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揉合芭蕾 舞者閃爍耀眼

29
刻畫朱銘 本名朱川泰,1938年出生於台灣苗栗,先後師從李金川、楊英風,作品主要分為「鄉土」、「太極」、「人間」三系列,為享譽國際的雕塑家,在世界多國舉辦過個展,1999年於新北金山成立朱銘美術館。圖/朱銘美術館

文/記者曹麗蕙
雕塑大師朱銘是台灣舉足輕重藝術家,外表精瘦、個性率直,能大刀闊斧刻出氣勢磅磗的青銅太極拱門、也能純樸刻畫台灣鄉土水牛牧童,更可以各式各樣的媒材,展現摩登女郎、三姑六婆、三軍英雄、純真兒童、運動員等人間百態。
雖已年過八旬,朱銘卻依然創作力旺盛,五月發表的二十九件最新作品《人間系列—芭蕾》,就是要讓大家一窺他如何創新表現「不鏽鋼」材質,呈現舞者優雅舞動、耀眼的瞬間身影!
挑戰不鏽鋼材質
打造鏡面光感
「芭蕾最美之處,是在定格時展現出的力與美」,揉合雕塑藝術與芭蕾精神是朱銘新作的重點,「如果沒有芭蕾舞的精神,那就不叫做芭蕾舞,如果我們造形不漂亮的話,那你這個雕刻家就失敗,兩者一定要有,可是你還要有雕刻的美學,譬如亮感、動感、空間美、簡化。」
對朱銘而言,要留住芭蕾曼妙剎那,就要把不鏽鋼材「光亮如鏡」的特色發揮到極致。這次他將保麗龍翻鑄為不鏽鋼,在衣服、頭髮、鞋子保留保麗龍的紋路肌理,但肢體卻是將不鏽鋼反覆打磨拋光,讓皮膚呈現耀眼光澤。
「難度很高,雕刻完保麗龍後,要先塗上一層特殊的土,等它乾了再磨,至少需重覆五道工序,才能將肢體的保麗龍顆粒磨平,皮膚摸起來才會光滑、『幼綿綿』,看不到毛細孔;然後交由工廠脫蠟鑄造,再把不鏽鋼打磨拋光五次,才能展現光亮如鏡的特色。」
將藝術視為修行
不斷突破創新
將藝術視為修行的朱銘,逾一甲子的創作歲月,總是不斷自我挑戰,題材、風格、造型、材質從不自限,1970年代「鄉土」系列一鳴驚人後,他不停留於成功,轉而發展出東方哲思美學的「太極」系列;大放異彩時,1980年代卻又隻身赴美闖天下,進入「人間」系列的創作。
他的作品充滿生命力,洋溢對生活的觀察與感動,尤其堅持讓材質表現出自身的語言,他眼睛發光,像介紹好朋友一樣分享:「木頭、陶土、青銅、不鏽鋼等媒材的表現方法就是不同,它們經常告訴我它們的本質、特性;我也總是喜歡探索、嘗試新材質,才能不斷突破創新,愈變愈厲害。」
旋轉、跳躍 展現芭蕾力與美
《人間系列—芭蕾》作品融合朱銘過去對女性姿態的展現,和對不鏽鋼的創新表現,不受限於芭蕾舞蹈動作,而是捕捉迴旋、躍動、轉身種種過程之間姿態的自然流動。
策展人吳崎牟表示,「朱銘老師創作時沒有舞譜,動作的馳騁和凝結都在他的腦中,他精準掌控平衡原則,展現舞者柔美與力道間的張力。芭蕾系列每一件都是獨立作品,展場也特別融入布幕、鏡面、旋轉舞台等表演空間元素,讓觀者可更進入芭蕾舞情境中」。
此外,展覽也規畫芭蕾主題教育互動區,運用觸碰設計,營造視覺暫留,讓民眾從螢幕中自己與自己共舞;該區還準備「天鵝湖」、「睡美人」等經典芭蕾舞劇的角色衣裝,小朋友換裝後,還可上演一齣屬於自己的芭蕾舞劇。
美術館內有動物園 實在有「藝」思!
來到朱銘美術館也不可錯過「有藝思動物園」特展,民眾能觀賞到楊英風、達利、劉哲榮、席時斌等十多位中外藝術家,如何透過一件件有「藝」思的動物主題創作,展現他們對自然生態的熱愛與天馬行空的想像。

藉由人物肢體的延展,朱銘將舞蹈重心的處理轉化到雕塑的平衡上,透過人物肢體與塊狀裙襬的形式,強化了視覺延伸性,並感受到芭蕾舞伶對完美姿態的要求。圖/朱銘美術館
藉由人物肢體的延展,朱銘將舞蹈重心的處理轉化到雕塑的平衡上,透過人物肢體與塊狀裙襬的形式,強化了視覺延伸性,並感受到芭蕾舞伶對完美姿態的要求。圖/朱銘美術館
朱銘快刀雕刻出的芭蕾舞裙,醒目地襯在傾斜的身體之後,讓觀者能一目了然保麗龍與不鏽鋼材質的對比,及姿態強烈的動勢。圖/朱銘美術館
朱銘快刀雕刻出的芭蕾舞裙,醒目地襯在傾斜的身體之後,讓觀者能一目了然保麗龍與不鏽鋼材質的對比,及姿態強烈的動勢。圖/朱銘美術館
透過舞者向後曲折翻轉的肢體,呈現柔美力量和韌性,身體重量凝聚在單腳腳尖,伸展近乎極限,也讓人看到朱銘利用雕塑表現人體之美的各種可能性。圖/朱銘美術館
透過舞者向後曲折翻轉的肢體,呈現柔美力量和韌性,身體重量凝聚在單腳腳尖,伸展近乎極限,也讓人看到朱銘利用雕塑表現人體之美的各種可能性。圖/朱銘美術館
符號與記憶之馬/席時斌 一進入展場即會被席時斌三公尺高的雕塑所吸引,在他眼中,駿馬的形象投射了一個充滿力量,並以想像力拼接的神話原型。當陽光灑落,不鏽鋼、鈦金、切割水晶等媒材的疊合,讓作品閃閃發亮,觀者也在反光中微見自己身影,激發想像與記憶。
符號與記憶之馬/席時斌
一進入展場即會被席時斌三公尺高的雕塑所吸引,在他眼中,駿馬的形象投射了一個充滿力量,並以想像力拼接的神話原型。當陽光灑落,不鏽鋼、鈦金、切割水晶等媒材的疊合,讓作品閃閃發亮,觀者也在反光中微見自己身影,激發想像與記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