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讓我們有勇氣說再見

33

文/梁純綉
當知道至親的生命朝不保夕時,除了驚恐、不捨之外,彼此是不是還可以有「正面」的交流呢?
一年前醫生診斷父親膽管癌末期,存活時間只有半年至一年,頓時,家裡陷入愁雲慘霧中。此外,誰來照顧病人?要不要向父親告知實情?及每一回就醫的奔波疲憊,像烈日的火焰炙煉著病人和家屬。
有一天和孩子一起吃晚餐時,想起僅僅經過四、五個月的時間,父親便由拄著單手拐杖到需要四腳輔助器,而今完全依賴輪椅!由堅持要自己如廁到任憑家人替他穿上成人紙尿褲,不禁失控大哭。
兒子走過來擁抱我,我這個近六十歲的老嫗,就像孩子般,在兒子的懷抱裡啜泣。但哭過之後,我覺得自己平靜許多,更發現兒子擁抱我的「小動作」,給了我「大大的」能量。
我很感謝這個大男孩願意抱我,就像他小時候,每當跌倒或不如意時,我會擁抱他,而今他「一抱還一抱」,那自己不是也要「回抱」給父親呢?
我開始練習擁抱父親,剛開始自己有些膽怯,只「敢」稍稍輕抱他,但父親竟微微顫抖,我心疼地擁他入懷,摸他的頭髮、臉頰、鬍鬚,又順口說出:「我愛爸爸」,他點點頭,露出難得的微笑。
父親的笑容鼓勵了我,現在我每天都會擁抱他,說也奇怪,彼此不安的情緒就這樣穩定下來了,且可以淡定的討論他的「去向」。我最感安慰的是,有一次擁抱他時,他告訴我:「因為有你,爸爸這輩子沒有遺憾」;我對他說:「下輩子還要當他的女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