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1-11

21

海天遊踪
文/星雲大師

泰國 11

1963/7/4

●參觀大城佛蹟
七月四日,我們應泰國宗教廳的邀請,於上午七時到曼谷近郊參觀大城古都佛蹟,和挽巴因中國式行宮。這一天在車聲轆轆與緬懷故蹟中度過,晚間則參加中泰辯論會。
早上我們乘車向廊曼機場方向駛去,我與朱斐居士這次同乘蘇美君居士的私家轎車。速度極快,車行約兩小時,我們到了大城王朝舊地。
「大城」,在它的實際景況上說,已成一片荒涼的斷垣頹壁。泰族在佛曆1800年建這素可泰府,佛曆1893年,烏通王建都於此,前後四百多年,世稱阿踰陀耶王朝,也稱大城王朝。大城曾經是一個繁華的古都,當時它與中、印、英、法、荷蘭、日本諸國,都建了通商的關係。當日是一片錦繡城邑,入夜萬家燈火,想不到緬軍侵襲而來,大城王朝起而應戰,不幸戰爭失利,緬軍馬蹄過處,繁華的都城被焚毀成一片碎瓦頹垣,如今僅剩下荒寺圮塔,埋沒在荊棘蕪草中。所供人留念的,只有一些殘破的佛像,日夕風吹雨打,那是戰爭後留下的景物。曼谷王朝復興後遷都,大城已不再重施它的鉛華,而那尊佛像則因重修必圮,而且雷雨如泣,這好像佛像要保持世間無常的寫照,因此,曼谷王朝不得不放棄修葺,作為永恆的紀念了。
我們聽說七年前緬甸首相宇奴在曼谷參加佛陀2500年聖誕時,曾到大城憑弔佛蹟,心中油然掀起懊悔之情。
大城的華僑區,還有一個「三寶公寺」,是華僑所建的最大佛寺,佛寺的大殿內,供一尊銅塑的佛像,高達20公尺以上,形同小嶽,這也是泰國最大的佛像,幾乎與台灣八卦山的坐佛相等。現在這座寺院,已由泰僧住持。在瞭望大城古蹟時,我們看到破裂的佛寺和佛塔的痕跡,達一萬平方公尺以上。
面對這一片蒼涼、悲慘的往日佛跡、文化、歷史,想到當日被無情的戰火夷為平地,這是如何的殘忍?如果不是那一次泰緬之戰,今天的曼谷形勢是什麼樣子呢?
我們九點多鐘到達大城,在這裡徘徊、流連,有一個多小時。到十一時前,由當地僑胞假「三寶公寺」大客廳供養午餐。
可是,當時我聽說下一個參觀的地方──白雲道山,已為我們準備了午餐供養,不得已之下,我們訪問團分為兩隊,我與賢頓法師及淨海法師便趕去「白雲道山」,應當地僑胞午宴。因為怕超過午餐的時間,四、五十公里的路程,不要一小時就開到。

●白雲道山的墓園
白雲道山是一片墓園,由墓園加以美化,成為一個觀光的勝蹟,倒是具有紀念意義的。
我們車行到白雲道山的側方,遠遠便可以看到半山上整齊而別緻的修築著一列列、一排排、美觀、均勻、像圖畫似的墳墓。這一片觀光的墓園勝地,埋葬了不少炎黃子孫。
在泰國的僑胞,非常講究死後的「城廓」,因此,百年撒手人寰,後人便為他的墓園修築得如同花園。填墓均以別緻的顏色磚石,加以匠心設計而成,使人曉得他是被安排在美麗的睡夢中了。
我們下車,應了午齋供養,然後,步行上山,在一片幽美的墓園裡,徘徊、瞻望。心裡帶著一片淒涼和無常的哀思,即使墓園如花園,我依然覺得這只好安慰世俗的活人,對一個看破人生的行者,對它實在產生不了什麼心靈上的安慰感。
真是萬事有因緣,我竟在這裡看到前任龍華佛教社理事長廖振祥居士的墓地,當我被引導到他的埋骨處,不禁為這位虔誠、熱心,一生為佛法獻身的大心居士,感到無限的悲愴。廖振祥的大名,只要是信佛多年的道友,恐怕沒有人不知道他護持佛教的熱忱。
他對佛法來說,是忘家忘身的,他曾以數十萬金錢施用在傳播佛法上。他印經、幫助別人印經,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傳佈佛陀的教義;他供佛、供法、供僧,所表現的,全是一顆光明和虔敬的心。當我這次與同行者淨海法師看到他的墓地,不容思考地,便閉目為他虔念《心經》和〈往生咒〉,在念誦中,不禁為這位護持佛法的居士致以無盡的哀思。
經咒念完後,他的岳母及夫人也由山下趕來了,見到我們在墓前誦念經咒,便倒身伏地頂禮拜謝,這時我真不知如何安慰他們才好。
在山坡上,瞻望良久,便回到豪華的白雲道山招待所休息。
白雲道山,是曼谷郊區極為著名的觀光地。當地的新聞經常撰文描寫此間的景色,而國際賓客,也從不遺漏這個地方。
我們休息了一個小時,白聖法師和淨心法師才姍姍來遲。
會合之後,我們便去白雲道山彌勒菩薩像前上香念經,然後到山下大禮堂參加當地華僑慈善團體為我們舉行的歡迎大會。

●挽巴因行宮之遊
約於下午三時,結束了白雲道山的僑胞歡迎大會,我們又被引至另一風景區「挽巴因行宮」觀光勝蹟。
「挽巴因」,實際上是湄南河口上的小島,它是地名,也是行宮。事實上,它是建築於三百多年前大城王朝時代的「皇廂」。那時有一位王子出生於挽巴因島上,登位以後,便捐產供養佛教,並在島上建築一所宮殿,一座寺院。後來策橋里四世、五世諸王,先後增修擴建,有時是西式,有時是中式,又有時建泰式的。
在房屋形式樣上說,有的是「朝會宮殿」,有的是「樂廳、舞池、亭榭」,形形色色,樣樣皆有。簡直如同紅樓夢中的大觀園,但最後還是旅泰華僑仿我國皇宮式樣建成宮殿,奉獻給哈瑪五世──朱拉隆功大帝作為行宮。這座中國式的宮殿,上下二層,裡裡外外,全部是中國式設計。因此,我們未曾見過中國古式宮殿的人,今天在泰國能見到,如同北遊故國「熱河行宮」,真是高興極了。
「挽巴因行宮」,本來供泰王住的,而現在泰王已不住了,每週固定時間開放一次,供遊人參觀,平日則不准車輛進出。但我們這次是破例地准許車輛長驅直入。
行宮內,除宮殿的形式,雕龍畫鳳,如同北平皇宮一樣,其環境幽美,真如人間仙境。
宮內的樹木修齊,花卉爭艷,假山亭台,小河床,儼然是一個小世界的縮影。
我們流覽一周後,便參加華僑歡迎會。我們在泰國每到任何一地,都有僑胞駐足歡迎,真有說不出的人情慰藉。我們對海外僑胞這種熱愛祖國之情,真不知如何感謝他們才好啊!
當我們下午四時抵達挽巴因時,聽說這裡的僑胞從早上六點已在等候我們了。本來我們的行程第一站便是這裡,不知為何把參觀程序更改,致使他們苦待了一日,心中真感覺難過與抱歉!
我們參加僑胞歡迎會,他們雖準備了許多吃的東西,而做比丘的我們卻不能吃,因為我們是「過午不食」的。
白聖法師要我向僑胞們講幾句話,當時便由蘇美君女士翻譯。
對如此熱愛祖國,熱忱歡迎我們的僑胞,只能用一句話表達:「海外僑胞們永遠是祖國的兒女!」我除了內心抱歉,和由衷的敬佩,還有什麼更好的話說呢?(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