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邊38年 修復古籍10萬頁

41
為修復用紙染色。圖/新華社

【本報綜合報導】古籍修復師閻靜書,在每天有不少遊客、被收入《世界遺產名錄》的西湖斷橋風景區,有一張屬於自己的安靜書桌,同時她也是中國大陸浙江圖書館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的「掌門人」。
現年五十五歲的閻靜書,在杭州孤山西湖邊的一棟小紅樓裡已工作三十八年。幾十年下來,有不計其數的中國古籍在她的書桌上被賦予新生,一年平均可以修復約四千頁各類中國古籍。
閻靜書師從中國第一代古籍修復師錢蟾影,自一九八一年開始這分工作,她表示,「當時可能也沒有那麼喜愛這分工作,但也許是我的名字─『靜書』,冥冥中就和這些古籍有一些緣分吧。」現在她更是和這些泛黃、孔洞甚至霉爛的紙張有了感情。
浙江圖書館館藏古籍約八十二萬冊,其中善本約十五萬冊,每天都會有陳舊的古籍被送來,其中不乏元明善本,還有搶救性修復的藏本,但閻靜書卻說,修書這事急不得。
在閻靜書眼裡,每本被水浸或被蟲蛀的古籍就像病人,要為它們治病,首先要經過化驗檢測,「只有檢測細緻了,之後才不會出錯」。閻靜書拿出了一張修補裝訂基本工序表,針對不同裝本的古籍,上面密密麻麻寫了八十多道工序;光是對照色調一項,閻靜書憑藉幾十年的經驗,與同事總結出包含兩百多個品種的紙譜。
修舊如舊
是對古籍尊重
為了盡量完整修復各種不同狀況的古籍,閻靜會和同事們用一些土辦法,自製原料和自尋配方,像日前修補一本書口斷開的古籍,他們用小麥澱粉自製漿糊,再用紅茶和一種叫作橡果的天然染料來調色。
「其實可以用一些化學產品修補,一開始也許能更加接近古籍的色調。但時間最後是不會欺騙大家的。」閻靜書說,化學修復保存的時間很短,而且會對書籍造成二次傷害,因此遵循「修舊如舊」是對每一本古籍的尊重。
在修復過程中,閻靜書小心翼翼地揭開書頁,一點點拼接已經破損的細小的漢字筆畫,一錘錘輕輕敲打褶皺的書籍;閻靜書表示,這門手藝,沒有三、五年的靜心學習是無法熟練掌握的,真正留下來的人除了要有一雙靈巧的手,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顆安靜的心。「平淡的事情,如果能堅持這麼多年也是一種不平凡。」
二○○七年時,和閻靜書搭檔的老師傅退休,她一度成為浙江圖書館唯一一位古籍修復師,但因同年中國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古籍保護工作的意見」,要求加強古籍保護人才培養,因此全中國的古籍修復師數量明顯增加,閻靜書說,現在浙江圖書館古籍部每年有十多期培訓班,最年輕的修復師是「九五」後的年輕人。

閻靜書在工作台上修複元刻本古籍。圖/新華社
閻靜書在工作台上修複元刻本古籍。圖/新華社
把修補好的書葉,用錘子輕輕敲打錘平。圖/新華社
把修補好的書葉,用錘子輕輕敲打錘平。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