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在 解讀「生、老、病、死」的自然機制與奧祕 (二十五)

55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專任教授)
政府推動的「長期照顧」靠得住嗎?
萬一有一天我們需要「長照服務」,如果想要靠政府來照顧,到底靠不靠得住呢?答案恐怕會令人大失所望,我們只要查看一下統計數字就了然於心。跟據「長照服務」的使用人數統計,二○一六年為九點四萬人,二○一七年增加為十一點三萬人,但是以「長照2.0」所推估的二○一七年服務對象,總計有七十三點八萬人之多,相較之下,當年的服務覆蓋率只有區區百分之十五,如此偏低的覆蓋率,充分顯示蔡政府並未大力投入資源,難怪「長照2.0」陷入「缺錢、缺人、受惠少」的窘境,而且還不斷地惡性循環。
再來看另一項有關財政稅收的統計數字,從「各國賦稅負擔率」的比較來看,以二○一六年為例,台灣僅有百分之十三,南韓、日本、德國、荷蘭依序為百分之十九點四、百分之十八點六、百分之二十三點四、百分之二十四,而瑞典等北歐國家則高達百分之三十四點一,這些是目前世界上少數已經實施長照保險的國家。瑞典是典型的「稅收制」國家,兩相對照,以台灣如此低的賦稅負擔率,「長照服務」究竟應該採取「保險」或是「稅收」的方式來籌措財源,大家在心裡衡量一下,應該會有相當清楚的答案。
陳雄文指出,蔡政府當初大張旗鼓批評馬政府「長照1.0」的「八大缺失」,而其隨後推出的「長照2.0」,不切實際又政策錯誤,只是突顯其偽善的一面,根本無助於解決「兩缺一少」的問題。當前台灣人口快速老化,長照的需求勢將倍速成長,如果政府再不改弦易轍,只是虛應故事,失能人口的受照顧權益很難獲得應有的保障。
不過我在此引述前勞動部長陳雄文,目的並不是要批評馬政府或者蔡政府,而是要藉此說明,兒孫也好、政府也好,到了關鍵時刻往往都靠不住,提醒大家根本就不要奢望將來老了要依靠兒孫或者政府,而是要「靠自己,早作準備,自力自強」,再加上要信心堅固,勤於誦經念佛、發願往生、功德迴向,與佛、菩薩感應道交,靠佛、菩薩的加持,這才是最實在的!
千萬不要成為晚景淒涼的「下流老人」
行文至此,我向各位讀者推薦一本最近才剛出版的新書《老有所終:長命百歲還是品質九九?》,作者是高雄長庚醫院前任院長莊錦豪醫師,大家可以上網查詢。從書名可以看出,莊院長的大作所探討的,正是當今台灣高齡社會所面臨的重大議題:如何妥善規畫及實踐「老年安養」與「尊嚴善終」的人生課題。莊院長還特別強調「老年安養」的經濟現實面向,呼籲大家要及早儲備足夠的「養老本」,不只是在身心健康層面,還包括經濟財務層面,千萬不要成為晚景淒涼的「下流老人」,莊院長真的是菩薩心腸,苦口婆心。
莊院長在書中提到,過去醫藥不發達的農業時代,能活到高齡甚至於超高齡的人並不多,這些長者多數都能獨立自主地生活在大家庭裡,含飴弄孫,幫忙做一點家事,一旦病倒,也絕少拖延時日,時候到了就走了。古早時候的老人家能自食其力,又不拖累家人,還能光耀門楣,當然是普受歡迎的一家之寶。
如今醫藥發達,高齡甚至於超高齡的人愈來愈多,身體卻不如古早時候的人勇建,老人家若無法獨立自主,遲早會成為年輕人的沉重包袱,到了現代社會這種現象已經成為普世都面臨的煩惱。銀髮族的朋友若要避免成為「麻煩製造者」,首先要保重自己的身體,健康活到老,延命而不臥床,這是最理想的。其次,銀髮族還要懂得開源節流及量入為出。《禮記.大學》云:「有財此有用」,人即令活到最後一口氣,都還是要花錢。任何人如果自命清高,不去理財,沒有準備「養老本」,到頭來只有自找麻煩!
莊院長特別介紹日本社會工作者籐田孝典,連續在二○一六及二○一七兩年之內,出版兩本以「下流老人」為名的書,分別是《下流老人─即使月薪五萬,我們仍將又老又窮又孤獨》,以及《續.下流老人─政府養不起你、家人養不起你、你也養不起你自己,除非,我們能夠轉變》。
(續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