭園長滿了各種生意盎然的熱帶植物,洋溢慵懶的南國風情,正想繼續前進,不料門口卻煞風景的立了個「內部整修謝絕參訪」的牌子,我們哇開著大嘴,心想:不會這麼背吧,這麼大老遠跑來,竟遇著幾年才有一次的整修活動。
遇貴人放行 得入內參訪
正不甘心的東張西望之際,門內出現了個管理員大哥,問清楚了我們的來意,馬上咧開了嘴厚實地笑說,現在工人們都還沒上工,還是可以進去參觀一下的。我們一聽,趕緊道謝進入。
參觀宣撫司署不用花錢,只要在門口的訪客簽名簿留下紀錄即可。管理員大哥看我們在來處上寫著台灣,更加熱心的說著歡迎歡迎呀,還好意的提醒我們,因整修而被暫放一旁的凌亂老器具,可都是值得欣賞的古物,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屬那台長逾五公尺,實木雕出的大型腳踩樁米器了(如果管理員大哥沒說明,我們倒真的看不出個所以然)。
穿梭在被改成展覽館的老土司府,原木構造的三層建築各個角落通風皆甚良好,儘管豔陽高照,我們仍感涼風徐拂。心裡偷偷想著,炎炎夏日躺在裡頭打盹,一定很舒服呀。戶外幾株超齡老樹挺胸站立著,盡職的守護著這棟人事已非的老建築。
因為前來參訪的人不多,管理員大哥索性跟著我們走,仔細介紹起這間到處都是古董的老建築,大家相談甚歡,臨走前高興地一起合照,回來一看,端坐石桌後的我倆,看起來很有老一輩政治頭頭的範兒,自己都覺得好笑。
上城龍佛寺 滄桑現原味
出宣撫司署不遠就是上城龍佛寺,這是古代土司們祭祀之所。小小的木門樸實無華,朱漆斑駁的門板向遊人輕輕述說著久遠的從前,手指緩緩滑過鉛華落盡的原色木板,我的腳步逐漸慢了下來,這佛寺,未進已滄桑。
寺院占地甚廣,先迎來一條原木搭建的風雨廊,廊道盡頭就是佛寺的側門,另一端則坐落著一間磚瓦搭成的小屋,後來發現應該是寺人用餐之所。佛寺比宣撫司署高大,一樣的三層木搭黑瓦建築,可能久未維護,許多角落依稀可見脫落的木質接縫,這該是此趟來雲南看過最原始最低調古樸的佛寺了。
這個曾經輝煌騰鬧的上佛寺,偶有前來供佛齋僧的百姓,大部分時間都顯得相當清幽,還給一座佛寺該有的靜謐,佛寺外左前方高大的釋迦摩尼金身和閃亮在陽光下的金塔,反而讓人感到過於現代感了。
中餐直接在附近民宅開設的小館用餐。因為不是假日,所以只有我們一組客人,老闆一家人應付從容,不時還會跟我們簡單聊個天,老闆娘贈送了一盤她家老爹自製的拿手小菜「涼拌百花菜」,入口細細綿綿的,但完全嘗不出用料,我們真是糟蹋了這道菜呀,哈。
嬉遊巷弄間 常民小日子
用完餐,直接就在上城鑽起巷弄,民宅屋頂裝飾很有南國特色,各種材質製成的孔雀頭身浮雕下,繪製了孔雀開屏絢麗的尾巴,甚是賞心悅目。我們還幸運地發現搭成涼亭般的寨心,幾乎每家門楣上都懸掛著竹編小飾品,想來應該是驅邪避凶之意吧。
兩人邊走邊晃,不知不覺走回到公交車行駛的道路,這裡應該是上城的商業街,往來的車輛明顯多了起來。一家餅店掛著公婆餅的招牌,我們好奇探頭細望,是個老實愣愣的年輕老闆,兼賣著饅頭和大餅,我們每樣都來兩個,居然只要七塊錢,真是便宜,而這,就充當我們當晚懶得出門的晚餐了。

著名的孟連宣撫司署,是一棟極具東南亞
熱帶風格的三層木構黑瓦宮殿,
也是傳說中中國僅存的一座傣族土司府了。
圖/陳記榮
著名的孟連宣撫司署,是一棟極具東南亞
熱帶風格的三層木構黑瓦宮殿,
也是傳說中中國僅存的一座傣族土司府了。
圖/陳記榮
孟連宣撫司署內大鼓。
圖/陳記榮
孟連宣撫司署內大鼓。
圖/陳記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