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規的獨白

18

陳羿凱/高雄市岡山國中二年級
我的生命,起始於那兩支金屬呈九十度的美好瞬間。以我銳利的腳,刺在白紙上,再用另一隻腳上的石墨,畫出一條毫無瑕疵的弧,彷彿如水上漣漪的神韻,起始在一小點的震動,消失在無止盡的邊緣。
不需要量角器錯綜複雜的刻度,也不需要那一長串的數學公式,只要張開符合題目的角度,我也能創造出無比美麗的幾何圖形,彷彿行走的水墨畫,上下兩筆就揮毫出「白日依山盡」的快活!
不管是大考還是小考,只要有作圖的題目,我就會立在白紙上,固定著我的中心,盡情在白紙上揮灑著曼妙的弧線,幫助更多人達到那沒有誤差的絕對。也許地球是三百六十度的圓周,但我卻能創造出比三百六十還更寬廣的世界,也能創造出比三百六十還更窄小的精細。
行走於紙上之間,佇立在平面之上,我僅僅用了我的兩隻腳,創造出一次又一次,一筆又一筆的美妙弧度。我在許多藍圖中,盡是充滿著走過的足跡;也是倚靠著我,才能有許多富有設計感的建築物,每根梁柱,每堵牆,每面窗,每扇門,都有著它應有的角度,才不會不成比例。說來,這個世界還真不能沒有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