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劇場】帶著好奇童心去探索

4

文/酸檸檬
我其實不喜歡迪士尼電影,在我人生第十次看完迪士尼卡通電影的歷史性時刻,終於決定,這輩子對它們按下封鎖鍵。那些千篇一律、換湯不換藥的公式化情節與角色設定,十部已經夠多了。之後,我的目光大部分放在日本與歐洲動畫電影上面,管它迪士尼宣傳再大、包裝再可愛善良,我也不再動搖了。但就在我以為自己是全面封鎖迪士尼的同時,我卻忽略了,在衣櫃的最底層,我還保留小時候揹到泛黃變形的米老鼠包包;我也忘記,旅行時最常穿的衣服,總是印著米奇咧嘴大笑的灰色粉色T恤。它們宣示著:帶一顆好奇的童心去探索未知吧!
歷經90年歷久不衰
米老鼠真是如影隨形地附著在我們的生活中,商品化的程度比起動畫的出現率更是要潛移默化得令人驚異。我幾乎忘記它其實才是迪士尼的最初代表作。在那個我們還把所有動畫稱為「卡通」的年代,隨時扭開電視螢幕,就能看到「米老鼠與他的爆笑朋友們」不預期地出現,有時候十分鐘,有時候半小時,音樂的輕盈節拍配上流暢的動作表現,往往像流水沖激石頭一樣,瞬間精采就過。一不留神,就錯過了它表現的精采處,每每一部影片過後,只記得米老鼠稀薄的假聲短短的回應,以及唐老鴨呱呱亂叫的極有特色的吵雜聲。
沒有甚麼對話與深刻情節的米老鼠動畫,為什麼能歷經九十年光陰而歷久不衰呢?除了強大行銷手法(跨國商品化、迪士尼樂園等),我們不免要回頭看,這個影響後世卡通動畫界至深的元老級偶像,最初是以甚麼樣的姿態出現?
富有想像的感染力
一九二八年的《汽船威利號》是米老鼠的處女作,在那個還是無聲電影的鼎盛期,它卻發出了聲音。米老鼠在其中,黑色的眼瞳、細瘦的四肢與胖胖的身軀,還沒戴上白手套,但吹著口哨:自由輕鬆極為詼諧,沒有對白的劇情裡,音樂節奏配合動作逐漸帶動情節、點綴上如汽笛鳥聲動物聲:驢子的尾巴是手搖音樂箱、廚房物品可以當敲擊樂器、貓與火雞的叫聲可以串場……形成了極簡單但想像力充沛的七分鐘小短片,十分動人且百看不厭。這也是我第一次驚訝地發現,原來迪士尼卡通一開始是這樣富有想像的感染力!
米老鼠在一九三○年到一九四○年代進入產量與質感的全盛期,許多我們小時候看的短片,都是這個時候的佳作。它們承襲了一九二八年時期的風格,從黑白片到彩色片,只稍稍對米老鼠的形象做了一些更動,戴上白手套、穿上紅短褲、黃鞋子,是為了讓米老鼠更具辨識度;也加上好朋友唐老鴨、高飛狗,以及寵物布魯托的對手戲,對話多了一點點,影片層次感也更多一些。但整體而言,依舊是音樂與動作節拍配合的流暢性,帶動整個影片的節奏。
米老鼠多屬短片,故事情節是最後考慮的要素。焦點總是放在動作的靈活性與想像力上,用來娛樂用來角色互動愈來帶動情節,節奏與速度是決定這部片的調性最重要的部分,這影響了後代所有動畫電影的創作者,也成為美國動畫電影的唯一基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