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離岸風電問題重重

41

社論
經濟部上周公布離岸風電第二階段的「競標制」結果,有三個標案電價低於每度二點五五元,有一標案甚至低於二點二三元,平均得標價低於二點五元,與歐洲競標價格相當,可謂跌破大家眼鏡,卻暴露政府離岸風電政策的種種問題。
因為今年四月完成的第一階段的離岸風電是採「遴選制」,開發容量三點八三六GW,占了二○二五年達五點五GW設置容量的七成,適用今年的每度五點八元,是歐洲平均電價的兩倍以上,每年發電一百三十八億度,未來二十年總購電費用高達一兆六千億;而競標制的開發容量一點六六四GW,只占了三成,也需花費二千九百五十三億元,總費用仍高達一點九兆元,極為驚人。就算未來躉購費率降幅一成,也就是降到每度五點二二元以下,未來二十年離岸風電總購電費用仍會超過一點七兆元。
依經濟部的說法,遴選制的電費較高,是因為納入「產業關聯效益」項目,要求獲得遴選的業者須於規定期限內,提出具體產業關聯執行方案並經工業局完成審核,除獲取潔淨電力外,將帶動國內製造業及服務業轉型,促進本土能源供應鏈發展,創造投資額九千六百二十五億元,約二萬個就業機會,兼顧再生能源推動與國家財政負擔之平衡。經濟部顯然高估了效益,才會訂定超高的電價來補貼外商,已經變成了尾大不掉的財政問題。
更何況,「政府」再厲害,也不是「市場」的對手,沒辦法訂定「合理的電價」。例如,空氣汙染防制費的訂定,經濟學的理論和實證都顯示,由政府根據效益和成本推估的環境稅費(或補貼)都有失準的問題,還不如透過汙染許可拍賣制,由市場上的廠商透過競爭機制來決定。事實上,參與投資興建離岸風電的外商,打的當然是有利可圖的算盤,對於技術、成本和風險都瞭若指掌,屬於市場機制的「競標制」,在競爭之下,自然會「誠實地」提出合理的電價。換言之,競標制的躉購費率平均每度二點五元以下,是外商可以獲利又能接受的合理價位。
經濟部要是先採取競標制,市場的合理價格就自然出現,自然應該在每度二點五元以內,則不但外商照樣獲利,民眾也可以不必花費冤枉的血汗錢,就能享受乾淨的再生能源。然而經濟部竟然先遴選,再競標,根本就是順序顛倒,缺乏專業的作法,不但無以創造產值和增加就業,讓全民變成風電的「冤大頭」。也難怪經濟部低調表示,目前對於遴選風場「還沒有發出任何一張籌設許可」,外商必須爭取今年完成簽署台電購電合約,才能拿到每度五點八四元,等於間接承認訂價錯誤。
經濟部雖然多次強調「未來躉購費率會下降」,卻又宣稱效益重大而顯著,外商既然已經中選,拿到全世界罕見的超優厚價位,討價還價的姿態必然較硬,未來二十年期間,每年降幅必然有限。經濟部可說是一步錯,就輸到底了。
事實上,國內銀行界對於離岸風電的專案融資呈觀望態度,一方面是缺乏經驗,一方面也是擔心政府訂價錯誤而風險升高,將來還有很多技術、天候、民眾抗爭等風險因素,外商能否在短期間內順利履行合約,尚有諸多疑慮。
歸根究柢,其實問題的源頭在於非核家園的政策不切實際和進程過於急躁,在缺電、空汙和漲價的壓力下,政府的再生能源政策自然問題重重了。

分享: