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促進高齡社會服務產業的發展

25

中國大陸於一九七九年通過節制生育政策,即一九八○年實施的所謂「一胎政策」,當年立即縮減生育率三分之二,每年出生人口總在一千二、三百萬左右。在此期間,因為在生產年齡的勞動力人口眾多,而被扶養年齡的老幼人口相對少,使生之者眾,食之者寡的人口紅利逐年提高,成就了飛躍發展的黃金階段。
可是近年來,高齡勞動力漸漸退出勞動市場的生產行列,缺少年輕經濟活動人口的現象漸漸出現,且所謂人口紅利消失的速度,因一胎化政策的執行是立即造成人口斷層現象,屬於海嘯式的人口負債。短時間內即將生之者眾,食之者寡的富足,轉變為生之者寡,食之者眾的貧乏。
面對人口少子化與老年化的危機,中國大陸於二○一五年提出一對夫妻生育兩個子女政策,於二○一六年正式實施。其目的在於緩解其人口結構老化的危機。二○一六年中國大陸出生人口一千七百八十六萬人,二○一七年為一千七百二十三萬人;較之前五年每年平均出生人口一千六百四十四萬人為高。
二○一七年的出生人口,本應較二○一六年為高才合理。探察其原因在於首孩,也就是一孩出生數減少,增加的是「二孩」。由這個現象可以推論「二孩政策」是否能有效提升人口出生率尚無定論。若參照不但不對人口出生加以限制,反而採取鼓勵生育的日本、南韓、台灣的經驗,可以知道法律規定對生育現象是易於在限制生育上有效,在鼓勵生育上有限。
我們推究同樣以儒家文化為主的中、日、韓三地,同屬生育自由地區且生育率皆偏低的原因,不在政策與法令規定,而尚有他原因。遲婚、不婚、不生、少生現象極為普遍,一個是經濟上的因素,一個是非經濟上的因素;再加上現代人對子女觀念的改變,尤其是人生規畫方向的多樣化都左右了生育。以改善人口結構的辦法對高齡社會的老年照顧養護,其實是有限的。靠多生子女來照顧老年是不合宜的,而今老年人要記得,現在流行從近二十年日本經驗來的口頭語,從「養兒防老」轉變為「養老防兒」。
台灣比大陸早進入高齡化社會,大陸老年人口達到百分之七是在二○○一年,台灣是在一九九三年,老年人口達到百分之十四;進入高齡化社會,大陸是二○二五年,台灣是二○一八年;老年人口達百分之二十進入高齡社會,台灣是在二○二五年,大陸是二○三五年。
由以上數字可見台灣的老年問題較大陸為急迫而嚴重。
大陸在老齡事業發展方面,目前執行的「十二五時期」以《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十二五規畫》及《社會養老服務體系建設規畫》,已確立了是「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為支撐」的多層次養老服務體系。
由大陸養老政策的變化走向,可知不能單靠政府提供,更要透過產業化與市場運作才能兼顧充分與品質。對高齡失能人口的照護,要容納醫療照護與養老服務結合。
高齡人口促使高齡產業的創生與發展,一方面培育發展高齡產業所需之人才,一方面開創高齡服務機構的設立、管理、監督機制。另一方面還要致力於開發高齡社會產品、服務、教育、娛樂及活動的市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