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友宜 歷經槍林彈雨 談自在

102
侯友宜受邀出席佛光山台北道場生耕致富專題講座,暢談刑警生涯的危機與轉機。 圖/台北道場提供

文/記者李祖翔 圖/台北道場提供
佛光山台北道場「2018生耕致富專題講座」,邀請刑警出身的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漫談「人生的危機與轉機」,分享從23歲警校畢業後抓捕十大槍擊要犯、殺人犯至今面臨的生死抉擇,及14次升遷,從夢想學壁虎功、捉小偷到擔任副市長、參選市長的人生運途。
自台灣解嚴以來,重大刑案侯友宜幾乎無役不與,他這雙手抓了無數重大要犯,但他認為一半是巧合,一半才是真功夫。他的人生很多「碰巧」,生耕致富講座也是其一,之前他擔心這個時間點的演講有為選舉造勢的嫌疑、打算暫緩時,覺元法師一句「隨緣自在」點醒了他,決定如期出席,題目就定為「隨緣自在」。
談到自在,侯友宜首先想到的,是「不爭」與「承擔」。1980年警校畢業後,侯友宜投入檢肅台北市重大暴力犯罪、殺人及強暴案,一路從市刑大分隊長、除暴組長、檢扒組長、中山分局刑事組長、刑大副大隊長、刑事局督導,做到刑事局隊長、刑大隊長、刑事局副局長、桃園警察局長、刑事局長、警政署長、警大校長和新北市副市長。
很多人羨慕他的連番際遇,卻沒有設身處地想過,在「沒有防彈背心」和「兇嫌擁槍自重」的年代,警員生命朝不保夕,根本是沒人要做的工作,「每天都活在刀光劍影的不穩定感中。」
嚴以律己 誠實面對難題
甫成為職場新鮮人,侯友宜天天睡在警局,總是抱著屍體照片邊看邊想,以增加破案靈感。某次前輩帶他抓要犯,他先一步逮到人,前輩卻說:「你的手銬不好用,換我的。」回到警局後他被隊長斥責了,才知道功勞都是前輩的,但他沒有生氣,只給自己的人生訂了第一個學習課題:不爭功。
讓他開始思考領導及團隊問題,是與前輩一同執行3次勤務後,對前輩掉以輕心的用槍態度十分憂心。他大膽要求前輩別再亂開槍,也意識到團隊務必團結、不互扯後腿,「長官不能跟底下爭功,要把功勞、成就都給他們。」他說,沒有自己一個人的成功,只有同仁才能幫你打勝仗。
侯友宜為警察奠定了典範,他嚴以律己作為表率。每天上午10時,他都固定到轄區最大的大樓做戶口查察,最高的一棟有600戶,最低的也有200戶,裡頭藏汙納垢、有許多非法勾當,他除了維護治安,也總會勸人改過向善,那些從良或喚回良知的人都自願當起線民,協助他破案。
擔任刑大副隊長時,要抓一名通緝犯。有人提供線索,他抵達時卻看到先一步抵達的同仁倒在血泊中,當下懷疑線民設陷阱要害他,一番探究才知道只是巧合。同仁殉職後,他卯足全力緝凶,凌晨3時發現可疑車輛,不慎暴露行蹤,險些被對方槍殺。
不忍團隊置身危難中,侯友宜第一個念頭是逃避與撤退,但最後選擇了承擔,「誠實面對狀況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我跟局裡坦承曝光了,請局裡支援。」車上連他4人僅一把手槍,對方卻是擁有數枝長槍與手榴彈的3個亡命之徒,侯友宜深知必須多爭取15分鐘,等待支援部隊到來。
「如果真的碰上了(被殺)就是命。」他這麼安慰手下,當然,衝在前面的必定是他。幸運的是,歹徒以為他們人多、火力強,不敢造次,後來與抵達支援的員警槍戰,歹徒終於伏法。
勇於承擔 時候到就隨緣
第一次圍捕持有AK47步槍的重大通緝要犯張錫銘團夥,侯友宜負責指揮霹靂小組,他的原則是:可以讓歹徒跑掉,不能讓同仁犧牲,但生死難料,只能盡量減少傷亡。他習慣用3個動作安撫組員,「一、手錶對時,增加團體凝聚力;二、清槍聽聲;三、保持肅靜,嚴肅面對生死。」並說好用道具車擋在前頭,拿上10幾公斤的盾牌,再穿加鋼板的防彈衣。
但那次勤務,還是有2個弟兄的鋼板被打穿,腹部出血倒在他身旁,也有人從此終身癱瘓。侯友宜說,通常警方包圍喊話後,如果對方沒回應,表示有恃無恐,將採強烈反擊,每場槍戰都要看歹徒心計,諜對諜,每個人壓力都很大,「以前沒有像樣的防彈衣,要犯也動不動殺人,平均一年80到100件綁架案,一整個月都不能回家。」
1997年白曉燕綁架案,陳進興被追捕時點名要見侯友宜,他進去後順利救出嬰兒,寫下台灣人質挾持事件上重要紀錄,此事經媒體報導,他一戰成名。然而侯友宜總是澄清,「我不認識陳進興,不是他要見我,我才去的,而是我若不去,挨了槍傷的人質會死。」行前同仁勸說:開槍的人沒有理智、是瘋子,進去會有生命危險,但他沒有選擇,不是他死就是別人死,而且會死很多個。
「很多事不是你要或不要,當你站在那個位置,時候到了就要做。」侯友宜從第一天當警察開始,就沒想過要破什麼紀錄,但當夥伴都遠離戰場,他只能咬牙苦撐,所以才能在49歲就成為史上最年輕的警政署長。
轉戰政界後侯友宜的挑戰並沒有減少,八仙塵爆救災與善後、拆除重大公安違建……沒有一件是容易的,對他而言,人生不差一個選舉,但或許是時候到了,該去面對,就必須擔起責任,他相信這也是一種隨緣。
大師法語 鼓勵不忘初心
侯友宜坦承自己不大會念書,但對人生卻有一番獨特見解,原來,他會把有感的字句當作實踐的目標,如星雲大師的四句法語:「不忘初心、不請之友、不念舊惡、不變隨緣」,正是他過去的寫照及未來的人生方向。
19歲時,侯友宜一心想學壁虎功、當警察行俠仗義,踏入職場後也從不在乎自己功勞有多少,只在乎是否盡到本分、把事做好。當上警政署長,統轄7萬員警,和改任警大校長,只管300個教師和職員,前後差異沒有讓他患得患失,到校第一天就親自掃地,關心最容易被忽略的同仁,如今當上副市長,也只重視能否把事做好,始終「不忘初心」。
他樂當「不請之友」,為國家社會奉獻犧牲,看到困難、弱勢主動幫助,如感到連續犯罪持續發生,即發心攻讀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博士班,透過行為分析給刑事同仁參考,迅速破案,他說,這就像菩薩不是人家有求才上前相助,要做救苦救難的菩薩,就得主動出擊,有「不請之友」的擔當。
在刑警生涯中,侯友宜不只維護市民安全、伸張正義,也不斷省思自我角色,慈心仁厚的看待加害者及受害者,如台灣第一起銀行搶匪,因殺警而被判死刑的李師科,是為了籌措鄰居女兒的學費、不滿經濟貧困才作案,可說是時代悲劇造成的慘劇;八仙塵爆案,有輿論認為受害者也該負部分責任,他卻希望大眾謹記:孩子是無辜的……
最後他發現:無論環境怎麼變化,自己都是不變的,只要明白自己在走什麼路,苦難唉嘆一聲就過了,如警校4年,成績不算頂尖,老師也不器重他,同學不拿他當競爭對手,畢業那年,卻拿到至高榮譽獎,令全校譁然。
「這獎有多難得?不講髒話、升旗不遲到、課堂不打瞌睡、棉被永遠摺得像豆乾、皮鞋很乾淨、看到學長會敬禮,每天活在2000人的監督下,連續4年不犯一點錯。」他饒富智慧的說,「不一定要當人群中最閃耀的那一個,做最守本分的也可以,因為人生不是比誰的優點多,而是誰的缺點少。減少缺點,人生就順遂。」
苦心改革警界不良文化
侯友宜常能化危機為轉機,與他看到弊病後迅即革新大有關聯,最經典的革新動作是「調整蒐證習慣」、「記錄犯罪預防資訊」和「改變警察喝酒文化」。
每到重案現場,同仁急著破案,找尋證物往往潦草輕率,翻找垃圾桶只求找到作案刀械,其他包一包就隨手扔掉,但他認為:「現在不重要的東西,將來可能是關鍵。」所以一個小垃圾桶也要花2小時檢查。「從垃圾桶可以掌握一個人的生活習慣,上下層垃圾也反映時間序列。」命案現場屍臭味濃,大多數人不耐久待匆匆離去,侯友宜卻很有耐性,每發現一個新線索就會到命案現場一次,因而成為破案高手。
電腦尚未普及時,侯友宜便有系統的將辦過的案子一一記錄,任何不該在某個時間出現的人、穿著和行為也記下,鍛鍊出深諳人性的辨識能力,所以他幾乎不倚靠情報線索,一眼就能識破偽裝。
相對於「黑道」,社會上常將警察定位為「白道」,警察也認為喝酒搏感情才能拿到線索,唯獨侯友宜下定決心不喝──因為喝酒讓人產生不信任感。他更試圖遏止歪風,苦口婆心向同仁陳述利害關係,強調黑、白道之間的互動不用靠喝酒套交情,成功說服同仁避開被黑道牽著走而延誤一生的命運。

演講中,侯友宜詢問聽眾,面對生死關頭該如何抉擇?聽眾說:「勇於承擔,至於危險,關公會保佑。」侯開心送出一只關公章。
 圖/台北道場提供
演講中,侯友宜詢問聽眾,面對生死關頭該如何抉擇?聽眾說:「勇於承擔,至於危險,關公會保佑。」侯開心送出一只關公章。
圖/台北道場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