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間孟連 下

239
佤族村落的麵攤老闆娘。 圖/陳記榮

文/陳記榮
一直很想拍一張鄉村的清晨照,所以隔天早上七點多,我和老婆搭上1路公交車,前往昨日塵土飛揚的城郊試試運氣。結果,還是一樣的漫天灰塵,兩人趕緊拉起衣領遮住口鼻,找了條看起來車輛較稀少的石子路鑽了進去。
我們追著天際掛著的黃澄初陽,嬌弱的老婆被心急的我緊緊拉著跑,低頭看著她腳上緊繫的護膝和嘴角包容的微笑,我不禁心疼起來,決定先愛護好身邊的女子再顧及自己的愛好,生命的鏡頭瞬間更換了場景,我和她,一起靜觀這條尚未鋪柏油的新馬路,在塵土飛揚中趕緊戴上口罩。
道路兩旁的農田種滿莊稼,已乾枯的玉米和成熟的青菜交互間替著。若一路只看著這些景致,說不定會感到單調,但我們說笑著:說不定陶淵明發現桃花源祕境的山洞,等一下會突然出現在掩面風沙中。我們像在玩冒險遊戲般,等待著、感動著探索未知的下一幕,或是突然出現的小村莊。
我們走了幾公里路,穿越一畝畝田地後,一個不起眼的小社區出現在眼前。好奇心驅使下,我們決定走進社區,探索命運之神為我們準備的豐盛饗宴。
乾淨無人的社區入口,架著兩個籃框的大廣場,一座飾有牛頭的牌樓入口,上面懸掛著「歡度新米節」的紅布條,而就是那眨著生動大眼的三個牛頭飾品,吸引我們走進這個佤族村莊。
還來不及走進村口,趴在路旁盡職的村狗就發出清亮有力的警告聲,毫無防備的我們嚇了一大跳,正猶豫著是否繼續進村,遠處一聲喝止狗吠的聲音,看見一位大哥對我們笑著招手說道:「沒關係,過來。」村莊大哥好奇的盯著我們,問說:為何來此? 我們答說:「來玩。」
這個棋盤狀的社區型村莊,幾條縱橫交錯的水泥路切出好幾個房區,每家黑瓦磚屋上都裝飾了牛角狀的屋脊,有人在路邊庭院用網子圈養著小雞,街道相當乾淨,偶有幾個外出的村人,從容晃蕩的模樣,將整個村莊點綴得更加悠閒。
我們來到一處小山似的木柴堆旁,有人正生火用大鍋煮著開水,旁邊幾個男人揮舞斧頭劈著木材,好奇的問了一下,原來是村裡要煮米做酒,大家一起出力做酒,等酒熟成後就可以一起享用了。
聊天過程中,不時有人從旁邊一間沒有招牌的磚牆木屋走出來,手裡提著熱呼呼的米線,我們發揮極品好奇寶寶的精神探頭進去,果真發現了社區唯一的餐點雜貨組合店。店內沒有開燈,外頭亮晃晃的陽光穿過竹窗篩了進來,顯得有些幽暗,不過卻仍足以辨識屋內擺設及活動的人們。
店內的角落,古老燒柴起火的磚砌石灶上架著兩個大鐵鍋,灶旁站著個穿著大耳洞、滿臉笑意的老闆娘,她親切的招呼我們入座,頓時有種時間被往前移動二十年的感覺,這可是近年來在大陸旅遊,遇到最有時間感的早餐店了。
店裡頭原本一對用餐的年輕母女,和我們彼此微笑相望著,小女孩眨著雙眼有些羞赧又好奇地緊盯著我們兩個外來人,我們對她微微一笑,小女孩緊張的靠向媽媽,我們不禁莞爾。由於老闆娘和年輕媽媽的佤族耳洞實在太吸引人了,臨行前老婆大膽的試問「能否合照」豪爽的佤族人二話不說,當場和老婆肩並肩大方擺起姿勢,令我們甚是歡喜。
出了村莊,我們滿懷感謝的往回走,雖然這個村莊沒有清溪流水圍繞,沒有青山懷抱,卻是老天爺賜給我們最棒的桃花源仙境。

佤族民宅屋脊都裝飾了牛角。
圖/陳記榮
佤族民宅屋脊都裝飾了牛角。
圖/陳記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