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您的名字叫慈悲

31
三姐弟護持佛光山(右一姐姐玉梅、右二妹妹水錠、右三妹婿林明生、左一同修江秀枝)。圖/陳麗雪

文/陳麗雪
叮噹、叮噹,看到新園佛光緣群組的line寫著:「蔡金水督導往生,希望有空的人前往助念。」愚人節剛過,誰在開完笑?
不喜叨擾別人的您,前天跟家人說胸口不舒服,忍著身體的不適,直到隔天凌晨三點才讓家人緊急送醫急診,因急性冠心病到醫院時已陷入昏迷。當晚九點半我向潮州講堂輔導法師報告您的狀況,監寺如慶法師一接到訊息,馬上指示講堂法師為您立消災祿位。但十一點半卻接到您女兒淑婷來電說:「師姐,我們現在要帶爸爸回家了。」從進醫院到回家不到二十四小時。
認識您二十年的時間,您的身體一直是瘦弱的。事母極為孝順的您,當時還在高雄楠梓電子公司上班,每天開車來回近三小時,只為可以每天回家看看媽媽、妻子和三個女兒。因體質的關係,使您從年輕時就常常頭痛。直到退休也常聽您說頭痛、身體很虛。但您總是說:「這是個堪忍的世間,我的身體還可以忍啦。」
近幾年您因帕金森氏症手腳會不自主的顫抖,比較少至潮州講堂參與活動。但只要分會的活動,您同修秀枝師姐必定會用摩托車載您前來參與。她說:您為了要參加分會活動,總是調整服藥時間,盡量讓自己在活動時維持最好的狀況。還說您常在夜深人靜時,拿著女兒送給您的平板電腦,閱覽星雲大師的文章。她怕您身子不好請您早點休息,您總是說身子還可以,要休息往生後有的是時間。
您心心念念在佛光會,一輩子護持、認同星雲大師的「人間佛教」。您在八十一年六月加入佛光會後,受持菩薩戒,並在八十八年發心承擔國際佛光會新園分會會長、讀書會導讀人及督導委員會副督導長等各項職務。舉凡佛光會的禪淨共修法會、佛光山供僧道糧、佛陀紀念館建設及潮州講堂建寺等,能與大眾結緣的機會,您皆全力護持,而且是全家總動員,幾年前也當選過佛光三好家庭。姐姐蔡玉梅及妹妹蔡水錠、妹婿林明生(鳳山講堂)皆是佛光會的資深幹部,妹婿林明生也常回來與您探討佛法,您突然的離去讓他好難接受,因為您除了是他的好兄長亦是他佛道上的良師益友。
在您的口中除了不曾聽過別人的是非外,當每個人碰到疑難時也都會去找您聊聊,而您總是用佛法的正知見引導他們。您一直將佛光會的事看的比自己重要,雖然少發言,但您一直在我們的身旁陪伴、觀照著我們,就像是我們分會的精神堡壘一樣。今年舉辦的雲水浴佛,您忍著身體不適依然全程參與,還指導著我如何拍照。
八十八年您當新園分會會長時,才剛加入佛光會不久的我擔任您的秘書,我比您大女兒長一歲,您如同嚴父更是佛道上的善知識。會務上的工作您都很用心教我,也常常給我機會嘗試不同的活動。記得有一次共修結束後我第一次跟東港分會去助念,回來後還在嚷嚷會怕,您以佛教的正知見引導及灌輸正確的觀念,讓我對生死更有多一成的體悟。
那天您從醫院送回家時,我跟您家人及蓮友們也陪在您身旁助念,一切都那麼平和。從您往生助念、佛事到最後的告別,一切都在圓滿、祥和中,三時繫念佛事結束後,監寺如慶法師說:「您是『未成佛道、先結人緣』才會有近百位親友、蓮友一同參與,以法相會來送您最後一程。」
您的驟離讓您的家人好不忍,最敬愛您的小女兒惠雅說,從小最喜歡的人就是父親。父親在她七歲時引領他皈依佛教、皈依星雲大師;她跟父親說,感謝這輩子送她最珍貴的禮物,也是人生中最大的保障,就是皈依佛教、體認佛法,所以內心中一直把父親當成是一個菩薩,一個引領她親近佛法的善知識。
「阿彌陀佛無上醫王,巍巍金相放毫光。苦海作慈航,九品蓮邦同願往西方。」陣陣的佛號聲中,蔡金水督導此生的病痛解除了。也希望您能「乘願再來」為您心心念念的佛教事業再來打拚,我們也會效法您「為教護教」的精神,大家一起共成佛道。

2018年農曆初二家族聚餐。圖/陳麗雪
2018年農曆初二家族聚餐。圖/陳麗雪
蔡金水督導。圖/陳麗雪
蔡金水督導。圖/陳麗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