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領我親近佛道的善知識 我的母親

80
在惠中寺參加法會─惠中寺義工拍攝。圖/有望

文/有望
在電話中與您告別之後上了飛機,在幾萬呎的高空中寫下對您的思念。
有人說「時間」是看不見,摸不到的,但我說「歲月」一定看得見。從去年母親節後「重症肌無力」進入了您的生命,「衰老」一詞更是讓我心驚膽跳。但是人的一生「老病死生」沒有任何人可以倖免。
我這一期的生命,是您熬過三天產痛才和閰王換回來的,從此我們母女的命運,就這樣交織在一起。從小為了教育我這性格衝動、暴躁、難調的女兒讓您傷透腦筋。只要一搬家轉學的第一天,您一定會親自領著我去拜訪老師,希望老師包容我的缺點,直到我出家,您還是親自跪謝師父上人收我為徒,您說:能在佛光山出家,為佛教效力,將來您走了也能放下,不用再為我擔心了。
從小總是愛看漫畫小說,把學校功課丟一旁,為了讓我步入正軌,雖然家裡經濟不是很寬裕,您還是為女兒請了家教,但不像一般的家長,您為我請的是國文老師教我「寫作文」!您說就怕我腦袋裡不裝東西,沒有思考能力。
出家滿八年,您第二次參加佛光山親屬會時,每遇到認識的師兄們在談話之中,大家都以為是我度您入佛門,孰不知正好相反。思惟這一路走來,您領著我們在師父上人的佛法教導裡,認識「無常」、瞭解「共業」、體會「真理」……甚至我看的第一本師父的書《話緣錄》也是您介紹給我讀的。真的好感謝您,引領我親近善知識,為我點亮佛法的明燈,甚至成就我在佛光山出家的因緣。
從小到大,不知為您帶來了多少煩惱、白了多少頭髮,直到我三十歲前仍是過得渾渾噩噩。三十歲以後我開始忙著自己的工作,一直到家裡的事業結束之後,您退休了,哥哥一家移民到海外,我們母女倆過了幾年相依為命的日子。最後我選擇了離開熟悉的生活,一飛便是十萬八千里,在海外生活了十幾年,也不知當年離開讓您傷了多少心,但每當打電話回來,您總是很堅定的說:「我很好,沒事!」
到了美國我才開始真正親近道場學佛,直到決定出家時,打電話告訴您我想要出家,電話的那頭您沒有一秒鐘的遲疑,只回答:「生命是你自己的,你自己決定,只要你快樂就好。」那天在佛光山舉行剃度典禮前,您說:「歡喜送女入佛門,有女隨星雲大師出家,此生值得了!」回到美國西來寺領職那幾年,您從沒有打過電話給我,甚至信徒要過境加州,問您是否順便帶什麼給女兒,您說:「不用了!她已經是個出家人了,只要有三衣一鉢,一切常住都會照顧,不要麻煩了!」
親愛的母親,您不只是給了女兒這一期的生命,還成就了我的法身慧命,過去您曾經對我們兄妹說抱歉,因為家中的事業讓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吃了不少苦。其實如果不是那些寶貴的經歷,我們也無法立足於現在。我們母女這期交織的因緣,不知道還會有多久,因為無常總是悄悄出現,去年的母親節,是第一次在電話中「我不好」三個字從您口說出,您的腫瘤就這樣悄悄的出現了。做兒女的總是希望能做最大的努力留住父母的歲月時光,就算出家能跳脫世俗的框架,但是不論如何總還是不希望您身心受苦。
女兒好慚愧,您將一生中最美好的歲月貢獻給了我們,但我們卻沒有辦法回饋您一分一毫。多希望在母親最後的一段時間,能像我們小時候被母親照顧一般,照顧著自己的母親到最後一刻,但我們都不知道是否有這樣的機會,回饋母親的養育之恩,甚至那最後一刻是否會在您身邊?但是女兒又想,您一輩子獨立自主的性格,若真的到了那一天,要「被照顧」您會很不快樂的。
親愛的媽媽,孝與順有時好兩難,但不論如何,我們會盡全力去做,我們都要安心,有佛法就有辦法,希望我們來生還能再續因緣,發願再作同參道友,請您繼續帶領著我,一起追隨師父上人出家修道,好嗎?
後記:
二○一六年十二月底回台灣陪伴母親進行腫瘤手術,在飛機上寫下對母親的感念,本想回家後念給母親聽,卻沒有勇氣,母親手術後一周併發肺炎,昏迷休克送進加護病房插管急救十六天。二○一七年一月十九日出院回家療養,一個月後又因照護失當導致脊椎三處骨折,從此痛苦難忍,備受折磨。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肺炎復發,二○一八年一月十二日捨報往生。
這一篇文章在母親生前,還是沒有看到,過了第一個沒有媽媽的母親節,母親走時我沒有如詩人余光中「今生今世」中所說忘情的哭聲,因為不想讓母親有一絲的罣礙。但面對母親節還是揪心的,只能將思念化為聲聲的佛號平撫內心,希望母親能在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身無病苦,我們母女來世依然能在佛法上相會。

2008年德州海邊。圖/有望
2008年德州海邊。圖/有望
2013年赴大覺寺參訪之旅─遊江南。圖/有望
2013年赴大覺寺參訪之旅─遊江南。圖/有望
笑得開心的媽媽。圖/有望
笑得開心的媽媽。圖/有望
與印堅法師(左二)同遊寒山寺。圖/有望
與印堅法師(左二)同遊寒山寺。圖/有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