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養40年 讓貧童獲得幸福

43
要的是心如何想。」在默默捐助3年後,先生才知道她做的一切。圖/記者李祖翔

文/記者李祖翔專題報導
陸李美叡每個月省500元買菜錢,捐助弱勢孩童,40年不間斷,原因是「希望他們和我兒女一樣幸福」,現在兒女事業有成、孫子女在校也有好成績,夫妻結縭50載,還幾度患難不離棄,大家都說她有福報。
年輕時的陸李美叡很愛笑,長她5歲的先生,與她相識8個月後就到家裡拜訪,每次都待到很晚,再搭末班車回去,「家人受不了每天陪他看電視,要我們快結婚。」她其實不明白自己看上老公哪一點,但相敬如賓50年,結婚紀念日她都牢記在心──「記憶」對她來說很珍貴,因為生病以後,很多都想不起來。
在分享與受助孩童回信的內容時,她常頓住,撫著額頭、無奈地說:「對不起,不記得了。」不過,1977年第一次資助孩童的原因她記得很清楚,「那時候我剛從會計員變成家庭主婦,有一雙兒女。買菜要抱一個、手牽一個,雖然辛苦,但覺得我的孩子有愛他們的父母,很幸福!而家扶基金會的孩子卻在受苦。」所以即便生活不算富裕,依然省吃儉用,拿去捐助,遇到鄰居還會說:「能幫孩子盡量幫,錢不在多,重要的是心如何想。」在默默捐助3年後,先生才知道她做的一切。
病痛不斷 為孩子活下去
1987年民生社區淹大水,陸李美叡提了數包沙袋回家,往返幾次後忽然走不動,到醫院檢查才知道是心臟出問題,必須把骨頭鋸斷,切除壞死瓣膜。手術長達8小時,她心有餘悸地說,術後渾身劇痛、不能呼吸,那是第一次體會到生命的脆弱,但孩子才讀初中,還沒長大,不能撒手人寰,她告訴自己要撐下去。
後來她罹癌,陸續拿掉子宮、卵巢,還不慎摔倒,先生帶她就醫,一上計程車就失去意識,再醒轉已是2、3天後。她的頭部腫大,必須動手術,當時沒有想到手術有嚴重後遺症,直到這幾年才發現身體好多地方都受影響,說話不流利、字也寫得愈來愈歪斜。
「我很老了,如果你看到我,會發現我白髮蒼蒼。」以前她會寫信給受助童,笑孩子不該叫她阿姨了,後來觀念改變,不希望孩子有「我是受人幫助才長大」的罣礙,就不回信了。但是孩子的近況依然是她最美的回憶,如未曾謀面、第一次認養的小男孩和小女孩,她說:「我記得他們的年紀,男孩應該50歲了,女孩也46歲了,因為他們和我兒女一樣大!」
孩童平安長大 最大希望
在受助童中,一個罹患血癌的孩子也是她最掛心的,最近孩子將從大學畢業,寫了一封感謝的信,盼她也回信、分享近況,更強調「您的回信是我最大鼓勵!」她卻很猶豫,不知該不該回。當社工問她,最想對孩子說什麼?她毫不猶豫說:「希望你和一般孩子一樣,健康長大,繼續長大,還有幸福!」原來有些話在她心中已經想過千百回。
家扶基金會分別在李美叡捐助10年、20年和30年時頒獎表揚,她皆因生病和手術不克出席,今年6月23日舉辦的全國扶幼感謝暨表揚大會也一樣,行動不便讓她充滿遺憾,社工特地安排媒體專訪,期盼更多人知道她無私的愛。
陸李美叡生病後,坦承笑口常開的人變成憂鬱的人,連南台北家扶中心主任專程到家裡頒獎給她,要合影也笑不出來,但是從踏入她家門口直到訪談結束,每個人都感受到她的光與熱,如她從樓上走下來,與大家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抱歉,我生病,走得比較慢。」道別時她一一握手、道謝,分享外孫5歲就到醫院陪伴她、現在14歲176公分,獲全美高爾夫賽第5名,及孫女考取康乃爾大學,受助童哥哥、姐姐的近況等,她都露出「他們是我的心血、我的驕傲」的笑容,可以想見孩子的平安長大,在她心中遠勝病痛的折磨。

血癌受助童給陸李美叡的回信。圖/記者李祖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