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規畫 交給公民找數據 自主數位生產 提高參與、認同感

2

編譯/潘楠慕
西班牙巴塞隆納市區的太陽門廣場(The Plaza del Sol)寧靜宜人,是相當適合休憩的景點。然而,由於此地大受歡迎,即使到了深夜人潮仍絡繹不絕,當地一名居民甚至形容彷佛在舉行「永恆的派對」。
長年在噪音下生活,使鄰近居民難以忍受。所幸,在歐盟資助下,巴塞隆納一處實驗室已研發出低成本的感應器,可感測空氣汙染、噪音音量、溼度和溫度。許多家庭把感應器放置在露台,測出夜間的音量已超過一百分貝,高於世衛訂立的標準。並以這項數據訴諸市政府,要求當局採取各項管制措施,處理廣場噪音問題。
研發這些小型感應器的是Fab Lab實驗室,他們的目標是讓使用者把創新想法結合尖端科技,創造不同的產品並進行測試。目前Fab Lab在全球約有一千兩百間工作室,彼此分享設計,集思廣益。
主持實驗室研究作業的迪耶茲(Tomas Diez)表示,他們的企圖心相當遠大,希望讓民眾透過實驗室的理念自行發想,開創各式各樣的工具和技術,解決城市化過程出現的種種問題。再加上各工作室之間的資源共享,某個城市的成功範例可立即推廣至各地,共同加速城市的進步。
迪耶茲和其他科技人員、設計師和建築師,正在推動「Fab City」的計畫,涵蓋中國大陸、印度、歐美等地,希望三十年內在世界各地建立永續發展的城市。
巴塞隆納的數據收集行動,是歐盟「Making Sense」計畫的一部分。這個計畫的宗旨不僅在於解決當地的噪音或空汙問題,更長遠的目標是授權給居民,讓他們「自主數位生產」,把控制權交給公民。
迪耶茲指出:「我們希望結束由上而下的單向運作方式,過去,城市均尋求企業協助興建基礎設施,但我們想要讓人民自行擁有和管理的數據,也就是『公民為本』的設施」。
Fab Lab外,其他組織也開始嘗試類似的授權計畫。美國底特律市今年啟動「鞋盒中的感應器」(Sensors in a Shoebox)計畫,藉此讓民眾參與都市規畫。參加民眾的鞋子裡裝設感應器,在濱水區和公園等地收集一系列的數據。
密西根大學教育學院院長茉荷(Elizabeth Moje)說:「建立關係緊密的智慧城市,有賴聰明、有認同感的年輕人。」
當地年輕世代相當關切的議題之一是空氣品質,因為底特律每六名居民便有一人患有哮喘。「鞋盒中的感應器」讓年輕世代參與數據收集,並親身體驗環境中的各種問題和需求。例如,某個區域的高齡者較多,就需要設置更多長椅;如果兒童居多,則應增添遊樂空間。
茉荷指出,更重要的是,參與者在收集數據和觀察過程,將可領悟到自己也能在城市規畫中貢獻心力,「我們希望年輕世代可擁有批判思惟,成為優秀和具建設性的公民。即使不是工程師或社會科學家,也能夠了解自身社區。」
英國倫敦大學戈德史密斯學院(Goldsmiths,University of London)的賈布莉絲(Jennifer Gabrys)教授認為,這種由公民參與的計畫跳脫傳統思惟,提供工具讓民眾自行收集數據,不僅提高民眾參與「智慧城市」的意願,也可望提高城市進步的效率。
厚數據 彌補大數據的貭
智慧城市是相當美好的目標,應用各種最新科技,可以讓生活更便利,甚至也能有效防制犯罪、汙染。為了達成這些目的,數據的收集相當關鍵。大數據的興起,對於智慧城市的進展功不可沒。
然而,正如同一句相當經典的廣告詞:「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數據本身是冰冷的東西,大數據確實相當實用,但也有其盲點。許多產業或領域對於大數據相當依賴,甚至已達迷戀程度,卻忽略了數據缺乏深度。唯有深入探討這些數據背後的因素,才能更有效率地加以運用。
智慧城市的發展,也是如此。數據的種類、收集方式不同,很容易產生不同的結論。假使過於依賴大數據,一旦面臨難以量化或者未收集到數據的狀況,可能就不知所措,難以回應。打造智慧城市的過程中,「厚數據」(thick data)的重要性絕不容忽視。
大數據彙整了大量資料,也就是「量」,但是欠缺「質」。這個缺陷,須靠厚數據彌補。厚數據如同「故事」,包含了情感、真實體驗。
舉例來說,西班牙巴塞隆納市區太陽門廣場鄰近的居民,備受噪音問題困擾。但是當局最初的數據卻顯示噪音狀況並不嚴重,和居民的感受截然不同。透過厚數據的解析後才發現,當局研判監測數據時,並未把時段、民眾觀感納入考量。後來,當局除了參考音量監測數據,也採用居民的建議措施,終於成功解決問題。
對治空汙 數據也有好功夫
空氣汙染已成為全球許多城市亟欲解決的重大議題,環保人士、科學家和政府當局無不苦思良策,希望在城市發展的過程中減少空汙危害。中國大陸一些城市已開始自行設計試驗,試圖清除遭汙染的空氣並達成節能目標。
以深圳為例,當地有一棟八層樓高的綠色辦公樓,鳥兒自由出入,並大量栽種綠色植物,辦公環境有如田園。這棟大樓的所有者表示,採取這種設計,是為了保持通風、節能和減排。另外,深圳還有一個「低碳公園」,利用噴出的水霧被為道路降溫,美化環境並除去灰塵。
中國大陸推行「低碳城市」已將近十年,號稱「城市發展的新概念」,約有一百個城市參與,但成效不一。
深圳是成功範例之一,PM2.5值下降了近百分之五十,過去三年空氣品持持續達標。這個人口高達一千一百萬的城市是中國大陸經濟最早開放的城市之一,也是全球第三大集裝箱港口的所在地。
官員指出,成功對抗空汙的關鍵之一,是嚴格執行法規。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員會表示,一旦發現違法,將實施嚴厲處分。此外,各種環保措施也都有助減少廢氣排放。
蛇口集裝箱碼頭公司是中國第一個推行利用電力作業的集裝箱碼頭。柴油驅動的船進港時,必需關閉引擎,使用電纜傳送的乾淨電力進行靠岸作業。
此外,數據也是整治空汙的利器。中國大陸中央政府透過排放量和普通空氣品質指數,對各城市施壓,要求達成空氣品質標準。如果發現某家公司排汙,地方政府就會持續嚴密監控。地方政府在要求汙染企業的同時,也接受上級的監管,避免修改和造假的情況。
科技的進步,讓數據的取得更簡便、透明,當局得以主動監督,免受蒙蔽。環保人士對此樂觀其成,中國清潔空氣聯盟的解洪興說:「科學十分重要,如果善加運用,就能有更好的空氣品質。」
新聞辭典
厚數據(thick data)
最初是由美國人類學家格里茲(Clifford Geertz)提出,利用人類學定性研究法來闡釋的數據,旨在揭示情感、故事和意義。厚數據難以量化,但能從少量樣本中解讀出深刻的意義和故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