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裳好 把石頭穿在身上

18

文╱李開周
《神鵰俠侶》第二十九回,楊過終於在絕情谷底找到了魂牽夢縈的小龍女,兩人會面的情景是這樣的。
舉步入內,一瞥眼間,不由得全身一震,只見屋中陳設簡陋,但潔淨異常,堂上只一桌一几,此外便無別物,桌几放置的方位他卻熟悉之極,竟與古墓石室中的桌椅一模一樣。他也不加思量,自然而然地向右側轉去,果然是間小室,過了小室,是間較大的房間。房中床榻桌椅,全與古墓中楊過的臥室相同,只是古墓中用具大都石製,此處的卻是粗木搭成。
但見室右有榻,是他幼時練功的寒玉床;室中凌空拉著一條長繩,是他練輕功時睡臥所用;窗前小小一几,是他讀書寫字之處。室左立著一個粗糙木櫥,拉開櫥門,只見櫥中放著幾件樹皮結成的兒童衣衫,正是從前在古墓時小龍女為自己所縫製的模樣。他自進室中,撫摸床几,早已淚珠盈眶,這時再也忍耐不住,眼淚撲簌簌地滾下衣衫。
忽覺得一隻柔軟的手輕輕撫著他的頭髮,柔聲問道:「過兒,什麼事不痛快了?」這聲調語氣,撫他頭髮的模樣,便和從前小龍女安慰他一般。楊過霍地回過身來,只見身前盈盈站著一個白衫女子,雪膚依然,花貌如昨,正是十六年來他日思夜想、魂牽夢縈的小龍女。
細心的讀者應該發現一個問題——小龍女在那裡住了十六年,沒有便利商店,沒有網路,沒有服裝店,她的衣服怎麼換洗呢?十六年前是一身白衫,十六年後還是一身白衫,如果她穿的還是同一件衣服,什麼牌子的衣服如此耐穿?小龍女見到楊過,第一個動作是用手帕替他擦汗,金庸倒是交代了這只手帕的來歷。
小龍女從身邊取出手帕,本來在終南山之時,楊過翻罷筋斗,笑嘻嘻地走到她身旁,小龍女總是拿手帕替他抹去額上汗水,這時見他走近,臉不紅,氣不喘,哪裡有什麼汗水?但她還是拿手帕替他在額頭抹了幾下。
楊過接過手帕,見是用樹皮的經絡織成,甚為粗糙,想像她這些年來在這谷底的苦楚,不禁心酸難言,輕輕撫著她頭髮,說道:「龍兒,也真難為妳在這裡挨了一十六年。」
手帕可以用樹皮織成,衣服卻不行,因為樹皮纖維太粗,縫隙太大了,會讓小龍女走光。
我的推測是,絕情谷不缺石頭,小龍女身上那件白衫,極可能是用石頭紡成的。石頭怎麼能紡衣服呢?咱們慢慢道來……
(摘自《誰說不能從武俠學化學?》,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李開周

1980年生,河南開封人,青年學者,《南方都市報》專欄作家。著有《包公哪有那麼黑:你所不知道的包青天》、《擺一桌絕妙的宋朝茶席》、《過一個歡樂的宋朝新年》、《吃一場有趣的宋朝飯局》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