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情深】我家大姐大

21

文/林美枝
我們家有姐妹四人,大姐長我十歲,我是老么。母親工作忙碌,要姐姐照顧我,假日我也總纏著她,不讓她做功課,為此我常被大姐修理。
記憶中,我到了六、七歲還老是要大姐背,有次她惱火地說:「再要我背,就把你背到阿珠家,讓她看你笑話!」阿珠是我們隔壁鄰居,和我同歲,每天不但要做家事,還要照顧弟弟妹妹。我唯恐大姐說到做到,從此再也不敢往她背上跳。
上學後,我的功課也是大姐在管,寫錯或念錯一個字打一下手心,算術也一樣。有次我被打疼了,哭個不停,母親不但不同情我,還幫腔說:「不用心,該打!」
有時候我生大姐的氣,不跟她說話,考試沒拿一百分,更是得躲躲藏藏的,唯恐被她發現;但是當我考一百分回來,她對我又摟又背的,好像我是她的孩子一樣。
所謂「長姐如母」,大姐從小就很疼我。我偶爾受了點風寒,她就會很擔心,除了送水、送藥,給我好吃、好玩的,還會講故事給我聽,讓我不禁想:生病這麼幸福,不如沒事就咳嗽幾聲來騙吃騙喝好了。
有一次我又咳嗽了,大姐趕緊過來拍拍抱抱,送吃送喝的,還講〈狼來了〉的故事給我聽,我都聽膩了。後來大姐講〈白雪公主〉的故事,說白雪公主吃了有毒的蘋果,但後來又復活了……「為什麼又復活了?」我跳起來不斷追問,大姐發現我是裝病,火大地從床上把我拖下來,狠狠修理一頓。到現在,我好像還感覺屁股熱熱痛痛的呢!
長大後,我喜歡穿牛仔褲,大姐要管;交男朋友,她也要管;若是稍晚回家,她也要追根究底。她就是我的管家婆、眼中釘,讓我恨不得立刻把她嫁掉!母親把我交給她管理,自然大可放心。
後來,大姐真的要出嫁了,母親頻頻拭淚,我卻高興極了,直呼:「萬歲!我終於自由了!」大姐卻在我耳邊小聲地警告我:「放心,縱然你已經長大了,再搞怪,我一樣回來修理你!」
唉,這就是我的大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