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春:連結生命經驗 親近文字

2348

文/人間社記者李雪麗

在台灣文壇上,以頑童自居的知名作家張大春,6/2應佛光山台中惠中寺之邀,從個人生命歷程中的經驗說文解字,與民眾分享人與文字的情感,精闢的論述,生動有趣的描繪,讓聽者會心一笑,對文字的理解產生新的認識。

文壇的頑童張大春,以小時候的故事,說明人會因生命歷程的不同,對文字產生不同的情感。圖/人間社記者劉紹霖

大學時第一次接觸到《說文解字》,張大春很佩服東漢許慎的博聞強記,對每個中國字的字音、字形、字義的法則,有非常詳盡的敘述。但生性叛逆的他,不免運用想像力,把某些字做另類解釋。他也記得曾聽過吳兆南與魏龍豪的相聲,當中有一個段子,講到「射」跟「矮」字顛倒了,因為按字形來看,身體只有一寸的人是矮沒錯,而「矮」才是人在射箭。同樣道理,「炭」和「煤」也顛倒了,埋在山底下,可以燃燒的應該是炭,而不是煤。說者洋洋得意,聽者也興高采烈,但事實上,造字方法有象形、會意、指事、形聲、轉注、假借六種方法,上面所述,的確是曲解字的意思。

然而以「醫」字來說,醫有五個字符,左上角是「匸」(音同喜),指的是箭射中靶的聲音,匸中有「矢」,矢即是箭;右上角是「殳」,意為扁鑽或長茅等的兵器,此字出現通常與軍事行動有關。下面的「酉」,是盛酒的容器,以天干地支來算,酉月是穀物成熟時,也是把穀物拿來製酒的時節,「酒」字的三點水,是發酵過程中產生的氣泡,酒,比起其他的可樂、咖啡等,屬凶悍飲料,所以綜合來說,雖然提到「醫」字,通常會聯想到杏林春暖、濟世救人。但「醫」其實是帶有侵入性,及破壞性的行為。

張大春有趣的說文解字,讓聽眾會心一笑。圖/人間社記者劉紹霖

蘇軾〈墨寶堂記〉中提到﹕「蜀諺有云,學書者紙費,學醫者人費」。學習書法會耗費很多紙,學習行醫要耗費很多人。古代名醫扁鵲也說他的大哥、二哥醫術都比他更高明,所謂「上醫治未病,中醫治欲病,下醫治已病。」扁鵲之所以比較有名,是因為他的患者通常都是病況比較嚴重,因此他經常要破人血脈,毀人體膚,才能把病治好。

張大春4歲時得了生平第一場大病—肺炎,醫師診斷必須住院,但家中經濟狀況不允許,因此這位其實是獸醫的醫師,要他每天早晚各打3針,持續1個月,當中有一針,可能引發過敏,因此每次都要做測試,先用刀在皮膚上劃十字,擠出血液,再把針劑滴在上面,看有沒有不良反應,一段日子下來,幾乎呈現體無完膚的狀態,這樣深刻的記憶,更讓張大春覺得醫生是最可怕的人。

張大春有多重身分,善寫但強調不是書家。圖/陳立凱

由此可見,人會將自己的生命故事,生活的經驗與文字作連結,進而產生不同的情感,張大春接著說他和父親上街時,習於欣賞招牌上的字,有時是書法美學欣賞,有時則是知識性的探究。因此文字是帶有有生命力的。接著還解說了春、秦、奏等相似字體的書法演進過程,說明字也有其生命歷程,有成住壞空。

古代金文書法作品。圖/周宗禎

張大春強烈認為他在大學所受的文學教育,應該要提前到小學,而且不只是中文系的學生才需學習。他用去年在中國大陸錄製的節目《同一堂課》做說明。他將文字、歷史、書法、創作一同融入課程中,花了近3小時時間,教了16個甲骨文、金文、小篆、楷書,還在3小時遊湖時間內,以只能搖頭、點頭,不能多做其他提示的狀況下,讓43位8歲小學生共同完成一首七言絕句創作「四面八方都是風,行舟西向水流東,浮萍水淺浮雲散,柳絮之間聲不窮。」顯現將大學文學史,透過適當的語言,的確能讓8歲的孩子接受,欣賞,從而產生更深的探究及創作。

他期待這樣的文學教育,不只是知識教育,也是情感教育,藉此啟發孩子對文字的興趣及與文字的密切互動,進而得到人生和知識兩方面的圓滿。精闢的說文解字,讓聽眾重新對文字有重新的認識,喚起聽眾對中國文字及理解。如果想了解更多,也可以參考他的著作《見字如來》。

張大春的著作《見字如來》。圖/取自網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