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國際專題 兩岸.亮點人物 聯想控股董事長 柳傳志

聯想控股董事長 柳傳志

14

文/記者李斌、陳芳、周錦銘

從大陸中科院計算所傳達室一間小平房創業起家,到年收入超過人民幣三千億元的投資控股公司,「聯想」,不僅是中關村的一張名片,更是走向全球的中國大陸知名品牌。
回憶起創辦聯想經歷的挫折時,柳傳志十分坦然,他說,企業家確實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咬緊牙關、頂住壓力才是企業家成長的必經之路。敢於追求和不斷創新是聯想突破全球化競爭壓力時的「法寶」。
「我經營企業三十多年來,確實是被摔得鼻青臉腫,有過無數次的風險。讓我最驚心動魄的記憶是,剛開始創辦公司時,連續被人騙過三次,二十萬的本錢,不到兩個月就被人騙走了十四萬,期間也有過許多重大的虧損和各種風險。顛覆性的虧損我們有過三次。」柳傳志說,在併購IBM的PC業務之後,聯想曾一度陷入較大虧損。緊要關頭,他又一次迎難而上,用責任心和擔當意識化解危機。
如今聯想的現況為何?新華社記者帶著一系列問題走進位於北京中關村科學院南路二號的融科資訊中心,和七十四歲的聯想控股董事長、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面對面。
幸運趕上這個時代
問:走過四十年,您怎麼看這個時代?
柳傳志(以下簡稱「柳」):我是抗日戰爭時期出生的人,見證了解放前的中國之弱。今天中關村能發展成這樣,國家實現這麼大的飛躍,這真的是靠拚命、努力,當年就是做再好的夢也夢不到。
我開始辦公司的時候已經四十歲,當時並沒有覺得歲數大。趕上這個時代,而且能為這個時代做點事情,回顧起來,我覺得自己真的是特別幸運。
問:人們都說現在是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人工智能時代。在這個新時代,聯想的機遇和挑戰是什麼?
柳:首先要看清楚大趨勢,「未來科技」一定會對整個社會產生巨大影響。從歷史上看,兩三千年來,科技對社會的影響幾乎一直是一條很低的曲線,到電腦出現後就開始劇烈地往上走。未來,智能互聯網和生命科學、能源等結合,這個曲線向上的陡度將會大幅度增加,可能十幾年、二十幾年後就會產生今天完全沒法想像的變化。
今天聯想集團在高科技領域遇到了很大挑戰,但是我心裡不慌,原因是我另外有一塊很大的底盤,就是聯想控股的其他業務。除了IT板塊,我們的戰略投資還覆蓋金融服務、創新消費與服務、農業與食品、新材料等板塊。財務投資業務中,「聯想之星」在生命科學、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領域進行了廣泛布局。聯想控股有足夠的淨資產、利潤和現金流。我們要重新研究在新一波科技浪潮中受到了什麼樣的挑戰,下邊應該怎麼做。
問:「中關村」這三個字對您來說,意味著什麼?
柳:中關村是聯想的發祥地。包括我自己,中關村的科技人員在改革開放中淌出了一條路。
在商品極度匱乏、計畫經濟體制起決定性作用時,中關村自我突破,形成了電腦流通中心,後來成為一個高科技產業發展中心,對中國信息化建設發揮了很大作用。在中關村成為創新試驗園區後,各地相繼有了很多高科技園區,一下子把中國的科技產業水準帶上來了。
中關村「第一炮」是IT行業。我們引以為豪的是,當時「大兵壓境」,人家相當於「航空母艦」,我們是「小舢板」,資金、技術、管理都不是一個「噸位」的。但咱有這麼一股勁兒去拚,最後一步步迎頭趕上,甚至超到前頭。恰恰又是電腦這個行業,對推動今天中國的高科技發展發揮了作用。中關村前景輝煌,我相信將來能為國家做出更大成績。
問:您理解的中關村精神是什麼?
柳:中關村要敢為人先,這點我體會得非常清楚。因為中國的企業家以前總被人家笑話,說是中國製造而不是中國創造。很多東西都是從中關村開始有突破、有創新,中關村在北京的經濟發展中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通過科技創新推動經濟發展,這在中關村體現得非常充分,其實就是敢為人先、領先一步。
創新是「憋」出來的
問:我發現,您特別喜歡用「憋」這個字,為什麼?
柳:創新確實是「憋」出來的。最初,中國的科技領域跟人家差得老遠,被人家封鎖。我們創業時的存儲器是磁心存儲器,人工拿手穿,不知道和發達國家差了多少。給我震動最大的是,當時台灣在軟盤驅動器、某些元器件方面能夠占到世界的百分之二十到三十。原來老以為非得是歐洲人、美國人、日本人才能做,這下給了我們信心,我說中國人能做,我們於是放開了手腳。
在那個年代,我們對未來充滿了憧憬。國家給我們指明了一條突破「鳥籠經濟」的道路,更放開了身上的繩索,看看到底能闖出什麼路來。我覺得這是咱們國家最了不起的地方,體制機制上進行了開放,讓民營企業去做,這一做不得了。
問:您選擇了一面峭壁,但您身下還是一面峭壁,只能在這個上面去鑿出洞眼,一步一步往上攀登。對嗎?
柳:對,永遠是峭壁。不僅是現在,即使是將來,也是這樣。過了一峰又一峰,爬到最前面的峰時回過頭看,原來前面過的是「丘陵」。你以為到最高峰了,前面還有「峰」。我想這就是高科技企業選擇的道路,其實也是中國所選擇的道路。

敢闖的人 創業即使摔倒了 都會進步得比別人快

7

問:您辦公室的雕塑叫「突破」,為什麼會擺這個?
柳:以前我辦公室裡,還有一個雕塑叫「蓄勢」,雕的是一頭牛,是準備發力前的那個瞬間。這麼多年聯想在蓄勢,中國在蓄勢。換了「突破」這個雕塑,是因為我特別感覺到:我們國家真的是到了發力突破的時候,中關村也是這樣,以前基本上是一個蓄勢狀態。
真成功的還是少數
問:當下的創業者面臨著眾多競爭,您能不能傳授給他們一個挺住、憋住、熬住的「錦囊」?
柳:我可沒有鼓勵所有的人都創業,因為實際上你們可以觀察,人的性格特點是不一樣的,有的人就是屬於過日子的人,有的人是屬於奔日子的人,中國奔日子的人比外國多點,也不是全都大家都是要奔日子,因為過日子本身要比奔日子要舒服得多,而且風險小得多。很多人願意過安安穩穩的生活,我把手頭的事做好了,社會就是這麼組成的,但是總要有一些人要往上追求,不停地去追求,摔得鼻青臉腫再往上爬,而追求著奔日子的人,我相信大概百分之七十到百分之八十是不成功的,真成功的也還是少數。
奔日子的人,初始資金還是很重要的,拿到天使投資以前,自己總得有初始資金,你得有想法,得顯現出來。這個錢如果是父母的養命錢,如果是借來的錢,這個我勸你還是要小心,為什麼?因為一上來創業就成功,可能性很小,中間確實總得折騰幾次。所以錦囊妙計就是,你第一要看你是不是真的敢於經得起折騰,受不受得起風險,有的人一失敗以後就打擊非常沉重,弄的生病什麼,這個你自己就得考慮清楚,既然我選這個路,受打擊摔跟頭都是我自願的,我樂意我高興。你這麼去想真的會好得多;第二個就是別弄的家裡頭雞飛狗跳,對敢於闖的人,創業即使摔倒了,將來你再做別的事,我覺得都會進步得比別人快。
科技突破仍然未知
問:從最早的PC時代到現在的萬物互聯時代,怎麼更好地把握未來、擁抱變化?
柳:說實在的,未來是什麼樣,我真的不知道。人們對物質世界本身,只知道「冰山」一角。像人工智能、生命科學、能源等方面,到底還有多大的突破?都說不清楚。
不過,大數據會大大提高技術突破以後的效率,如果能把技術變成生產力,就會對社會起到顛覆性作用。至於哪個領域先突破,這得看科學家了。但如果民營企業有條件、有能力,對基礎科學也能夠進行研究的話就最好了。

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圖/新華社
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