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真東渡 百難不悔照古今

172
歷經艱險,鑑真和尚終於東渡成功,登岸扶桑,讓大唐之風,佛音戒法聞於奈良城中。圖/人間社記者莊美昭

【記者金蜀卿大樹報導】江蘇省演藝集團製作的原創歌劇《鑑真東渡》,六月首度來台演出。雙北市的演出佳評如潮,二十二日移師到佛光山佛陀紀念館大覺堂,一連表演三天。
一千二百多年以前,唐朝高僧鑑真大師親率弟子離開揚州,東渡日本弘法;一千二百多年以後,《鑑真東渡》來到佛光山,星雲大師親臨現場,全程欣賞,側著右耳「聽」完兩個半小時的演出。大覺堂座無虛席,包括佛光山住持心保和尚、江蘇省宣傳部部長王燕文、揚州市委書記謝正義、江蘇省宣傳部副部長徐寧、江蘇省台辦主任練月琴,以及佛光山開山寮特助慈惠法師、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署理會長慈容法師、佛光山佛陀紀念館館長如常法師等貴賓,同現場一千五百名觀眾一起觀賞。
六渡之海 昭顯大勇
「呼嘯的風像阿修羅風情的吼聲……」歌隊發出驚恐的尖叫與呼喊,序曲描寫的是鑑真大師一行面臨的一片苦難之海、死亡之海。田浩江飾演鑑真和尚,本劇並未神化鑑真大師,用一種能夠展示人類內心世界、體現鑑真精神境界的語言。導演邢時苗將其布局結構為一渡《幻海》、二渡《願海》、三渡《迷海》、四渡《覺海》、五渡《心海》、六渡《慧海》,突顯鑑真作為一個人,在命運抉擇中煥發出來的願力與不屈不撓的堅定意志。
在鑑真「六渡大海」中,最深不可測、最難以逾越的卻是人之「心海」。友人不幸亡故,門徒背道而馳,鑑真大師雙目失明,開初的承諾,是否還有必要兌現?從「無奈無望無情在吞噬我的信念」到「初衷宏願╱百難不悔」,這幾句唱詞,耐人尋味意味深長。「我靜心觀想故鄉的雲……」鑑真大師一首《思鄉曲》,清雅的詩意、優美的音律、通泰的氣息,那種虛實的透明度與色彩感,將鑑真大師的內心世界描繪得極其美好。
十三弦箏在唐代傳入日本,作曲家採用了中國箏和日本箏,同台媲美互感和鳴。舞台呈現中國審美特徵,寫意留白、意象化的視覺設計,空靈素雅而變幻莫測。背景為三面白色豎條頂天立地連綴,一景到底、一物多用。既是靜態的圍牆、屏風,又是動態的門框、柵欄。舞台上方自由升降的團狀拉條,既可彈卷似層層浪花,又可拉伸如道道閃電。
寄諸佛子 共結來緣
該劇的服裝與造型,高僧大德、男女弟子身著袈裟僧袍,經專業質感處理,在不同的場景下,深淺濃淡略顯細微差別。馮夫人、巫師、州官等人物的造型扮相,在中國傳統戲曲與民間社火中「生旦淨」行當頭面服飾基礎上,採取誇張變形的手法處理,使之具有強烈的視覺衝擊力。
鑑真大師對弟子的溫良訓誡與大度寬容,對友人的平和尊重與深明大義,對邪惡的無畏大勇,對眾生的慈悲大愛。重要唱段《一束光》,鑑真大師的歌聲永遠像那「一束光、一點火」,引燃聽者熱情,觸動觀眾共鳴,感人肺腑催人淚下。觀眾不時報以熱烈掌聲,被形容是最熱烈的謝幕。
星雲大師贈予江蘇省演藝集團一筆字書法,為鑑真和尚圓寂前偈語:「山川異域,日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鑑真和尚將佛法傳到東瀛,同時把盛唐文化介紹給日本,對當地的佛學、醫藥、工藝技術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為法忘軀 走向世界
鑑真和尚、星雲大師原籍都在揚州,從揚州走向世界,他們懷抱著傳播佛法的慈心悲願,飄洋過海,甚至雙眼都失去了光明。《鑑真東渡》觀與聽,兩位大師為法忘軀、堅毅無悔的精神,穿越時空相互輝映。
《鑑真東渡》在新北、台北、高雄三地演出五場,是第三屆「吳韻漢風江蘇文化藝術節」的重要活動之一。此次藝術節由江蘇省文化交流協會、新北市政府、財團法人人間文教基金會主辦,從十五日開始持續到二十五日。期間還將舉辦「馨香兩岸」蘇台兩地名家聯合文藝演出、「精彩江蘇」優秀攝影作品展、「絲竹聲聲寶島情」──中華民樂演奏會活動等。

唐代鑑真和尚應日本遣唐僧榮睿懇求,決定渡海到日本傳具足戒,六次東渡,歷經艱辛。圖/人間社
唐代鑑真和尚應日本遣唐僧榮睿懇求,決定渡海到日本傳具足戒,六次東渡,歷經艱辛。圖/人間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